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斗箭
    风会不谙弓箭,能这么射出一箭,已是不易,如今见一箭直奔自己的儿子而去,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可远水救不了近火,就算他飞骑出阵,也难以将此箭击落,急的他口中暴吼连连,眼中直流出血来。

    风从虎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一样,口中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身下顿时是屎尿齐流,一股恶臭瞬间飘了出来,让架着他奔跑的娄、谢二人也是不禁皱起了眉头,若不是他姓风,二人也就扔下他,只管自己跑了。

    许是上苍觉得风从虎这一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舍不得他就此去地狱受苦,也因此给他派来了救星,风会狂呼的时候,只觉得一阵轻风自身边拂过,更着便是一声轻叱传来,“好个梁山,只会以多欺少,难道真觉得我风云庄没有擅长弓箭之人嘛!”就见马上之人挽弓搭箭,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五支羽箭分成三路,分取杨志、罗延庆与风从虎,风云庄中能有此等神技者,除了陈丽卿,还能有谁!

    风从虎只觉得一阵劲风贴着他的发髻刮过,力道之强,让他的头皮也是隐隐生疼,只是劲风过后,他就听见“噗”的一声轻响,偷偷回眼一瞥,就发现那着追着他性命的羽箭已然掉落在地。

    其余四支羽箭则是飞向了杨志与罗延庆,杨志自负弓箭之术了得,见有人不但击落他的箭支,还朝着他射来两箭,不由冷冷一笑,“就这种射术,也敢拿出来班门弄斧,今天就让你知道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射术!”说罢,从箭壶中取出一支羽箭,准备给对面那人一个好看。

    岂知他还没有将箭支取出,就觉得一股大力自身边传来,直接将他平着推开一个马身,跟着便有一道白光自杨志眼前划过,直将杨志惊出一身冷汗,“怎么可能,这箭的速度怎么会突然快到这个地步!”

    杨志被林冲推了一把,侥幸躲过一箭,而罗延庆则没有这么好运,不过总算是他继承了罗家的几分弓箭技艺,再最后关头,将手中弓弩挡在自己要害之前,硬声声地挡了一箭,饶是如此,他持弩的右手也会碎裂的弓弩割得鲜血淋漓。

    杨志脸上露出又羞又恼的神色,身上腾起阵阵杀气,在他看来,输给女人是件奇耻大辱的事情,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正待取箭再较高下时,就听得风云庄阵上传来阵阵的喝彩声,让杨志的面上更是挂不住。

    杨志的头上生出袅袅白烟,脸色铁青,口中发出一声宛如北地狼嚎一般的吼声,飞快地从箭壶中抽出三支箭矢,全然不顾自己的手指是否能够承受,直接将三支箭矢全部搭在弦上,按着上中下三路,朝着陈丽卿射去。

    杨志的弓术在整个水浒的世界中,绝对是排在前列的,能胜的了他的人可以说是寥寥可数,可不幸的是,如今他遇上的这位,偏偏就是可以在弓术上完胜他的一位,陈丽卿原本是想着救下风从虎,顺便给杨志和罗延庆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难而退,不在进犯风云庄,不想杨志却是不知进退,明知不是敌手,却依然朝着自己射来三箭,心中也是恼怒起来,柳眉一竖,厉声叱道:“既然你这般不知好歹,就莫怪本姑娘不客气了!”

    就见她将手中的弓弩直接抛在地上,翻手在背后取下桦皮鹊华塔渊弓,从箭壶中飞快地取出三支箭矢,如同杨志一般,将三箭同时搭上,按着杨志三箭来路射去,跟着又翻手取出一支雕翎狼牙箭,深深吸了一口气,力贯双臂,娇喝一声,撒手将此箭放了出去。

    陈丽卿射出此箭前的动静不小,但此箭在空中却是无声无息,而且速快不比,眨眼功夫便是越过了先前三箭和杨志三箭,在杨志反应过来前,已经是出现了他的瞳孔之中,这时才想要抵挡或是闪避已是远远来不及了。眼见杨志就要死在箭下,陈丽卿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得色之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点寒光,正正地砸在了陈丽卿的狼牙箭上,将箭击落在地。

    眼见自己即将奏功的一箭被人击落,陈丽卿顿时大怒,也不说话,又是从箭壶中抽出三支箭矢,直接三箭齐出,朝着她认定的暗箭来处成品字形射了过去,三箭过后,她由不放心,跟着又是一箭射出,暗忖那人若是接下前三箭,那么这一箭就是夺他性命的穿心一箭。

    陈丽卿想的挺好,而且这若是用在杨志、罗延庆等人的身上,定然能够奏效,可惜的是,她如今的这个对手,却远远不是杨志等人能比拟的,在水浒的世界中,除了花荣,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庞万春自是看的出陈丽卿的想法,当下不闪不避,驱马上前几步,行进间翻手三箭齐出,击落陈丽卿前三箭,跟着大喝一声,左手朝前一探,将她的穿心一箭牢牢地抓在手中,旋即将箭搭在自己的弓上,疾射而回。

    陈丽卿是万万没有想到梁山阵中有着如此高手,竟能空手接箭,心中不免大吃一惊,同时激起了她的好胜之心,“空手接箭吗?我也行!”也是将弓交右手,看着来箭的方向,侧身一闪,轻伸左臂,将此箭接了下来,然后便如同庞万春一般,将此箭再度射了出去。

    一箭过后,陈丽卿一口气从箭壶中取出九支雕翎狼牙箭,使出她的箭法绝技,将连珠箭用于“三星伴月”之中,连着三组“三星伴月”在须臾之间被她射了出去,前后几乎没有间隔,九箭出手,陈丽卿也是忍不住喘息起来,毕竟此等技艺对体力和心力的耗损亦是极大,但她的面上却露出胜利者的微笑,“看你还能有什么本事,能接下姑奶奶这一招!”

    庞万春看见如此技艺,说不心惊,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等技艺是他也不会的。可是他人称“小养由基”,自然也有着他自己的绝学,就见他深深吸了口气,左手与箭壶之间猛地出现一片手的幻影,飘零游子弓就如同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一般,将箭矢犹如一条直线一般射了出去,将陈丽卿所有的来箭全部击落,到的最后更是见他大喝一声,将手臂放平,弓身完全贴在手臂上,射出了最后一箭。

    这一箭,带着强烈的呼啸之声,似乎能将眼前的全部划开一般,如同古时名将养由基那箭破七铠的那一箭,不仅穿透了陈丽卿的发髻,更将风云庄的大旗一箭射落。

    陈丽卿呆了,风会傻了,云天彪也呆了,十箭连珠已经是骇人听闻,但多少还能让人能够接受,但是这最后一箭哪里是人力所能够射出来的,距离百步,箭破发髻后在射落大旗,这是何等的手段!

    陈希真心中暗暗苦笑,朝着门楼上做了一个手势,很快便响起一片急促的鸣金之声,将云天彪从呆滞中惊醒,朝着陈希真感激地一笑,大喝一声,“撤回庄内!”

    很快便留下陈丽卿一人呆立原地,陈希真知道她心中想些什么,上前轻声道:“走吧!丽卿,你还年轻,只要多加苦练,总有达到这个境界的一天!”

    陈丽卿轻咬嘴唇,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终究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