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连多日,杜壆、杨志、林冲等人轮流带着人马去风云庄前搦战,可是得了云天彪再三严令的风云庄上下人等,无论梁山人马是如何辱骂,就是闭门不出,可要是梁山人马离的近了,就直接用弓弩招呼,让林冲、杨志徒呼奈何,酆泰等粗人更是气的直跳脚。

    这日搦战归来,酆泰气呼呼地返回营盘,将头盔恶狠狠地砸在地上,“这仗打得真TND憋屈,狗日的风云庄只会用弓弩招呼,有种的出来个和你酆泰爷爷单挑啊,看爷爷不把他们的脑浆全部捶出来!”

    卫鹤一边看向杜壆,一边帮腔道:“可不是嘛,那帮龟孙子只会这点道道,还能不能有点别的招数,我说杜老大,你可得和哥哥说说,这档子事以后可别再叫我们兄弟去了,整个都叫风云庄的兔崽子当猴耍啊!”

    杜壆的脸上泛起了苦笑,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看向帅帐的方向,如果可以他自然也不想去干这个勾当,只是为将者岂能不听主帅之命,是以杜壆对此事也是颇为无奈,“好了,两个大男人的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成何体统,难道就你们两个这般不成,你们难道没看见林教头、杨将军他们也是和我们一般吗,你们给我听好了,主公的命令就是一切,若你们二人再让我听到你们唧唧歪歪的,到时候别怪我翻脸啊!”说罢,朝着二人冷冷一哼,拂袖而去。

    杜壆的呵斥,让二人如同霜打的茄子,顿时蔫了,彼此间互相埋怨了几句,推推搡搡地追着杜壆去了。

    以酆泰和卫鹤二人的大嗓门,他们说些什么自是早已传到了帅帐之中,俊辰也好,林冲也好,朱武也好,都是只能报以苦笑。

    “兄弟,这么多的日子以来,这云天彪等人始终龟缩在庄内,不肯出庄与我等一战,怕不是在庄内密谋着什么吧!”林冲也去风云庄搦战过,也曾经让手下把云天彪的祖宗八代都骂遍了,可是庄内除了放箭,就是不肯出战,让林冲也渐渐嗅到了不好的味道。

    俊辰面上露出一丝捉摸不定的笑意,“我岂不知这个道理,云天彪等人所想的,恐怕就是援军前来救援,然后里应外合,将我等歼灭在此……”

    林冲一惊,霍然起身,“既然如此,我这就组织所有兄弟,强行攻打这庄前门楼,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块骨头啃下来!”说罢,朝着俊辰一抱拳,转身就朝外走。

    “林教头且慢!”朱武见林冲要走,连忙起身叫住了他,走到林冲身前,将他按在凳上坐定,方又开口道,“林教头,这风云庄易守难攻,搦战了这几日,想来教头心中已然明了,所以小可琢磨着,是不是放风云庄一路援军过来,然后我半路将其歼之,在冒充他的旗号,混入风云庄之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直接拿下门楼这块硬骨头!”朱武越说越兴奋,眼中直闪动智慧的光芒。

    左谋听朱武说着,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他在离开风云庄时,所见到的那个女子,直到现在他还是隐隐觉得这个女子身上透出一股危险,让他无法的形容的危险,“井渊河……”

    “嘶……”猛然间听到这几个字,俊辰的瞳孔为之一缩,目光凝聚在左谋的身上,“左先生,难不成你知道这井渊河一战,是何人设伏计算关胜将军?”

    左谋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人,但是在这个人的身上,我感觉到了危险,非常的危险……”

    俊辰奇怪地看了朱武一眼,见朱武眼中全色茫然之色,又扭头看向林冲,见他也是如此,“左先生,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说的我越来越糊涂了,你这到底说的是什么?”

    左谋苦笑一声,转头看向林冲,“林教头,不知你还记得那日和左某、杜将军一起去风云庄商谈交换俘虏时,所见到的那个娇娇弱弱的女子吗?”

    林冲被他这么一说,顿时想了起来,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女子,她还能附到云天彪的耳边说话,可以……”林冲越说声音越轻,到得后来更是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惊骇,“左兄,你的意思是,这个女子就是……”

    “咳……”左谋长长的叹息一声,默默地点了点头。

    “女诸葛刘慧娘……”俊辰的心中如同惊涛拍岸一般,久久不能平息,从林冲和左谋的对话中听了出来,他终于对手是谁了,如果说水浒世界中,还有能胜过许贯忠的军师,那么就只有这个刘慧娘了,甚至可以说,她就是宋江那个梁山的真正克星,俊辰才想到这个名字,面色陡然不变,失声大叫一声,“不好!”

    林冲很少见俊辰这般失态,连忙问道:“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二哥,眼下没有那个么多时间了,赶紧传令下去,命令弟兄们即刻收拾行装,大营后撤十五里,如有不从者,军法从事!”俊辰也不说为什么,朝着林冲大声喝道。

    林冲懵了,朱武和左谋也懵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只是一个小娘子而已,居然会让喜怒不形于色的李俊辰如此失态,顷刻之间哪里能接受的了!

    俊辰见林冲僵在那里,正要再叫他时,就听见帐外传来一阵阵“轰”、“轰”的声音,跟着便是人嘶声、马叫声响成一片,“还是晚了!”俊辰听见这个声音,身子一晃,连忙伸手撑在帅案上,口中怒喝一声,“可恶!”

    “主公,不知道从哪里飞来大片的巨石,将弟兄们砸的是头破血流,死伤枕籍,很多弟兄们都在那里说是天罚,在这样下去,怕是军心动摇啊!”杨志和杜壆满脸焦急地跑了进来,朝着俊辰大声的嚷了起来。

    “撤!即刻后撤十五里!”俊辰咬牙切齿,从口中蹦出了这几个字。

    只是这个时候想撤,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被梁山人马接连打败,更是被堵在庄内那么些日子,让风云庄上上下下都憋着一口气,如今终于有了出气的办法,当看见这霹雳车竟真的能把巨石投入梁山大营,风会、庞毅等人哪里还会客气,指挥庄丁拼命地将巨石砸向梁山大营。

    投石杆此起彼伏,巨石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漂亮的弧线,朝着梁山大营落去,看着梁山大营中被砸的四散逃跑的士卒,七零八落的营帐,风会、庞毅二人乐得是哈哈大笑,朝着身后的刘慧娘竖起了大拇指,“贤侄女,刚开始时,我对你这个霹雳车还是抱有极大的怀疑,认为这是徒费精力,可到今日我才知道这玩意有多么厉害,还是侄女你厉害啊!”

    “是啊!”庞毅也捋了捋自己的白须,“老夫这一辈子,见过不少器械,就连那神臂弓也曾使过,可确从没见过,居然还有射程这般远的霹雳车,刘姑娘当真是学究天人,庞某佩服!”

    “叔父大人、庞大人谬赞了!”刘慧娘抚嘴莞尔一笑,淡淡地说道,目光径直朝着山下看去,无独有偶,俊辰此刻亦是朝着山上看来,二人的目光在冥冥中似乎产生了交集,让二人的心中也之一颤,“刘慧娘,果然是你,这次是你赢了,但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