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风云庄的水路
    井渊河是一条非常奇怪的河,如果可以高空俯望的话,可以看到这条河几乎将整个风云庄包裹其中,只有在西面没有河水的影子。可是在风云庄庄前的地面上,无论是蓄水量,还是流速,它都有些对不起河的名头,只是到了庄后与东面的方向,这水量之大,又几乎可以和八百里的梁山水泊相比。

    在宽阔的河道上,零零星星地分布着四、五条渔船,有撒网的,有垂钓的,也有下河捞鱼摸虾,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自然与协调。

    只是你如过用心去观察的话,就可以看见每条渔船过上一些时候都会有人跃入水中,然后在一艘稍大些的渔船边总会冒出一些人头,和船上的说些什么之后,就会悄悄地潜回水中,接着回到自己的船上,如此往复,直到日落西山之后,这水面上才看不见他们的身影。

    事实上,这些渔民正是由张顺和阮小七带领的梁山水军,从决定开始攻打风云庄开始的那一刻,李俊辰和许贯忠两人便认识到,想要从正面攻进有着天险和严密防御的风云庄,无疑难度极大,即便是仗着人马和器械强攻,到头来这死伤数字是任何人都难以接受的。

    既然正面强攻不行,那可取的只有计谋,可是在诱敌、埋伏接连失败以后,又被刘慧娘使用霹雳车打了个措手不及,迫于无奈之下,只能让开了庄前的封锁。

    几次的吃瘪,让朱武、左谋也觉得面上无光,几经思量之后,又结合时迁探查得来的地图,朱武、左谋二人皆认为,既然风云庄要去搬救兵就让他去搬,到时候梁山人马可以半道伏之,借之混入庄中,同时派遣水军在河上寻找,看看有没有可以从水路进庄的道路,左谋坚信,似风云庄这般庄子,定然不止正门、山路这两条路,定然还有着其他不为人熟知的通路,于是便有了小七和张顺这一行。

    梁山人马往日里多以陆上行动居多,鲜有用到水军的时候,小七几人整日里除了下河摸鱼就是喝酒,用他的话说,真是闲出鸟来了,当他听说需要水军出动,去寻找风云庄的水上的通路时,兴奋的在水中连着翻了好几个跟头,着急忙慌地拉上张顺,带着手下就赶了过来。

    小七也好,张顺也好,都是渔民出生,手下人也差不多都是这个出生,如今要他们装扮渔民,自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只是他们在风云庄绝壁后的水面上找了十余日,除了网了几船的鱼之外,无论怎么找,就是找不到一点通路的影子。

    小七的性子急躁,两三天没有找到,他还能接受,只是找了十余日还没有找到,他顿时急了,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船舱里来回晃悠,只把渔船搞得左右摇摆不定,让躺在船头的张顺都险些掉进河里去。

    还好张顺功夫不差,直接搭住船板,一个翻身坐在了船头,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小七,摸着下巴说道:“七郎,你这晃来晃去的,是为了何事?难不成你在登州那里看上个小娘子,如今心里想的慌?”

    小七朝他翻了一个白眼,一个纵身窜到他的面前,没好气地说道:“怕是只有你才会想小娘子,俺小七才没有这么无聊,找个女人来管着我,”只是他环眼看了看身旁的水面,脸上露出一股凝重,“我说兄弟,咱们也找了这十余日了,这山壁上要说有入口的话,怕是早就让我们找到了,难不成这次哥哥料错了不成?”

    张顺出奇的没有反驳小七的话,而是静静地看着河面,小七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河面,只是在他眼中看来,除了水还是水,并没有什么不同,忽地就听见张顺说道:“小七,你说有没有可能这个入口,就在河水的下面呢?”

    “水下!”小七闻言一愣,很快便抱着肚子在那里哈哈大笑起来,“不行了,不行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张兄弟,你这个想法实在是太那啥了……入口在水下,怎么想也怎么不可能啊,你自己说是不是这个理!”

    “也许是吧!”张顺猛地抬头看向远方的水面,就看见阳光在水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荧光,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条金色的缎带一样,美轮美奂,“小七,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在山上的时候,哥哥有一次提起一种可以在水下行走的船……”

    “水下行走的船……”小七皱起眉头,口中咀嚼着这几个字,忽地用力一捶左手,“对了,就是那什么“沉螺舟”吧,可是这种船究竟长什么样子没人知道,就连我们也只是知道这么个名字而已,那风云庄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船!”

    “是啊!连我们也只是听过,没有见过,他们风云庄又怎么会有呢!”张顺仰天说了一句,可是很快转头看向小七,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可是,你能告诉我,如果没有这种水下行船,风云庄如何通过水路把东西运进去呢,别告诉我说,他们只是靠着庄前来运输,这种事就连你我这种靠着水上讨生活的人也知道,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小七的脸上也是少有的露出了凝重的面色,转头看着山壁,“照你这么说,这风云庄中说不定还真有这沉螺舟,只是我们应该怎么去找出来呢,若是还像眼下这样找下去,怕是再过上几个月,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吧!”

    “嘿嘿……”张顺脸上浮起一丝自信的笑容,“既然白日里我们找不到,为何你我二人不能夜间来水下探一探呢,说不定会有着比日间更大的收获!”

    小七看着一脸自信的张顺,下意识地抬头看了天空,又看了看水面,默默地点了点头。

    当夜月正当空,冷冷地月光照在水面上,又是一种与白日间日光截然不同的意境,只是此刻,不管是小七还是张顺,都没有观赏月光的心情,他们的目光和心思,全部放在了水面上。

    小七看了一阵水面的动静,又抬头看了看月色,小声地对张顺道:“兄弟,已经三更天了,到了这个时候,就算他们有那什么沉螺舟,怕也是不会来了吧!”

    张顺微微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微不可查的点点头,“今夜看来是这样了,我们明夜再继续来此地守着!”

    “只能如此了!”小七点点头,正要和张顺二人转身离开,他的目光忽然一凝,猛地伸手拉住张顺,张顺不解地看了看他,正要说话,却见小七朝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跟着指了指水面,张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面色也是凝重了起来。

    就见水面突然出现一粼粼的波纹,渐渐地向着四周扩散,很快水面就像被破开一般,升起一人高的浪花来,在浪花的簇拥下,一艘奇模怪样的船渐渐地浮了上来,直到完全呈现在了小七和张顺的面前。

    白日里二人说着沉螺舟,但却是丝毫不以为意,但是当他们真的看见沉螺舟出现在面前,二人不经意地互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他们除了看见震撼,还有浓浓的喜悦,他们知道,他们终于找到了风云庄的水上通路。

    感谢书友nblhb的打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