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张、陶二人的初次交手
    “陶震霆?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就让我姚刚来会会你!”黑人黑马黑枪,就如同刮起一道黑色的怪风,卷向了陶震霆。

    “卖相很好,就是不知道功夫怎么样!”陶震霆也是冷冷一笑,双锤一震,朝着来枪就是一锤迎了上去。

    姚刚的枪,就如同一条怪蟒一般,绕着陶震霆上下翻飞;陶震霆的锤,宛如泰山压顶一般,定要将姚刚镇压与锤下。

    二人枪来锤往,斗了个不亦乐乎,招式变换间,煞是好看,只看得两边军士眼睛都直了,其中又以那总管云善最为夸张,就见他双手成拳抱在胸口,面色通红,就如同后世的啦啦队一般,口子直是嚷嚷,“好,这一锤漂亮,锤死那个傻黑个!”

    “哎呀,看这一锤打得,还能不能在偏一点啊!”

    “哎哟,当心啊,那枪头可也是铁的啊!”

    凡此种种,让他看起来势同疯癫一般,吓得周边的士卒都不经意离他站得远了一些,生怕他突然发疯,殃及到自己。

    张应雷也听见了他的叫声,斜着眼远远地看了一眼,鼻腔中发出冷冷的哼声,“没见过世面的废物,真不知道这种废物怎么混进风云庄,居然还那么得云天彪的信任!”扭过头去,不在理他。

    姚刚和陶震霆两人斗了三十余合,姚刚渐渐觉得陶震霆的锤越来越重,心知再打下去自己讨不了好,将大铁枪一抡,逼开陶震霆几步,调转马头就往回跑,“还是你厉害,某不是你敌手,你莫来追!”

    “哈哈…你跑慢些,我不来追你!”陶震霆看着姚刚逃走的样子,仰天打了个哈哈,对着梁山那边笑骂道,“亏得你们这什么梁山在江湖上也有些名头,没想到这派出来的却是这般不经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看起来你们只能做做那些偷偷摸摸的事情!”

    “什么!”杨志闻言大怒,手中镔铁枪一直,“你这厮莫要口出狂言,且留下你命与我!”枪下抖出几个枪花,照着陶震霆分心便刺。

    “哟,这便又来一个!”陶震霆挥锤隔开杨志来枪,朗声喝道,“丑鬼,且通性命,本将锤下不死无名之鬼!”

    杨志平生最恨别人提他长相,如今更是火冒三丈,一言不发,将手中镔铁枪舞得飞快,招招不离陶震霆要害,陶震霆双锤一分,见招拆招,遇式化式,丝毫不落下风,“就你这种身手,也想取本将性命,我呸!”

    这两人打得比起先前,更是要好看不少,满场都是锤光枪影,看得两边观战之人也是觉得心中有猫爪子挠一般,瘙痒难耐,恨不能自己也能上去打上几招,抖上一抖自己的威风。

    张应雷越看心越痒,终是忍不住牵马走了出来,那云善看见张应雷也走了出去,心中狂跳几下,赶忙出声叫道:“张都监,你这是……”只是他没说几个字,就生生地把最后几个字咽进了肚中,因为他看到张应雷扭头看来的眼神中透出的无边杀气,他相信,他只要敢说下去,等着自己的肯定就是那奇门兵器的一击。

    张应雷见他不在吱声,骂了一声“废物”,便不在理他,牵马慢慢走了上来,手中的物什朝地上重重一顿,喝道:“张应雷在此,梁山贼寇速速出来受死!”

    “哈,还真是够狂的,难不成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狗屁都监,就能吃定咱们了吗!”张勇转头看了一眼林冲,见林冲面色如常,心中不由一松,大吼一声,“张什么玩意的,你家张勇爷爷来来好好教教你!”

    张勇的枪,就如同三国时的张飞一般,最长时亦可达到一丈八,如今他借着战马之力,往张应雷面门这一捅,但是如同划破了空气一般,隐隐带着一股风雷之势,丝毫容不得小觑,就是那张应雷见如此威势的一枪袭来,嘴角居然微微向上一翘,大喝一声,就如同半空中响起一声炸雷,手中的奇门兵器就势向上一扬,顿时将张勇的长铁枪撩上了半空,虎口直接震出血来。

    “好厉害!”张勇失了武器,双手又在流血,哪里还敢有半分停留,忍痛掉转马头,直接就往本阵奔去,张应雷见了,面上露出一丝得色,“慢些,我不赶你,哈哈…”

    “咱们张将军不赶你,跑的慢些吧!”那些士卒听见张应雷的声音,也跟着在后面调笑了起来,叫那云善的面色也渐渐地缓了下来,“没想到你两人的武艺竟如此之高,那就容你们多活些时日!”

    张应雷的傲慢,加上张勇负伤而归,杨志那里也是落在了下风,激起了梁山阵上群雄的阵阵火气,袁朗和縻貹相视一眼,口中怒喝一声,“TND,老子活了这般大,还没有人敢这般羞辱老子,杨兄弟,你且歇歇,看俺来收拾这姓陶的!”

    縻貹挥斧奔向了张应雷,袁朗则是替下了杨志,与陶震霆战到了一处,这二人虽说也是武艺精熟之人,不管是縻貹的宣花斧,还是袁朗的双挝,多少还是讲究些技巧的武器,可是陶震霆和张应雷二人却不管这些,只顾着将手中的武器没头没脑地砸向袁朗二人,在“砰砰砰”的蛮力撞击声中,袁朗二人竟然不住地后退,到得后来,袁朗索性将手中双挝一收,大叫一声,“你厉害,老子打不过你,算你狠!”调转马头,就跑了回去,縻貹见袁朗跑了,也是恶狠狠地丢下两句场面话,赶紧追着袁朗就跑。

    梁山阵上见袁朗和縻貹这般身手都败了回来,无不是面色不变,纷纷将目光看向林冲,林冲此时到也不含糊,直接将手中枪一招,喝道:“全军退回大营,弓弩手全部上楼!”

    一时间,得了命令的梁山人马就如同潮水一般往营中退去,张应雷和陶震霆二人见了,却立在原地,没有一丝乘胜追击的意思,云善不由心中大怒,只是他却不敢在二人面前发作,故作不解地朝着二人问道:“二位都监,这不是都已经打赢贼寇了,为何不乘胜追击,将贼寇大营一举端了,如此去见我家总管大人,面上却也好看些!”

    张应雷与陶震霆二人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云善心中有些发虚,面上却是露出一丝不悦,“二位大人为何发笑?”

    张应雷和陶震霆互视一眼,就见陶震霆闭目抚须,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而张应雷却是露出一副笑脸,朝着云善勾了勾手指,云善不明所以,直接靠了过去。

    只是他才刚靠近,就被张应雷一把抓住胸襟,满脸的煞气朝他喝道:“如何用兵打仗,是老子的事,几时轮到你这个不知所以的家伙来说三道四,今天老子看在云天彪的面上饶你一命,若是你再让老子听见你大放厥词,嘿嘿,老子会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开瓢!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到前面带路去!”说罢,将手一甩,将他远远地甩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