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许贯忠论兵
    宗泽得了俊辰的保证,便截然不再提让风云庄与梁山共存的事情,反而开始为他如何拿下风云庄献计献策,也许在这老头看来,只有自己参与进去,才能最大限度的保留风云庄上下的性命。

    只是当他看完俊辰手中这份战损报告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口气中带着几分难以置信,“这风云庄是什么样的地方,老夫不知道,也没有去过,但是就我知道的你梁山的战斗力,居然能打成这样,你是让老夫说你不尽心还是你们太轻敌?”

    俊辰的面上露出一丝苦笑,轻敌了吗?多多少少确实是有一些,尤其是在得知刘慧娘并没有在风云庄之后,行事就更加的随心所欲,以至于被暗暗赶来的刘家兄妹和陈希真父女计算了一把,“确是我轻敌了些,若不是我的大意,此次征战,纵然不胜,损失也决计不会如此之大……”

    宗泽见俊辰这般自责,倒也不好多说什么,正想开口安慰时,就见门口闪进几条人影,“兄弟很出此言,但凡沙场征战,总是有胜有败,今日我们是败了,下次讨回来就是,何必如此这般,让兄弟们知道了,又情何以堪!”

    这个声音对俊辰来说太熟悉了,哪怕不抬头他都知道来人是谁,当下面色一霁,“大师兄说的是……”

    宗泽听许贯忠这么说了,颇有意味地看了看他,口中说道:“许贤侄,话是这般说没错,但就风云庄这般堪称铜墙铁壁似的防御,你即便想要攻进去,也要有可以进攻的地方才是,但据老夫看来,有了那个足智多谋的女娃子,除了不计伤亡的正面强攻,怕是难有别的办法!”

    “既然攻不进,我们就不攻!”许贯忠面上带着一分笑意,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攻?”俊辰霍地站了起来,与宗泽互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一丝迷茫和震惊。

    “对,就是不攻!”许贯忠点点头,直接走到俊辰的跟前,眼中带着几分笑意,“如果那个女子真有俊辰你说的那般厉害,她就应该知道,死守不是出路,只有彻底打败梁山,打败我们,让我们从此息了染指风云庄的心,那样才能真正地保住风云庄。”

    朱武跟随俊辰,参与了风云庄之战,听完许贯忠所说,微微颌收,“许军师说的不错,攻而不攻,将风云庄人马全部引出来,将其主力人马分而歼之,确是上策,只是我们又从何处得知风云庄人马的去向…”朱武的眼中射出两道精光,“只是我们能想到,那刘慧娘怕是也能想到,而且就算我们将他出庄的人马全部歼灭,可是风云庄前的两峰三楼,依旧是我们难以逾越的天堑!”

    左谋是唯一一个近距离见过刘慧娘的文人,眼中带着一丝思议,“这个女子我见过,娇娇弱弱,好像是不识人间烟火一般,可是从她的身上,我却能感受到一种不同于常人的灵秀之气,所说的话在无形之中就能使任何人言听计从,如果风云庄上下真能全部听从她的安排,只怕此战将会异常艰辛……”

    “哦?”许贯忠笑了笑,转头看向刘敏,“智伯兄,不知你对此事有何见解?”

    刘敏笑着摆摆手,“未曾见过此女,我也不能妄下断语,只是若真如朱兄和左兄所言这般,此女怕真是前所未有的强敌!”

    “强敌吗?”许贯忠亦是笑了笑,将目光投在了俊辰的身上,“俊辰,你的意思呢?”

    许贯忠此言一出,宗泽、朱武、左谋、刘敏几人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俊辰,“风云庄却是前所未有的强敌,只是我梁山若是连风云庄都收拾不下来,那么又何谈北上收复失地,更何况云天义无故残杀我梁山兄弟,此仇不共戴天,梁山与他风云庄断无和解可能,定当不死不休!”

    “好!好男儿自当如此!”许贯忠重重一击掌,伸手指向墙上的地图,“众位兄弟,你们来看,这里是梁山,这里是登州,这里是风云庄……”许贯忠的手指亦随着口中报出的地名而不断移动着。

    “依我看,征讨风云庄,我们可以兵分三路,一路为主,两路为辅,分路进击,在景阳镇前聚齐,待拿下景阳镇,再图风云庄!”

    许贯忠一席话,让朱武几人既是微微点头,又是皱起了眉头,就听得朱武开口道:“兵分三路,却是一个办法,登州为一路,取道潍州,绕过密州,过海州、沭阳,直取景阳镇;梁山为一路,取道单州,过沛县、吕梁、宿迁,取景阳镇;只是这第三路,恕朱某才疏学浅,实在不知从何处进军。”

    “这第三路……”许贯忠笑了笑,才说了几个字,就听得俊辰开口道:“这几日,小七和张顺两位兄弟时常过来找我,话里话外的意思,不过是想要随军攻打风云庄,为死去的兄弟们的报仇,依我看,这第三路就交由水军负责…”

    “嘿嘿…确然如此,这第三路当由水路进军,”许贯忠笑着看向刘敏,“智伯兄,如果在下没有记错的话,登州船厂中当还有几艘可供长江水路行驶的大船,不知可对?”

    “不错,登州船厂在造海船前,确实是造了几艘可供长江水路行驶的大船,”刘敏伸手抚须,微微点了点头,旋即扭头看向俊辰,“只是哥哥要让小七和张顺兄弟领兵,怕是有些不妥,要知道这两位兄弟才在风云庄手上吃了大亏,此番再战,难保二人不会血气上头,从而再度栽在风云庄的诡计上!”

    “哈哈,智伯多虑了!”俊辰哈哈一笑,朗声道,“有道是“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小七和张顺二人都是一腔热血的汉子,经此一役,自是知道该如何去做,更何况此次水军的意义并非是作战,不知我说的可对,大师兄?”

    “知我者,俊辰也!”许贯忠在旁轻轻鼓了两下掌,“不错,此次水军的意义,并不是在于作战,而是在于另一用途?”

    “另一用途?”左谋、刘敏二人只觉一头雾水,皆不知是为何意,倒是宗泽面上露出了然之色,看向俊辰和许贯忠的目光中满是激赏之意,“许军师的意思,怕是让水军封锁水路吧!”朱武思之再三,猛地一拍大腿,开口说了出来。

    “不错,正是此意!”许贯忠朝着朱武微微颌首,“风云庄有沉螺舟这般水下行走的奇舟,且水路中满是埋伏,让人防不胜防,既然如此,就索性用铁锁拦河,每隔三步打下一个木桩,木桩间用渔网层层缠绕,任他沉螺舟再能水下行走,被渔网缠住了,怕也是难以动弹!”

    “好!此计大妙,若能将沉螺舟彻底挡在风云庄外,再辅以庄前的大军,那云天彪等人的注意力将全部集中在庄前,从而忽视水路,那么我们就有充足的时间,在山壁上找出一条可以爬上山峰的路,将三楼两峰中的两峰拿下!”朱武听完许贯忠的安排,亦是忍不住击节叫好,更是许贯忠安排的基础上,增加了自己的看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