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并世称雄的枪法
    青草,青草,还是青草。

    在杨再兴的眼中看来,这一路走来,除了能看到青草以外,几乎就看不见别动东西,虽然说偶尔有那么些林子、小丘什么的,但总的来说还是青草居多,让他心里甭提有多憋屈了。

    原本这次出征,俊辰是想让杨再兴留守山寨,只是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此次出征没有他的份,直接就跑去缠上了许贯忠,一连三天,几乎是形影不离,就连许贯忠吃饭睡觉的时候,他也跟着身边,让一向老神在在的许贯忠也不胜其烦,都有一种险些崩溃的感觉,无奈之下,只能与俊辰商议,将他也一并带了出来。

    得到出兵机会到杨再兴自是欣喜若狂,心想着终于有机会可以好好厮杀一番,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相当残酷的,一连走了那么多天,居然连个毛贼的影子都看不见,这叫他如何能够接受。

    “苍天啊,大地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发几个毛贼到我身边来吧……”杨再兴张开双臂,眼望蓝天,自心里发出一声感概,只是还没有待他感概完,就有一支长枪在他的头盔上重重的敲了一下,“嚎什么呢!”

    “谁!”杨再兴顿时勃然大怒,要知道他在梁山上可是很有名的存在,一般只有他打别人脑袋,哪有人敢打他的脑袋,如今他的脑袋在众目睽睽之下挨了这么一下,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就他瞪着眼睛,杀气腾腾的四下察看时,脑袋上“砰”的又挨了一下,这下他总算知道时是哪里在打他了,“好啊!可算让小爷知道,是谁在这里打小爷了!”只是当他回过头去一看,立马就焉了下来,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皮笑肉不笑地干笑两下,“叔父,怎么会是你啊!”

    许贯忠知道杨再兴的性子,虽说平时他对自己也是颇为尊重,但是这小子的杀性太重,而且就他那个脾气,许贯忠还真怕自己吃不住他,所以便找来杨志跟在自己左右,专门用来盯着杨再兴。

    说来也怪,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杨再兴,就连见到俊辰,他都能够大大咧咧地叫声“哟,俊辰!”然后和俊辰勾肩搭背的,可唯独见到了杨志,他就好像是老鼠遇到猫一般,立刻矮了半截,然后灰溜溜地找个地方猫着去了。

    “怎么,你小子莫不是翅膀硬了,不想见我这个叔父了?”杨志双眼一眯,无形中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你可是威风的紧啊,杨再兴杨大少,知道的说的你是条汉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疯子呢!”

    杨再兴听杨志这般说着,顿时尴尬的不行,环眼四下里看看,几乎所有人都是在那里低头憋着笑,更是让他囧的不行,赶紧上前几步,靠到杨志身边轻声埋怨道起来,“叔父,没人的时候,你这般教训我也就是了,如今这大队人马的,你还是这般教训我,这让我以后面子往哪搁啊!”

    “哈!”杨志顿时被气得乐了,“啪”的一下又给了杨再兴一下,指着他的鼻子喝道,“我说你小子要不要脸啊,就你在山上干得那点破事,如果不是大家伙瞧在我和主公的面子上,你小子的屁股早就让牛鼻子打得开花了,现在居然还和我说面子,我现在真的要怀疑,你小子到底是不是我天波杨家的种……”

    “如果我不是,那你不一样不是了嘛……”杨再兴心中忿忿,口中亦是在那里嘟囔着。

    “你在那里嘀咕什么呢?”杨志似乎听到些什么,双眼一瞪,狠狠地瞥了一眼杨再兴。

    杨再兴浑身一个激灵,立马摇头,脱口说道:“没有,什么都没有嘀咕,叔父大人说的都对!”杨再兴的这副样子,落在周围所有人的眼中,让大家都是为之忍俊不禁。

    杨志本待在数落杨再兴几句,就见前方一阵尘土飞扬,一名哨探飞马来到几人跟前,朝着许贯忠一抱拳,“军师,前方有一少年拦路,口出狂言,言道我梁山上下无人是他敌手,秦明、王林、姚刚等将军不忿,与其交手之下,竟无人是他敌手,如今栾廷玉将军正与其交手,秦明将军遣小人速速禀报军师,让军师早做决断!”

    许贯忠听完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旁的杨再兴就先乐了,他走了一路,可不就是盼着厮杀,如今前方遇到这么个扎手的家伙,岂不是正和他心意,就见他银枪一摆,大声笑道:“有意思,小爷走了一路,总算遇到这么一个不怕死的我,今天就拿你开开张,”扭头看向许贯忠,“军师与叔父慢行就是,待我先行,上去拿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说完,也不等许贯忠有反应的机会,用力一夹战马,飞也似的窜了出去。

    待许贯忠反应过来,想要叫他时,他早已远远地窜了出去,留给许贯忠的只是一蓬扬起的尘土,许贯忠与杨志二人也只能是望尘心叹了。

    杨再兴快马加鞭,不多时便已赶到军前,待他赶到时,就见栾廷玉与那少年激战正酣,虽然场面上看起来,二人是势均力敌,但是对于耳聪目明的杨再兴来说,早已听见栾廷玉呼吸散乱,手上的招式也是渐渐地被压制了下来。

    “嘶,这小子不错啊!”杨再兴就好像是见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扭头向一旁的黄信问道,“黄兄,这小子是什么来头?”

    黄信见是杨再兴问,有心不搭理他,可是碍于杨再兴的“威名”,只得心下苦笑一声,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直把他听得眼中精光四射,“好小子,这事连我都还没有干过,你小子倒先干上了,看来今天不教训你一下,那还真是不行了!”杨再兴口子一面叨叨,一面又向黄信问道,“这小子有没有说他是什么来头?”

    黄信仔细地想了想,摇头道:“我们都问过,但是他始终不说,只说是能胜得了他的手中枪,才配问他的名姓!”

    “什么!”杨再兴差点在马上跳了起来,“好狂的小子,今天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就见他直接一摆手中银枪,一驱胯下战马,口中兀自嚷道:“栾将军且去歇息,这厮就交与我来收拾!”

    “收拾?”栾廷玉自会是有苦自知,他在那少年重枪的攻势下,已经是勉力支撑,哪里还有说话的力气,而那少年听见杨再兴的吼声,冷冷一笑,“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手中虎头錾金枪如同毒龙入海一般,顷刻间荡开栾廷玉掌中铁锤,直奔栾廷玉咽喉而去。

    栾廷玉这会想要回手接下这招已是不可能了,只是杨再兴却能,就见一道银弧划过,在栾廷玉的身前,将这一枪压了下来。

    “栾将军只管回去歇息,这家伙交与我来收拾便是!”杨再兴压住来枪,朝着栾廷玉急促地说了一句。

    栾廷玉这会早已是气喘吁吁,默默地点了点头,“这厮厉害,你千万小心!”说完便调转马头,朝着回路奔去。

    那少年被杨再兴压着金枪,却也不急,直到栾廷玉跑了回去,这才用力一谈,弹开杨再兴银枪,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他一番,“看你这岁数不大,但是这功夫却要比适才那几个厉害些,有资格让小爷知道你的名字,报上你的名字吧!”

    “哼!那你可要坐稳了,莫要吓破了胆,小爷便是天波杨家的嫡脉传人杨再兴,今日专为取你性命而来,只是某枪下不死无名之鬼,速速报上你的名号!”杨再兴冷冷一哼,手中银枪朝前一指,厉声喝道。

    “什么!你是天波杨家的人!”乍一听之下,那少年原本满不在乎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没想到今时今日,在此地能遇到杨家的后人,都说你我两家枪法,当世齐名,今天既然遇上了,定要分出个高低上下来,记住某的名字,开平王高怀德之后,高宠是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