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兵临霖水
    杨再兴看着高宠离去的背影,心中也是不禁一阵羡慕,只是他也明白,这种洒脱永远不可能属于他,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不会属于高宠,他们两个人,命中注定了,将只会属于战场,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千古留名。

    杨志和许贯忠缓缓走到了他的身边,看了一眼已然看不见背影的高宠,轻轻拍了拍杨再兴的肩膀,“走吧,只要打赢这一仗,就终有再见的一天!”

    杨再兴默默地点了点头,直接与杨志并肩驱马向前走去,只是还没等两人走出几步,就听见秦明在身后开口道:“先前军师不是说过,从宿迁到风云庄的这一路上,风云庄定然准备了无数的埋伏,那先前这个少年,是不是这埋伏中的一个呢?”

    事关高宠,杨再兴虽然是不便去到许贯忠身旁,但亦是竖起了耳朵,就听许贯忠轻笑两声,“那少年只是自己跑出来而已,做不得埋伏,再说以他的性子,锋芒毕露,实是不适合做伏兵,若是强行如此,到头来要么是锋芒尽失,要么是过刚则折……”

    “原来如此!”

    杨再兴的心中也是松了口气,面上也松了下来,只是当他瞥见杨志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英俊的脸上也不禁红了起来,惹得杨志哈哈大笑起来。

    高宠这事就如同一个小插曲一般,在枯燥的行军中给梁山的众将似乎带来了一丝生气,无论是秦明还是栾廷玉,都是在心中暗暗憋了口气,定要在很快到来的恶战中给风云庄一个好看。

    也许,这个时候最忙的就是的负责探路的斥候了,就见前后不停地有飞马奔到许贯忠的面前,然后又飞奔而去,看得杨再兴又不禁烦躁起来。

    待一骑离去之后,杨再兴终是憋不住心中的话,朝着许贯忠说道:“军师哥哥,我大军行至今日,只是和高宠兄弟玩耍似的打了一场,为何连一个风云庄的贼子都看不见,莫不是那些斥候做事不用心吗?”

    许贯忠一愕,跟着便失声笑道:“杨兄弟此言再我面前说说无妨,但切莫在其他兄弟面前提及,”他见杨再兴依旧是一副“我就是这么认为”的面孔后,亦是将脸一板,语气森然地说道,“斥候兄弟们在前方打探敌军动向,本就是九死一生的活计,再兴何故还要置疑他们做事的用心程度,要知道我梁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他们不用心,到头死的就是他们自己,他们又岂会不用心!”

    杨再兴被许贯忠说的面皮发红,脑袋也是微微地垂了下来,许贯忠见他这般,倒也是不好再过多地说他什么,这时恰巧又有一飞骑来报,“禀军师,前方出现已到霖水,据属下实地探查,发现霖水两岸河床裸露,但裸露的部分仍是新鲜湿润的淤泥,当是最近才造成这般模样的……”

    “再探!”许贯忠面无表情地听完,轻轻摆手,示意他继续查探,待其离开后,面上露出一丝冷笑,“终于开始了吗?”

    杨再兴见他这样,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悄悄地挨近许贯忠,说道:“军师,是不是这风云庄的人出现了,要不让我带人上去,直接把他们灭了,如何?”

    “你……”许贯忠颇为头痛地看了一眼杨再兴,对于他这般好战也甚是无语,当下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是留在我身边的好,少时自有用的到你的地方!”说完,便不在理他,而是下令全军慢慢缓行,自己却抬头看向天空,思绪全然飘到了俊辰那里,“不知道俊辰能不能找到风云庄的蓄水之地?”

    而此刻在霖水的上游,两个中年男子探了探被堤坝围起的河水略带焦急地走到庞毅的跟前,“庞老,这霖水的水流本就不大,若是早上一月来此蓄水,怕是能有些用处,如今才来此地蓄水,怕是达不到以水代兵的地步啊!”

    庞毅一摆手,“你等只需用心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即可,至于能有什么效果,就不用你等来操心了,我且问你,那些梁山贼寇可到霖水了?”

    “先前有探子回报,说贼寇如今靠近霖水,但是不知为何,如今他们的行进速度,却是已经慢了下来!”

    “慢了下来?”庞毅先是挥了挥手,跟着冷笑几声,“哪怕你们这些贼寇再慢,到头来怕也是难逃一死,哈哈哈…”

    就在他放声大笑时,就听一个中年男子惊恐万分地叫了起来,“快…快看,那…那是…那是什么?梁…梁山…贼寇?”

    “什么?”庞毅听了,连忙凝目朝不远处看去,就见一支人数不多的队伍,正朝着庞毅这里,极速地飞奔而来,打头那人除了李俊辰,还能有何人!

    庞毅一见李俊辰,顿时只觉后槽牙一凉,跟着便大吼一声,“TND,怎么到处都有你李俊辰,今日老夫岂能容你坏了老夫大事!”侧头朝着左右大声吼道,“留下几个人给老夫放水,其他人都给老子上,无论如何都要把人给老子拦住!”

    俊辰听见吼声,抬头一看,冷冷一哼,“手下败将,也敢在此口出狂言!”手中银枪一直,“弟兄们,给我杀,化龙带人给我把那些放水的人拿下!”

    “是!”

    “杀……”

    俊辰一马当先,手中银枪化作梅花朵朵,风云庄庄丁几时见过这等精妙的招数,纷纷应招倒地,庞毅原本正在那里指挥手下砸开堤坝放水,见俊辰杀星正旺,手下无一合之敌,赶忙让人自行放水,亲身迎向俊辰,这才堪堪稳住摇摇欲坠的防线。

    只是已庞毅的身手又哪里是俊辰的对手,就见俊辰一招将庞毅迫退两步向,“庞老先生,风云庄为非作歹,怕是气数已尽,你又何必逆天而行,和他们混迹一处,何不……”

    “我呸…”庞毅双目赤红,目光悄悄地瞥见堤坝处,那些砸坝放水之人,都已叫余化龙带人杀得死的死,逃的逃,哪里还不明白,己方以水代兵的计策已是全然破灭,当下咬咬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俊辰狠狠地一刀劈下,“给我死来!”

    “哼,困兽犹斗!”微微侧身,让过庞毅这一刀,岂料庞毅这一刀只是虚招,逼得俊辰闪身让开后,连忙朝着剩余的庄丁吼道:“走,赶紧走!”直接一个转身,朝着远处遁去。

    余化龙见状,正要带人去追,就听俊辰急声叫道:“化龙,休要去追,赶紧发信号,通知军师!”

    余化龙会意,翻手自箭壶中取出一支彩箭,向半空中射去。

    正在缓缓前行的梁山人马中,杨再兴百无聊赖地朝着半空中看了一眼,就见一道紫烟当空腾起,连忙伸手一指,惊奇的吼道:“快看,那是什么!”

    许贯忠亦是抬头看去,他等着这支彩箭可谓久矣,如今终是得见,心中也是一轻,嘴角微微上扬,对着身旁传令道:“命令全军,加速度过霖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