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十面埋伏之风会袭粮
    先锋受创,这在战争史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还没有遇见敌人,就有两营人马受了不小的创伤,这在梁山来说,就绝不是一件小事了。不大功夫,左谋、王佐二人就已赶了过来,在将事情的始末了解清楚之后,无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满色惊愕的目光。

    许贯忠看着满是惊愕目光的二人,脸上微微一笑,开口道:“只是小小的中了对方的一点小诡计而已,二位何须这般介怀,我等只需做好自己的本职即可。”

    左谋的脸上露出戚戚之色,长长叹了口气,“这风云庄端是设的好计,一步接一步,一环套一环,打人也不一次打死,只是打到让你看不下去,只要你不是什么冷血之人,就包管会中此计,要知道我梁山上的兄弟,最多的就是这种容易热血上头之人,这计真是设的好啊!”

    王佐看了看左谋,又看了看许贯忠,有话似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许贯忠觉得奇怪,不由开口道:“王佐兄弟,有话只管说来就是,这里都是自家兄弟,但说无妨,哪怕是说错了,也可以让大家参考一下!”

    王佐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秦明将军性如烈火,极易受到对方挑拨,从而中计,依小弟愚见,是不是可以从后军中将杜壆将军调来前军,让秦明将军率领后军,如此这般,可保前军无虞。”

    许贯忠略略想了想,正待开口答应时,脑中忽地灵光一闪,大叫一声,“原来如此!”左谋、王佐见状,连忙问他发生何事,就听许贯忠说道:“当真是好计,对方算准了我们怕秦明受到挑拨,会将他调至后军,殊不知,他们打得也是这个主意,如此这般,正好可以打我军粮草的主意,让我军陷入无粮的境地,从而不攻自破!”

    王佐听完,只觉得一股凉气自脚底经背脊直冲天灵,让他的背上只觉得凉飕飕的我,好久才说出一句话来,“是我孟浪了,亏得有许军师在此,否则必将酿成大错!”

    许贯忠笑着摆摆手,“我也只是旁观者清罢了,既然这样,我们大可以如此这般……”就见许贯忠蹲在地上,捡起几块石子,与左谋、王佐二人窃窃私语了一阵,只听得二人眼中异彩连连,末了就见二人长长出了口气,朝着许贯忠一抱拳,“许军师大才,那我二人这便前往布置!”

    许贯忠点点头,“虽然我等有了防备,但是行军打仗,本就没有一个定势,二位切要小心行事才是!”

    不得不说,梁山人马的动作还是非常快的,在全力的收拾之下,没花多大功夫,霖水中的伤兵和尸首就被收拾的一干二净,既然收拾停当,那么就自当继续开拔。

    远远的一处草丛中似乎不可察觉地动了一下,就见草丛之下露出四只乌黑的眼珠子,“果然如刘姑娘所料想的那样,这梁山贼寇换了先锋,那什么秦明怕是被弄去看粮草了,还什么梁山军师许贯忠神机妙算,天下无双,还不是要喝刘姑娘的洗脚水!”

    “大哥说的是,只是这离得怕是有些远,我们要不要在近些看看?”

    “诶,离那么近做什么,你难道没看见吗?那打头的人,拿的是大刀,不是什么狼牙棒,这么明显的事,还需要我来说吗!赶紧去后面通知,就说一切按计划行事!”

    “好嘞!”

    两个声音窃窃私语一阵,很快便便随着那簇野草沉了下去。

    负责后军粮草辎重的,是猛将杜壆,还有他的两个兄弟酆泰和卫鹤,原本三人在后面押着粮草在后面慢慢走着,倒也逍遥自在,可是这从左谋带着秦明几人来后面晃了一圈以后,杜壆还好,可是酆泰和卫鹤二人却觉得浑身不自在,不舒服。

    看了一眼提着根狼牙棒的杜壆,在看看头上飘着的“秦”、“王”、“黄”三面大旗,酆泰甭提多别扭了,小声对卫鹤道:“打仗就打仗,设计就设计,为何还要搞那么多弯弯绕,搞得俺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谁说不是呢,可是咱们老大却好像还挺喜欢这种感觉!”卫鹤先是点了点头,跟着便用斜眼瞥着杜壆,看那意思,分明再说连老大都这么干了,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地照做就是。”

    酆泰听他这么一说,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宣花斧,也只能是无奈地叹息一声。

    路旁不远处的草丛中,风会露出两只眼睛,看着正缓缓步入自己射程中的梁山人马,心中咬牙切齿地咒骂着,“该死的贼寇,居然敢把虎儿折磨成那样,老子非要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来消解老子心头之恨,还有那刘慧娘和陈丽卿两个小娘皮,竟然也敢这么羞辱老子,把老子打发来这里,你们给我等着,早晚让你们知道老子的厉害!”

    正咒骂间,他猛地一掀头上草皮,手中大刀一指,厉声喝道:“给老子放箭,烧死这群狗日的!”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周遭的草皮就像有地龙翻身一般,全部都被掀开,无数的庄丁冒出头来,张弓搭箭,将手中的火箭以最快的速度射了出去。

    梁山的队伍突然遭到这般打击,就好像懵了一般,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个个军士就和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不好啦,有人偷袭!”

    “不好啦,粮车起火啦!”

    看着梁山人马的乱样,风会的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手中大刀一挥,“都给我上,老子要用这些贼寇的人头做夜壶!”

    风会此言一出,身旁的庄丁全部变了颜色,不是说放了箭就撤,怎么现在又要杀上去了,就见一名家将模样的人略略迟疑了下,开口说道:“风庄主,临来时,刘姑娘说过,放完箭就撤,如今怎地……”只是他还没说完,就觉得小腹一疼,低头看时,就见自己已然挨了风会一刀。

    风会满脸扭曲,歪着个脖子,怪声怪气地说道:“什么刘姑娘,TMD这风云庄还轮不到这小娘皮做主,都给我上,不上的,就和这个死人一个下场!”说着,风会举起尚在滴血的长刀,威胁似的扫视了一圈。

    看着他满是威胁的眼神,众庄丁无奈,只能一个个放下弓箭,抽出兵刃冲了上去,风会看着这一幕,哈哈大笑起来,“刘慧娘,老子要让你看看,离了你,老子的战果更大!”

    他这里笑的开心,梁山粮车那里也是烧的热闹,就在这些庄丁靠近粮车的这一刻,就听见“轰”的一声,粮车上的火焰突然一冒三尺高,滚滚的热浪袭来,似乎都能将人烤熟一般。

    若是有些常识的人,都会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但是这风会正沉浸在自己美梦里,这些庄丁哪里知道这些,还道是自己这次使用的火箭威力惊人,尽能引起这般大火,于是也不顾热浪灼人,一股脑地冲了进去。

    风会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才醒转过来,他醒转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浑身一个激灵,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好,再待他看见那些冲向粮车的庄丁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一个,顿时便慌了神,一边撒腿往那边跑,一边扯开嗓子大叫,“事情办完了没有,办完了就赶紧给爷吱个声!”

    他的声音才落下,一个声音便跟着响起,只是当他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如同坠入寒潭一般,忍不住颤抖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