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十面埋伏之杂耍余波
    在后世,人身起火亦或是人身自焚,也是一件极端可怕的事情,更不用说是在北宋这个时代,当王老三身体燃烧起来的那一刻,尤其是看到他身上的火焰还是青蓝色的时候,梁山的中军人马,尤其是毗邻王老三周边的人马,终是“轰”的一声,犹如见到瘟神一般,忙不迭迭地朝后退去,将中间空出好大一块地方。

    王老三还犹不自知,还奇怪周围怎么一下子没有人了,可是当他低头看见自己起火的双手和身体时,口中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叫,连忙躺到在地,就地翻滚起来,以其能够压熄身上的火焰。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不管他怎么滚,怎么翻,身上的火焰似乎都没有要熄灭的意思,反而让他觉得身上越来越疼,原来那牛一般的力气,如今却是一点都使不出来,“救救我…救救我…”王老三伸出手来,低声地四周叫了起来。

    终是有人看不下去王老三这副惨样,拿起盾牌铲着沙土往他身上盖去,非常诡异的是,平常灭火无往不利的沙土,到了这一刻却是一点用都没有,反而连沙土都烧了起来,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些用来铲沙土的盾牌,居然也是跟着烧了起来,很快就看见那幽蓝的火苗顺着盾牌、手臂,将一个个的军士点燃起来。

    若是仅仅如此,或许还是非常容易处理,可是这起火就像是会传染一般,这不大的功夫,就见那幽蓝的火苗在队伍中肆意的燃起,再加上那上前救助的军士也跟着烧了起来,如此恐怖的一幕,在梁山的队伍中重复的出现,当量的变化达到了一定的极致时,梁山的中军终于是不可避免地乱了起来。

    许贯忠虽学过武艺,也学过统兵之道,但说到底他始终还是个文士,平常的场面他也许还能应付,但是眼前这如许混乱的一幕,许贯忠实是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

    杨再兴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努力地指挥着身前的亲兵,竭力地控制着混乱的蔓延,可是他到底是太年轻了,虽然已是竭尽全力,但混乱还是一步步地朝着他这般蔓延过来,他焦急地转过头来,朝着许贯忠吼道:“军师,事到如今,我们到底该怎么办,你倒是快拿个主意啊!”

    可是当他吼完,他才看到此刻的许贯忠已经六神无主,全然不知该如何是好,明显已是方寸大乱,赶紧转头对着杨志叫道:“叔父,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杨志紧闭双唇,做为铁血将军,他自是知道眼下最好的做法是什么,可是他却迟疑了,毕竟眼前这些人都是汉家的百姓,若是他下令将他们杀了,将来的史书会如何去说他杨志,可要是不杀,这混乱的雪球将会越滚越大,直至无法收拾的那一刻,杨志用力地一咬牙,一缕鲜血自嘴角流下,缓缓举起手中枪,“全体……”

    “所有军士听我号令,各军卫队刀出鞘,弓上弦,若有敢于四处乱窜、逃跑者,格杀勿论!弓弩手,目标起火者,放箭!”

    “所有军士听我号令,各军卫队刀出鞘,弓上弦,若有敢于四处乱窜、逃跑者,格杀勿论!弓弩手,目标起火者,放箭!”

    就在杨志想要下令的一刻,就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队伍后面响起,很快就有更多的声音响了起来,直至传遍了整个队伍。

    “主公回来了!”杨志听见这个声音,心中为之一震,立刻朝着麾下军士喝道:“所有弓弩手上前,目标起火者,放箭!”

    “所有弓弩手上前,目标起火者,放箭!”

    弓弩手自是早已听见俊辰的声音,如今又听见杨志等将领也是这般大吼,万般无奈之下,只能一个个张起手中弓箭,对准了面前起火之人,含着热泪放出了手中的箭矢,“噗、噗”的箭矢入肉之声传来,那些起火之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解脱般的笑容。

    俊辰翻身下马,朝着那些身上起火之人单膝跪下,“兄弟们一路走好,我李俊辰对天发誓,定然不会放过这些残害我梁山兄弟之人,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随着俊辰的话音落下,梁山的大小将领、军士亦是随之跪下“兄弟们一路走好,我XXX对天发誓,定然不会放过这些残害我梁山兄弟之人,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许贯忠缓缓起身,低头走到俊辰面前,躬身抱拳道:“俊辰,此番是我处置不当,小觑了风云庄,小觑了刘慧娘,方才酿成如此大错,这军师之位,我实在是无颜在坐,还是让留守的朱武兄弟或者左谋兄弟担任吧!”

    众将闻此言,无不大惊,杨志第一个站了出来,“军师何出此言,要知道这事根本就怪不得军师,谁会想到他们尽然能从天上发起攻击,更不会想到它风云庄会用如此丧尽天良的手段,若是军师执意请辞,那我杨志愿与军师同领此罪!”

    从后卷赶上来的杜壆亦是说道:“此事非军师之过,实在是我等孤陋寡闻,竟不知道天下间还有能让人的身体自己起火之物,若是知晓,又岂容它风云庄有这般动作!”

    俊辰轻轻扶起许贯忠,环眼看了看四下里所有的将领,徐徐开口道:“此事当怪不得军师,无论是天上飞的神鹫,还是让军士自燃的物事,都实在是太过于偏门、生僻,若不能事先侦得,那么必然会为其所趁,即便是换了朱武、左谋两位兄弟,怕也是会坠入毂中……”

    左谋面带苦笑,连连摇头,口中说道:“那神鹫,左谋只是在古籍中看到过一眼罢了,从未想过居然还有亲眼见到的一天;至于那军士身体起火一事,就真是闻所未闻,让左某始终觉得此事当真不可思议,若是放火烧山或是火烧连营,此事还能接受,可是如今却是无缘无故地自己烧了起来,可真是……哎”

    “确然如此!”俊辰缓缓点了点头,“此物想必风云庄也是无意间得到,想来定不会太多,是以军师不用太过于放在心上,还是将心思放到接下来风云庄会使出的那些招数上才是!”

    许贯忠眼中含泪,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朝着俊辰等人一揖到地,众人连忙将他搀扶起来,就听人群中有人问道:“哥哥,话是这般水没错,可是那些兄弟的尸体又当如何处置,要知道那蓝火可是沾上就着,如今兄弟们已是无人敢靠近了!”

    俊辰想了想,说道:“就地挖坑掩埋,但要记得做好标记,待日后还要将兄弟们的尸身起出,葬回梁山!”

    俊辰才说到“挖坑掩埋”,就听得“轰”的一声巨响传来,跟着便听有人高声叫了起来,“不好啦,天塌地陷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