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陶震霆的一枪
    邓辛张陶,传说中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座下四天君,邓天君骁勇善战,辛天君诡异机变,张天君敛息善变,陶天君身怀异宝,如今这所谓的“四天君”中的陶天君反映在世间将领身上的话,非陶震霆莫属。

    在原本的轨迹里,陶震霆最出名的并不是他的武艺有多高,也不是他的武器有最重,而是他的那把划时代的武器—镏金火枪,堪称这个时代的远程之王,神臂弓等一系列远程武器在它的面前,无不黯然失色。

    就见陶震霆深深吸口气,自怀中将镏金火枪取出,伸手轻轻拂过火枪表面,一股金属才有的冰凉从火枪上传来,说实在的,陶震霆也不知道这件物事是谁用什么原理造出来的,他只知道他还是非常小的时候,有摸金校尉拿着许多东西来到他家中,旁的许多宝贝都没有让他动心,唯独这件不起眼的东西,深深地吸引了他,仿佛冥冥中有种声音在呼唤他一般,他也像鬼使神差一样,在他父亲和摸金校尉诧异的目光中拿起了它,并说了一句让他至今还记得的话,“我只要它!”

    从此这把火枪就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这一伴就是三十年,陶震霆深深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火枪,心中默默念道:“老伙计,今天就看你的了!”

    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着李俊辰的方向,慢慢抬起火枪,身上、眼中满是升腾的杀意,“去死吧!”

    就听得“砰”的一声巨响,一团极度耀眼的光亮自他枪口喷出,巨大的声响惊得四周的军士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中的武器,就连他座下颇为温顺的坐骑也是惊的直立了起来。

    陶震霆此刻最关心的已经不是战马是否直立的问题,他既然已经开了这么一枪,那么他最关心的必然是有没有打中,待眼前的光亮稍稍淡去,他急忙运足了视力朝前看去,只是这一看,顿时让他心中凉了半截。

    要说顶尖高手对于危险都会有本能的反应,就在陶震霆举枪瞄准的那一刻,李俊辰就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凛然的杀气锁定了他,让他有一种不管怎么动都无法躲开的感觉,只是他在压迫张应雷的同时用冷眼四下里看了看,却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这股感觉却一直存在于他的心里,让他暗暗上心。

    直到那一声巨响响起,那一团光亮出现,俊辰才知道他心中一直以来的危险是什么,“镏金火枪,我居然把陶震霆有这把枪的事情给忘记了!”俊辰心中暗暗地责怪着自己,如果可以,他绝对会绕过张应雷,直接把陶震霆先解决了。

    只是现实是没有如果的,张应雷听见枪声,就知道自己只要坚持一眨眼,就可以看到眼前这个巨寇头子死于非命,是以不计代价地缠着俊辰;余化龙听到枪声,也是知道了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也顾不得会不会误伤,直接将自己所有的金标全部洒了出去,以其能够帮到俊辰。

    李俊辰此刻确实是面临生死悬于一线的境地,古代的枪,就算弹丸飞的再慢,那也只是一瞬间的工夫而已,在面临死亡的一刻,李俊辰只觉得异常的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来到这个时代,有了生死与共、肝胆相照的好兄弟,有了倾心于自己的绝世红颜,还有着自己做梦都想实现的目标和理想,“我怎么能够就这么死了!”他的心里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心中的不甘化作求生的本能,就见他左手松开长枪,右手猛地将枪掷向张应雷面门,同时整个人也是倾尽全力地朝着右面倒去。

    他的动作在死亡的压力下,已经是够快了,可是终究还是比不上弹丸,虽然是避开脑门和咽喉的要害,但是弹丸还是击中了他的左肩,饶是他的身上有明光铠护体,可还是挡不住弹丸的强大冲击力,直是打得他眼前发黑,险些掉下马去。

    张应雷先前被俊辰压着打,身上平添了几道新伤,适才俊辰那抛枪的一击,又险些击中他,亏得他手上还有几把刷子,这才化险为夷,如今遇到这个一个好机会,他哪里肯放过,大吼一声,举起铜刘便又冲了上来。

    余化龙先前没能在枪响前救下俊辰,心中已是万分愧疚,如今见张应雷还想落井下石,他的怒火可想而知,亦是大吼一声,“想要再伤我哥哥,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手中柳叶枪一紧,使出的全是两败俱伤的招数,张应雷固然想击毙俊辰,可是他更在乎自己的小命,眼见余化龙如此拼命,他也只能收回铜刘,先行应对余化龙。

    而陶震霆在失望过后,也是果断地将马一牵,后退了十几步,而后从怀中取出弹丸,给火枪重新安装弹丸,看他那严肃的表情,显然是打定了必要将俊辰毙于枪下的注意。

    看到陶震霆这个动作,梁山的军士怒了,在他们的心中,俊辰就是他们的天,是俊辰给了他们如今的一切,如果俊辰死了,那岂不是说他们又要回到过去那种让人生杀予夺,每日里都是担惊受怕的日子里去了,所有人的心中都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手中的刀枪也是不由自主地快了几分,解决了自己面前的对手,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地朝着陶震霆的方向扑了过去,“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再开第二枪!”这是所有梁山军士脑中唯一的念头。

    他们是这般想,没错,可是陶震霆的身边也有着一支他最信赖的队伍,那就是他的卫队,卫队长更是他的亲侄子陶渊,面对呼啸而来的梁山军士,陶渊抽出了自己的腰刀,朝着左右大喝道:“都给我上,死也要保护将军!”是的,死也要保护将军。

    一伙人是死也要护住陶震霆,让他打完这一枪,另一伙人却是死也要杀过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陶震霆打出这一枪,两边都有着自己最坚定的信仰,脑中也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死对方,杀过去。

    鲜血与残肢四处乱飞,刀断了,没关系,用牙齿咬;牙齿折了,也没关系,用头撞,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杀死对方,鲜血在飞溅,尸体也在增加,陶震霆的心在颤抖,李俊辰也在军士的护卫下撤退。

    可是就算陶震霆装的再慢,也总有装好的一刻,当他装好弹丸,抬起火枪的那一刻,就看见俊辰还在他的射程之内。

    “李俊辰,我看你还有什么办法,给我死来!”陶震霆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彷佛要把胸中的一口闷气全部发泄出来。

    “休伤我主!有我庞万春在此,我看谁还能伤我主公!”就在陶震霆怒吼的同时,同样的一声怒吼也从边上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那九声异常凌厉的破空之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