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落跑的陶震霆和决死的张应雷
    庞万春,这个时代最强的神箭手之一,虽然他的武艺不是很高,也许只能算得上是二流水平,但是他那出神入化的箭术却足以让他跻身当世一等高手,可是他却有一个毛病,和李广一样的毛病,不辨方向,容易迷路,这也是为什么他妹妹庞秋霞一直在他身边的原因。

    出兵作战,庞秋霞自是不便跟随,但是他的身边却有了雷炯、计稷这两位命中注定的好兄弟,照理说,身边有着两员副将的话,庞万春怎么都不该迷路,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两位自打遇到庞万春的那一刻开始,就像感染上了迷路这个毛病一般,渐渐地也开始辨不清方向起来。

    所幸的是,这次出征因为人马分的散,许贯忠担心会有队伍因为迷路而找不到路,是以在每一支人马中都安排了一至两名熟知道路的军士,饶是如此,庞万春等人还是迷了路,直到前不久听见阵阵的爆炸和塌陷的巨响后,这才询声赶了过来,在危急的关头,以连珠九箭救下了李俊辰。

    九箭连珠,堪称庞万春的巅峰箭技,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想象,陶震霆若是双锤在手,全力施为之下,或许还有那么一丝接下的可能,可是他如今握在手中的却是那镏金火枪,凭这么一件小玩意,哪里有半分接下这招的可能!

    陶渊身为陶震霆的亲卫队长,又是他的亲侄子,见到这种情况,也是亡魂大冒,心中此刻的陶震霆已是不可能挡下这招,索性将牙一咬,张开双臂合身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拦在了陶震霆的面前。

    就听见连续的“噗噗”声传来,陶渊甚至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九箭攥心,立时死在了庞万春箭下。

    陶震霆亲眼看着自己的侄子为了自己,死在了庞万春的箭下,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梁山,我与你们不死不休!”就听他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嚎,手中的火枪再次传来一声巨响,耀眼的光芒再一次从他的枪口喷出,只是这一次,他却没能如同第一枪那般幸运,因为他的目标没有了,被那些梁山的军士用手中的盾牌严严实实地保护了起来。

    虽然弹丸的冲击力依旧,让那些军士几乎握不住手中的盾牌,但是他们终究还是咬着牙挺了过来,将这要命的一击挡了下来。

    “可恶!”陶震霆见自己这一击被挡了下来,心中的郁闷和愤怒可想而知,他是无论如何都希望可以再放一枪,可是他心中却也清楚,自己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非但没有机会,而且自己再不走的话,甚至还有可能把性命留下,恨恨地朝着俊辰的方向看了一眼,“李俊辰,你给我等着,这笔账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和你算!”说完,直接收枪入怀,一调马头,便朝着来路狂奔而去。

    “还想走吗!”庞万春见陶震霆要跑,亦是大喝一声,也不顾连珠九箭对手指的负担有多大,直接便又是九箭出手,直取陶震霆后心,雷炯、计稷二人也是不甘示弱,虽然他们没有庞万春的神乎其技,但是他们好歹也是神箭手,箭矢不断从他们手上倾泻,也是不断的有逃跑的士卒倒在他们的箭下。

    陶震霆最终还是跑了,虽然他是中了庞万春七箭之多,可是连珠九箭不仅对手指伤害大,对弓弩的伤害也是一般,庞万春情急之下,用的并不是自己的飘零游子弓,只是一般的弓弩,第二次使出这一招,弓弩的弓力已是明显不足,虽是射中了陶震霆,但最多也只是皮肉之伤,无法致其于死地。

    他是带伤跑了,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养好伤,还有报仇的机会,可是正在与余化龙生死大战的张应雷,他的乐子可就大了,论身手,余化龙绝对不输于他;论人手,梁山的兵马明显超过他太多,如果陶震霆不跑,而是杀进去,庞万春等人自是不能放箭,从而误伤自己人,那么或许合两人之力、未尝不能一起跑出去。

    可是他却在庞万春的连珠九箭下吓破了胆,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直接调转马头跑了,张应雷远远的看见了,气得真叫不打一处来,直接是破口大骂,“姓陶的,你还能不能更无耻一点,老子是来帮你的忙,可如今你个老小子跑了,却把老子留在这里顶缸,你TND不得好死!”

    “哼哼!他死不死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这老小子今天注定要死在这,死在小爷的枪下!”余化龙枪法不松,口中兀自出言嘲讽道。

    “死在你的枪下?”张应雷听见他这般说,冷冷笑了笑,“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真以为老夫怕你不成!有本事,你就让和老夫单打独斗!”

    “哼!我还怕你不成!”余化龙手上不停,口中大喝一声,“所有人听着,这人就交由我来料理,谁也不要帮忙!”

    到了这会,张应雷的心里几乎绝了活着离开的心思,或者说他只有心底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生的希望,既然一个人对活着不报希望的话,那么这个时候的他,将会是最可怕的,眼下的张应雷就是如此,先用言语挤兑住余化龙,而后再在他身上想办法,死地求生。

    余化龙并不知道这些,柳叶枪一如既往地化成一张大网,朝着张应雷罩去,张应雷先是如先前那般应付了几招,忽地双眉一竖,放开防御,让余化龙的柳叶枪就这么突了进来。

    余化龙对于能攻破张应雷的防御,显然是没有一点准备,大喜过望的他,一拧柳叶枪,枪尖自是朝着张应雷的咽喉而去,而张应雷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嘲讽般的笑容,侧身避开咽喉要害,任凭他扎在左肩之上。

    “有了!”余化龙心中一喜,正待抽回柳叶枪,趁着张应雷受伤,再给他补上一枪,从而彻底奠定胜局,可是他不管如何使力,就是无法抽回柳叶枪,抬头朝着张应雷看去,就见他一脸狰狞,左手正死死地抓住余化龙的柳叶枪,口中冷笑连连,“嘿嘿,怎么了,一定会取老夫性命的小子,如今你倒是在试试啊,老夫倒想看看你怎么取老夫性命!”

    “小爷这就取给你看!”余化龙口中丝毫不让,依旧用力地抽着柳叶枪,只是张应雷本就力量在他之上,如今又是全力施为,他还哪里抽的动,就听他的发出一出狼般的嚎叫,“给老夫松手!”

    铜刘自下而上,狠狠地砸在柳叶枪上,余化龙只觉得一股巨震传来,震的他再也握不住柳叶枪,只能松开手来,余化龙虽说松手,可是枪的震动是一般的,枪尖在张应雷的肩头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更是不要钱的洒了下来。

    张应雷如今却全然不管这些,铜刘在半空中换了一个角度,自上而下地呼啸而来,直奔余化龙的脑袋,“给老夫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