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是生还是死
    张应雷打得是能活捉就活捉,不能活捉就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主意,只是这余化龙年纪虽轻,但武艺着实高强,想要活捉他,除非他的体力还是处于巅峰时期才有可能,既然活捉不了,那么你就去死吧,有了垫底的,张应雷觉得自己哪怕死了也是够本了。

    他的想法是不错,也不失为一个陷入重围的一个好做法,只是他忘了一件事,也正是这件事让他功败垂成。

    两人交手,若是不分胜负亦或是余化龙有险但不致死的话,自是没人会出手,可如今他摆明了要余化龙性命,那么庞万春等人自是不会袖手旁观。

    “嗖嗖嗖”三记破空声传来,庞万春、雷炯、计稷三箭其发,两箭奔他肩臂而去,还有一箭却是奔着他的坐骑去了。

    “噗噗噗”,三声箭矢入肉的声音先后传来,若是仅仅只有肩臂的两箭,已经处于疯魔状态的张应雷也许还会咬牙硬挺,给余化龙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记号,可是坐骑中的那一箭,让他的一切成为泡影,就见他的坐骑猛地嘶鸣一声,直立而起,将他直接就从马背上颠了下来。

    张应雷哪里甘心就这样束手就擒,自是免不了挣扎撕打一番,可是如今只剩他最后一人,困兽犹斗的结果,还是被蜂拥而上的梁山军士死死地压在了身下。

    张应雷的被俘,照理说是一件事值得高兴的事,但是梁山上下人等,没有一个人高兴的起来,因为他们的主心骨,梁山之主李俊辰受了重伤,至今昏迷不醒。

    老大重伤,身为他的亲卫将领,余化龙自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杨再兴就如同一头发狂的狮子一般,狠狠地揪住他的胸襟,喝道:“姓余的,你就是这般护着哥哥的吗?亲卫亲卫,就是死也要护住哥哥的安全,可你倒好,你是从头到脚一个零件都没少,可是哥哥呢,挨了那莫名其妙的一击,至今还昏迷不醒,你到是给老子说,你这亲卫是怎么干的!”说到激动处,杨再兴猛地攥起拳头,直接就是一拳,带着凛冽的拳风,朝着余化龙脸上干去。

    余化龙自知理屈,索性双目一闭,准备坦然受杨再兴这一拳,只是他等了半天,却是没有一丝痛感传来,不由得睁眼看去,就见杨再兴的拳头离自己的鼻子近在咫尺,可是却被鲁智深紧紧地拉住了他的胳膊,鲁智深冷冷地扫了一眼他们二人,让余化龙觉得这眼神似乎连他的灵魂都能扫透一般,“好了,现在还闹什么,先看看军师怎么说吧!”说罢,冷冷一哼,抛开了杨再兴的拳头。

    杨志也是转过头来,狠狠地剜了杨再兴一眼,杨再兴见和尚和叔父都是这般,不由得气息一馁,只能悻悻作罢。

    许贯忠坐在俊辰身旁,闭目体会着俊辰的脉息,许是他担心自己的技艺不过关,又或者是太过在意俊辰的生死,在俊辰的左右手之间来回把脉,只过了约莫有一炷香的功夫,这才缓缓收回手来,睁开自己的双眼,徐徐说道:“俊辰脉象调和,脉息平稳,当是无性命之忧……”

    许贯忠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是长长出了一口气,甚至还有喜极而泣者,也难怪他们会如此,毕竟他们已然将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完完全全地交给了梁山,交给了李俊辰,若是他出了什么事,那叫他们又是何去何从?

    鲁智深虽然往日里像是个鲁莽僧人,可要是遇到紧急事上,他就立刻露出自己精细的一面来,当他听见许贯忠说俊辰“性命无碍”时,这口气中明显有着惊疑未定,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沉声问道:“军师,这里都是自家兄弟,有话但说无妨!”

    众人听鲁智深这般一说,心中一凛,立刻又是围了上来,杨再兴最为急切,上前抓住许贯忠的手说道:“军师,哥哥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有性命之忧,你倒是给兄弟们一个准信啊!”说着,虎目中不禁流下泪来。

    “是啊,军师,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只要能让哥哥活过来,不管是要什么,哪怕是上天入地,我也给你去弄来!”

    群雄归心,许贯忠的心中也是万般感叹,一生能有如许兄弟,真是死又何妨,他强忍着心神的激荡,长长地吸了口气,缓缓地摇头道:“俊辰确是没有性命之忧,只是……”

    “只是什么,军师有话只管说来,这般说话只说一半,不是让兄弟们心中更加烦躁不安吗?”酆泰见杜壆面色就知道他的意思,也知道他不善言辞,索性便替他说了出来。

    “只是这伤我也从未见过,更是从未听闻过这般器物,”许贯忠缓缓地摇了摇头,“依我之见,定是从速回山,先行医治才是要事,可此伤究竟能不能颠簸,却又不是我所能知道和掌握的了!”

    “咳,此事又有何难!”鲁智深重重地一拍大腿,直接大声喝道:“马灵兄弟可在!”

    “马灵在此!”自从马灵跟时迁混在一起后,他的动作也渐渐地开始如同时迁一般,飘忽不定起来,就如眼前这般,明明只听见声音,不见他的人影,待众人要找他时,却见他已经抱拳站在了鲁智深和许贯忠的面前,“军师,和尚哥哥,唤马灵来,可是要马灵背负哥哥回山?要知道……”

    “唉…”和尚大袖一摆,“洒家知道你日行千里,这一路上肯定是甚为颠簸,如今俊辰兄弟也不知能不能经得起,哪里能让你背他回山,洒家的意思是,让你从速回山,然后将安道全那厮尽快带来此地,军师的意思如何?”和尚吩咐完,扭头看了许贯忠一眼。

    许贯忠略想了想,便点头道:“马灵兄弟,回山后切记和安太医说清楚,哥哥受得是何伤势,务必让他带齐药物!”

    “是,马灵省的了!”马灵面色一肃,朝着二人一抱拳,当即身影一闪,便如同一道青烟一般,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这马灵,动作还真快……”许贯忠嘴里嘟囔了一句,随即正色道,“其余兄弟,择地安下营盘,以待安太医到来,此间必须做好守卫,定不能再让风云庄有可乘之机!”

    “是!”众人心中一凛,齐齐抱拳应道。

    马灵的神行术却确是没得说,才一日功夫,便已赶到山下朱富酒店,马灵的到来让朱富喜出望外,自是要设宴款待马灵。

    如今的马灵哪里还有心情吃酒,连忙叫住朱富,将自己回山所为何事,一一告知朱富,朱富听了,真是惊的三魂不见七魄,身子亦是忍不住摇晃起来。

    马灵见状,赶忙一把扶住他,朱富定了定神,一把揪住马灵,声泪俱下地喝道:“马灵,我且问你,那么多头领随哥哥出战,为何还会让哥哥受如此重伤,你给说清楚,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马灵苦笑一声,“此时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此次回山,就是为了找安太医前往救治哥哥……”

    朱富听了,一把松开马灵,复又拉着马灵往后院赶去,“那还站着做甚,快些随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