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七十章 孙二娘说武松
    武松自从接获张青死讯后,因为身子上的暗伤,导致他当场昏厥,后在安道全多悉心调理和潘金莲的精心照料之下,总算是慢慢好了起来。

    看着潘金莲每日里忙前忙后,悉心照料着自己,武松说不明白她的心意那姿势不可能的,莫说是他,就是孙二娘来看他时,也是时常拿着这事来调笑他。

    武松要说对潘金莲没有感觉,那自是不会,原本的轨迹里,他对潘金莲就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只是因为她嫁给了自己的大哥,他才能深深地将这份情压在心底最深处,也是如此,才酿成了二人最后的悲剧,若是他能够和潘金莲开门见山地说清楚,不似那般“君子”一样的斥责她,兴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吧!

    但是他犹豫啊,他固然知道潘金莲的心意,可他也深知自己是什么身份,而潘金莲又是什么身份,虽说他知道俊辰的身份,也知道他的志向,可是这条路在武松看来,无疑是一条逆天且九死一生之路,若是成了那还好说,若是败了,他孤身一人死就死了,可如果和潘金莲成了亲,岂不是连她也一起拖了进来,是以他的心中万分犹豫。

    这日孙二娘又来探望武松,正遇上潘金莲在武松房中,见得孙二娘来了,潘金莲先是脸上一红,跟着便轻轻说道:“官人且与嫂嫂聊天,奴家去安太医那里瞧瞧,替官人将药取回来!”说着,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孙二娘看着潘金莲跑了出去,转过头来笑着对武松说道:“叔叔,这潘家小娘子这般待你,你打算何时与她成亲呢?”

    武松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略带一丝羞恼地看着孙二娘,见她满脸都是调笑的模样,不由开口道:“嫂嫂又来拿小弟取笑,须知小弟是什么身份,如何能配得上潘家娘子,若是真的与她成亲,岂不是耽误了她!”

    孙二娘也不是第一次听武松这般说了,面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我的傻兄弟,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潘家小娘子上梁山的时候,可是远比你我要早,更何况以我武松的英武不凡,潘家小娘子又是才貌过人,岂不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若你还是不愿娶潘家小娘子,不就是耽误了上天的美意,到时候可是要遭上天怪罪啊!”

    “这……”武松听孙二娘用上天做幌子,一时间倒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往日里与潘金莲相处的点点滴滴,她的一颦一笑,让武松也不禁有些痴了。

    孙二娘见武松脸上露出这付表情,哪里还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心中不由得幽幽叹息一声,凭心而论,她对武松又很曾没有想法,只是她每每想到自己已是丧父之人,又哪里配得上武松这等男子,她一心撮合武松与潘金莲二人,又何尝不是为了断了自己对武松的念想!

    二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不知不觉间却是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就听得“咯吱”一声,房门猛地被人推开,就见潘金莲满眼泪花地闯了进来,将二人从各自的心思中惊醒过来。

    孙二娘最看不得的就是女人流泪,在她看来,一个女人但凡流泪,定然是让人欺负了,如今看见潘金莲流泪,她本能地站了起来,猛地一拍桌子,对潘金莲说道:“潘家娘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只管和我说来,我定然与你去出这口气!”

    潘金莲听了孙二娘所说,也不说话,只是在那里一边摇头,一边掉泪,这倒让孙二娘不明白了,“既不是有人欺负你,那你为何流泪,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在这般样子,岂不是要急死我啊,我的潘家娘子!”

    “我…我…我适才去…去拿药,听…听…人说…李…”

    武松不知怎地,心里忽地“咯噔”一下,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窜到潘金莲的面前,用力地抓住她的手臂,“李,李什么?难道是哥哥?是不是哥哥出了什么事?你快说啊…”

    潘金莲吃痛,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孙二娘在一旁看了,用力地一拍武松的大手,开口喝道:“还不赶紧松手,你这般粗鲁,让潘家娘子如何还能说的下去!”

    武松讪讪地笑了笑,却是连忙将手松开,对着潘金莲抱拳致歉道:“娘子,适才是武松有些性急,在此向你陪个不是,还请你莫要见怪!”

    潘金莲面上一红,微微地摇了摇头,眼中的泪水微微收了收,小声地说道:“适才我去安太医那里,听里面有人在和他说,李公子似是受了重伤……”

    “什么!”武松实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蹬蹬蹬”地连着退了好几步,潘金莲连忙上前扶了他一把,就见他双目中露出惊骇的目光,口中嚷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哥哥武艺如此高强,天下间能有什么人能伤的了他,还有什么人能让他重伤!余化龙、杨再兴,你们两个都是干什么吃的!”

    孙二娘听了这个消息,也自是不信,只是他不比武松,与俊辰感情深厚,上前轻轻地安慰武松道:“兄弟,安太医那里人多口杂,怕不是潘家娘子听错了也说不定啊…”

    “是啊,怕是奴家听错了,官人还是莫要着恼,自己身子要紧啊!”潘金莲也是个聪慧之人,一听便知孙二娘的意思,赶紧顺着她的意思说了起来。

    武松这会心中已是有了定论,感激似的看了二人一眼,抬脚便往屋外跑去,孙二娘看了一眼面色落寞的潘金莲,好声安抚道:“潘家娘子,我这兄弟就是这个性子,大当家的与他情同手足,他自是愿意为了大当家的掏心掏肺,你当要担待一些才是!”

    潘金莲默默地点着头,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倔强。

    武松一路狂奔,顷刻间便已来到安道全居所外,只是当他的手碰到安道全房门的那一刻,他却犹豫了,他是在实是怕听到俊辰重伤身死的消息,可是他又实在想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踌躇彷徨间,安道全的房门竟然“咯吱”一声开了,开门之人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门外,顿时和武松撞了个满怀。

    “哎哟!”那人的身子明显没有武松结实,武松这被撞之人没事,他却是一连退了好几步,“你这人……嗯,武松兄弟,你怎地会在此地,你的身子好些了吗?”

    “我的身子已然无事,到是马灵兄弟你为何在此?”武松也是一愣,很快便伸手抓住他的胳膊,“难道说,哥哥真的出事了不成?”

    “哎…”马灵叹了一声,轻轻用力将手臂从武松手中挣脱出来,“确是如此,哥哥叫那……”马灵也不隐瞒,将俊辰受伤之事,前前后后地说了一遍。

    “哥哥!”武松大叫一声,身子便是直直地倒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