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武松暴打陶震霆
    云天彪等人趁兴而来,败兴而归,而事实上,他们只要用些心,就能够看得出,梁山大营中一味的以弓箭来迎敌,却未出动一兵一卒,实是外强中干罢了。

    可惜的是,在梁山箭雨的倾袭下,风云庄上下哪里还会有人会注意这些,除了云天彪是在刘慧娘的授意下,由陈丽卿救出外,诸如任森、陶震霆等人,都是靠着自己还算过得去武艺,付出一定的伤亡后,逃了出来。

    只是用计就必须一环扣一环,如此才能显出计谋的作用,风云庄诸人确是逃出了梁山营盘,只是他们却仍旧是各走各的,各自返回风云庄,如此良机,岂不是正和杨志等人心意!

    做为四天君之一的陶震霆,也许是四天君最悲催的一个,邓宗弼、辛从宗等人好歹也是力战一场,最终不敌被擒,而他则是借着镏金火枪,一枪打中李俊辰,被风云庄奉为上宾,兴冲冲地跑来劫营,却不想中了梁山埋伏,被梁山好一通箭雨,揍的他是连方向都辨不清楚。

    总算他武艺还算不错,拼死一搏之下,还是让他逃了出来,虽然样子是凄惨了一些,枣瓜双锤掉了一只,头盔也是不知去了哪里,身上的铠甲也是七零八落的,让人看了都会觉得他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死战,而不只是经历了一场箭雨而已。

    陶震霆心中不忿,一路上骂骂咧咧,惹得那些和他一起逃出来的手下都是忍不住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饶是陶震霆面皮厚如城墙,也禁不住那么多视线的聚焦,恼羞成怒之下,举起仅剩一只的枣瓜锤,恐吓似的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本将军这般威武不成,若还看,小心本将军把你们的眼珠子都给挖了!”

    那些手下听他这般说,不情不愿地将目光转向别处,只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性,这陶震霆如此说他们,他们又如何能忍下这口气,虽还不至于聚众反他,但免不了要在那里好好编排他一番。

    就见这人数不多的队伍中,四处可见有人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陶震霆骑在马上,虽然听不清他们到底说些什么,可是从那些人说话的腔调和样子来看,八成也是在说他这个将军,只是他也知道如今不能用强,只能暗暗吃了这个哑巴亏,心中暗咒,“待老子到了平安的地方,在好好炮制你们这些东西!”

    陶震霆心中才发完誓,忽地就听见路旁的草丛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响动声,陶震霆一惊,手中枣瓜锤往边上一指,怒喝道:“什么人!赶紧给本将军滚出来!”

    那些手下听见他的吼声,也是赶紧挺起手中的刀枪,小心翼翼地朝着那个方向探查着,只是他们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到什么动静,不由得一个个收起刀枪,扭头看着陶震霆,目光中满是鄙视之意,心中对自己跟着这么一位将军,也是哀叹多多。

    陶震霆也是暗暗叹息一声,心中也是不禁奇怪,自己就算不是身经百战,多少也是经历战阵,怎地有个什么风吹草动,自己就会怕成这样,难不成自己真的不适合沙场征战?

    他的心中正这样想着,却不想头顶上传来一股凌厉的劲风,直到几乎临体的那一刻,他才反应过来,顿时面色不变,在面临生死的一刻,陶震霆总算是展现出四天君之一的悍将本色,大喝一声,仅剩的那一只枣瓜锤向上一迎。

    就听“哐哐”两声,陶震霆只觉得一股大力从锤上传来,震的他几乎拿不住手中锤,总算是他还有几分本事,趁着拿不住的势头,身子和枣瓜锤同时往右一斜,在落马的同时,化开了这要命的两刀。

    陶震霆这一落马,唬得他那些手下面色大变,虽然他们也不是很看得上陶震霆,但是任由陶震霆被人杀了,那他们以后走到哪里,都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当下也顾不得许多,纷纷挺起手中的刀枪,朝着手中持有双刀的男子杀来。

    那男子冷冷一哼,双刀一震,就待杀过去,忽地觉得有人在他右肩轻轻一拍,“武松兄弟,你只管去找这陶震霆,余下这些虾兵蟹将,就交给我来吧!兄弟么,给我上!”就见无数道黑影越过武松,迎了上去。

    武松的心中感激,但是他目光中却是一片冷彻,死死地盯着地上的陶震霆,陶震霆用枣瓜锤撑起自己的身体,眼神中透出骇人的精光,他这是第一次感觉到离死亡是这么的近,也正是这样,他感觉到身体里有一种沉寂已久的东西在渐渐苏醒,口中发出一声野兽般地嘶吼,双腿用力,朝着武松窜了过去。

    武松自听闻俊辰伤在陶震霆枪下的那刻起,心中就打定了要取下他的人头为俊辰报仇,陶震霆此举,正和武松的心意,口中亦是低吼一声,身子一闪,如虎似豹一般,双刀卷起如雪的刀光冲向陶震霆。

    锤起,刀落,原本的双锤变成如今的单锤,虽然在招式上破绽多了起来,但是陶震霆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这只锤上,就连武松这般天生神力之人,也不敢正面摄其锋芒,可是武松又岂是这种只会靠着蛮力打仗之人,固然在原本的轨迹中,武松多是靠着自己的勇来建功,但是武松有的又何止这些,仗着玉环步的精妙,武松化力拼为游斗,手中的双刀不住地往陶震霆的空门和难以使力的地方攻去,让陶震霆也是颇觉难受。

    陶震霆到底不是什么力量型武将,如此靠力量迎敌,哪里能够持久,他自己心中也是十分明了,暗暗瞅准一个空子,大喝一声,直接将手中锤当作暗器一般,朝着武松掷了过去,武松也是心中一惊,双刀朝前一封,跟着一引,化开此招,再找陶震霆时,却发现这厮已是远远跑开。

    “哼!想跑!”武松冷冷一哼,掣起双刀,照着陶震霆的背心就扔了过去,陶震霆听见风声,侧身一滚,躲开来刀,更是头也不回地朝前跑,武松一击不中,心中也是大怒,展开玉环步,不大功夫便已是赶上了陶震霆,伸脚在陶震霆的脚下一绊,将陶震霆摔了一个狗吃屎。

    陶震霆方才倒下,武松口中暴喝一声,亦是合身扑了上去,提起瓮大的拳头朝着陶震霆的头上、身上没头没脑地捶去,陶震霆脸面着地,又被武松骑在身上,哪里还能翻过身来,只能是扑腾着手脚,肆意地挣扎着,但是在武松那足以降服猛虎地力道下,哪里挣扎地脱,在武松的暴打之下,陶震霆挣扎的力度也是越来越小。

    武松却是铁打越兴奋,想要将陶震霆毙于拳下,只是他的拳头还没有落下,就被栾廷玉死死拉住,“武松兄弟,这厮打了哥哥一枪,若是就这般打死了他,岂不是便宜了他,还是将这厮绑将回去,交给哥哥,到时候三刀六洞,凌迟处死的,岂不是更好!”

    武松转念一想,缓缓放下拳头,站起身来,恨恨地说道:“也好,绝不能这般轻易地放过这厮!”

    军士们上前拉起陶震霆,就见他披头散发,鼻青脸肿,哪里还有一丝往日将军的样子,武松强自忍住要杀了此人的念头,“带走,押回去见哥哥!”转过头去,再也不看此人一眼,栾廷玉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武松的肩膀,以示安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