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八十章 宋江说晁盖
    武松在栾廷玉的劝阻下,没有取了陶震霆的性命,将他押回营寨,交由俊辰处置,而杜壆、秦明等人却是无一收获,最多也就是杜壆戳伤了任森、真祥麟,唯独杨志在与风会父子的交手中,敏锐地发现风会父子与云家之间有所龌蹉,是以果断收手,没有拿下风家父子,只是在风从虎的脸上留下一个十字交叉的记号,让风会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

    当武松、栾廷玉押着陶震霆回到大营的那一刻,诸如余化龙、杨再兴等诸将无不是想立刻将陶震霆处死,以消众人心头之恨,怎奈俊辰执意不允,加之鲁智深和许贯忠也是站在俊辰一边,让众将只能是徒呼奈何,心中暗暗为陶震霆记上一笔,以待日后回山再做计较。

    李俊辰身受重伤一事,在宋室朝堂之上也许是一件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但是在梁山也好,江南也好,甚至于天下间也好,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尤其是在有心人的传播之下,许多有心人便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虽然兖州知州张叔夜力陈缓图,待梁山势力有所衰弱或是己方准备更加充分之时,再行动手,怎奈郓州知州盖天锡言及李俊辰重伤,主力折戟风云庄,留守人马不多,乃是千载难逢的良机,若是不图,待其伤愈以及主力回归后,怕是再难有如此良机,一力坚持立刻出兵,并联系程万里、侯蒙二人,打算集结三地之兵力,先行拿下梁山水泊,让李俊辰等人无家可归。

    不仅如此,就连远在河北之地的宋江,听说这个消息之后,也是兴奋异常,觉得他一直以来等待的机会终于等来了,是以连忙召集起晁盖、吴用、花荣等人商议,看看有没有办法火中取栗,既能借助的官府的力量剿灭梁山,又能收降梁山众将,以增加自己的筹码,从而入得朝廷之眼,得以招安,镇守一方。

    却不想他兴冲冲地将这个消息告知了众人,穆弘、燕顺等人自是唯宋江马首是瞻,全力赞成,让宋江也是颇为高兴,只是当他看到晁盖、花荣二人低头皱眉不语,吴用闭目沉思时,不由心中一凉,面上却是强自镇定,笑着对三人道:“保正、学究、花荣兄弟,小可适才所说之事,你们是怎么看的,不妨说来听听,在座的都是自己兄弟,就算说错了,也没人会说什么,是不是啊!”

    穆弘、燕顺二人冷冷一哼,心中对于晁盖等人自是大为不满,正要出言相讥时,却看见宋江那颇为严厉的眼神,只能忿忿地将头扭到一边,将所说之言吞回肚中,晁盖长叹一声,缓缓抬头看着宋江,“公明贤弟,难道说我们与俊辰兄弟,与梁山就不能共存吗?如今俊辰兄弟为小人所伤,若是我们也兴兵进犯,那岂不是正和了那些奸臣之意,贤弟莫要行此等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啊!”

    “是啊!宋江哥哥,无论如何,他梁山对我们总有救命之恩,若是我们如此落井下石,到头来只怕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啊!”花荣也在一旁出言附和道。

    宋江听了还没有说话,在一旁憋了许久的穆弘是再也听不下去了,用力地一拍凳子,霍地站了起来,指着晁盖、花荣,厉声喝道:“姓晁的、姓花的,你们两个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要知道如今你们是在河北,是在宋江哥哥这里,哥哥为众家兄弟谋出路,你们却在这里扯后腿,既然这样,你们干脆去那梁山好了,还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作甚!”

    “你…”晁盖的面皮顿时涨的通红,伸手指着穆弘,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穆弘面上带着一丝隐晦的得色,“你什么你,还不是……”

    “好了!穆弘兄弟这是说的什么话!”宋江不等穆弘把话说完,直接看口斥道,“保正和花贤弟也是自家兄弟,往日里对我更是有恩,你这般说他,岂不是就是再说我宋江,还不赶紧给保正和花贤弟赔个不是!”

    宋江发话,穆弘哪敢不听,只得悻悻地走到晁盖和花荣的面前,朝着二人一抱拳,“小弟适才胡说八道,还望二位兄长莫要放在心上才是!”

    晁盖与花荣互视一眼,幽幽长叹一声,伸手扶起穆弘,轻轻拍了拍他的拳头,扭头看着宋江,面上还是带着不舍与不愿,颤声道:“公明贤弟,莫非真的要和梁山见个生死高下不成?”

    “唉!”宋江也是叹了口气,眼眶也是红了起来,“保正,你我自小相交,难道还不知我宋江为人?非是我宋江定要如此,而是那李俊辰行的乃是自取灭亡之路,想着用那些好汉的血,来染红他的前路,如今的朝廷,根本就没有重视那梁山,若是重视起来,又岂容他活下去,他死了也就算了,何必连累那些真正的英雄豪杰,如果我们能将他们争取过来,那么必定能入得朝廷法眼,到时候你们一同受朝廷招安,一同清君侧,灭奸臣,做流传千古的忠臣良将,总好过做这造反的贼匪来的好啊!这些话都是小弟的肺腑之言,还望兄长三思,以助小弟一臂之力!”说罢,更是一揖倒地。

    宋江做出如此姿态,顿时将晁盖逼到了绝境,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对俊辰说声抱歉,伸手将宋江扶起,“公明贤弟切莫如此,我晁盖自当唯公明贤弟将令是从!”

    “哥哥?”花荣听了,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万万没有想到,往日里一直将俊辰的仁义挂在口上的晁盖,竟会做出如此的选择,忍不住开口叫了起来。

    “花荣兄弟,我们终究还是要做出一个选择,不是吗?”晁盖似是知道花荣的意思,开口轻轻地说道。

    “终究…要做出一个…选择吗?”花荣默默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在这一瞬间,他似乎什么都明白,失魂落魄地坐了下来,低头坐在那里,不在言语。

    宋江对花荣及其了解,知道他心中一时难以接受,但是他能做出这副姿态,就已经说明他已然同意了自己的做法。

    既然晁盖、花荣都已同意,宋江便将目光投向吴用,吴用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宋江的目光,缓缓睁开双眼,朝着宋江一拜到地,“小弟吴用,愿为宋江哥哥所驱驰,虽肝脑涂地亦所愿也!”

    宋江一愣,他没有想到吴用竟会如此识时务,很快面上便是堆起了他一贯的虚伪笑容,伸手扶起吴用,“今得学究相助,无异于汉得韩信啊,相信此番我等征讨梁山,定能一举而下!”

    “愿为哥哥效犬马之劳,一举荡平那梁山!”穆弘等人纷纷起身,朝着宋江一抱拳,慷慨激昂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