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战董平
    董平搦战,一点都没有出乎林冲、朱武等人的预料,要知道如今的梁山上,对天下间的文臣武将、英雄豪杰,乃至于异域番邦的那些人物,都有专门的备案,不说梁山上所有人都会了解,至少对于林冲、朱武这些人而言,自是不会陌生。

    看着营门外满嘴秽语的董平,林冲笑着对朱武说道:“这厮真的就如同俊辰说的那般,冲动易怒,性子急躁,怕是比秦明都要急上几分,叫我看,喊他霹雳火倒是差不多!”

    朱武看了一眼衣甲鲜亮的董平,颇为不悦地摇了摇头,“穿的这么鲜亮,难道说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了吗?”

    “谁说不是呢!”李逵扛着两把板斧,满脸杀气地站在一旁,“就该像俺铁牛这样不起眼,才能…才能…才能…”

    看着李逵在那里埋头苦思的样子,众人都不禁地摇头笑了起来,李逵似乎也知道众人在笑他,黑脸不禁一红,口中嘟囔起来,“就知道欺负我老实人……”

    林冲不再理他,朝着朱武抱拳道:“军师,就让我下去会会这个董平,看看这厮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听得林冲要出战,罗延庆眼珠子一转,不着痕迹地捅了捅张勇,跟着朝林冲一抱拳,“林教头,朱军师,小弟自投梁山以来,寸功未立,如今这董平在营外搦战,依小弟看,这一仗便交由小弟来对付吧!”

    张勇反应也不慢,待罗延庆说完,亦是说道:“区区董平,也配要教头哥哥动手?自当由小弟出战,定当拿下此人!”

    朱武顿时乐了,一个罗延庆,一个张勇,两人分明就是林冲的副将,如今请缨出战,自是免不了要让林冲去为二人掠阵,面上不着痕迹的看了林冲一眼,微做沉吟,便即开口道:“就烦请林教头带着张、罗二位去与那董平见上一阵,只是那董平身为兵马都监,定然有着几分本事,三位莫要大意才是!”

    董平在营外叫骂了半天,已是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心头也是愈发的焦躁起来,“这贼寇若老是这般不肯出战,我几时才能得以剿灭,几时才能回得东平,娶得那娇滴滴的小娘子!”每每思及程婉儿,董平就觉得心头一片火热,仿佛又有了无穷的动力一般,纵马跑回自家阵前,厉声喝道:“贼寇闭门不出,我等岂能有所畏惧,全军听我号令,准备攻营!”

    董平别的不说,单说练出来的兵,素质还是非常不错的,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飞速地行动了起来,只是还没等队伍展开攻击,董平就听见身旁一个亲兵叫道:“都监快看,贼寇出来了!”

    董平连忙朝前看去,就见梁山陆寨寨门大开,一个黑脸虬须的将官,当先跑了出来,朝着董平这边大喝一声,“适才是哪个不知死的东西,在爷爷门前大声咋呼,还不速速上前领死!”

    董平听了,当真是气往上撞,仰天打了个哈哈,“我董平从军十余载,还没见过如此不知死活的东西,全军停步,待本都监先挑了这厮!”说罢,用力一夹战马,手中花枪在手中转了两圈,抖出两朵老大的枪花,分袭那人胸腹。

    那人似是吓了一跳,手中长枪用力一抖,双手一错,猛地一拉,长枪猛地长了一节,跟着使力一崩,崩开董平的双枪,跟着化枪为刀,自下而上一拉,准备给董平来个开膛破肚。

    董平哪里会把这样的招数放在眼中,冷冷一哼,右手枪一牵一引,化开力道,左手枪跟着一压,将那枪压在了下面,“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背国从贼的张勇,今日遇到本都监,还不速速下马受降!”

    张勇用力地抬了抬长枪,只觉得董平的枪重如泰山,丝毫不动,口中却是咬着牙说道:“我呸,你张爷今生生是梁山人,死是梁山鬼,要想张爷投降,你个小白脸做梦吧!”

    董平仪表堂堂,相貌英俊,这是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可是如今却被人说做小白脸,直将他气得三尸神暴跳,“今日不挑了你,爷爷就不叫董平!”猛地收回左手枪,左右双枪连续出击,张勇武艺本就不及董平,如今被董平这一阵抢攻,更是左支右绌,不多时便被董平在左臂擦出老大一条口子,动作也不禁慢了下来。

    他动作一慢,董平便乐了,口中兀自喝道:“让你降你不降,如今再想降却是晚了,你还是去死吧!”左手枪压住张勇长枪,右手枪化做流光,直冲张勇咽喉而去。

    只是他的动作快了,有人的动作比他还快,就见一道金光闪过,直去董平咽喉,董平大惊,连忙收回双枪,护在咽喉之前,哪知罗延庆这一枪是虚,见董平回枪自护,亦是收枪对着张勇道:“哥哥,你且回去少歇,这厮便交给我来对付!”

    大占上风之际被人坏了好事,董平的心头愈发地恼怒起来,怒喝道:“果然是贼寇,贼性不改,除了以多敌少,你们还会什么!你们有多少人只管上吧,今天你们来多少,爷爷就挑多少!”

    “哼!大言不惭,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罗家枪的厉害!”罗延庆年轻气盛,也是受不得气,被董平恶语两句,也就顾不上罗家枪法的大忌,直接抢攻起来。

    罗延庆这一攻,正中董平下怀,双枪左右一分,两条枪用力一压,压下罗延庆的錾金枪,跟着双枪一并,化二为一,中宫直进,罗延庆面色大变,心中暗道:“他怎么知道我枪法的弱点!”身子连忙向后一倒,使出一招“蹬里藏身”,这才避开董平这一击。

    招是躲过了,但是他的头盔也跟着落了下来,罗延庆不由大囧,咬咬牙正待再上时,就听林冲喝道:“延庆退下,这厮交由我来对付!”

    罗延庆听见林冲的声音,面上一红,狠狠地剜了董平一眼,调转马头奔了回去,经过林冲身边时,轻轻说道:“哥哥千万小心,这厮枪法古怪的紧!”

    林冲点点头,缓缓走了上来,董平见林冲亲自走了出来,不由大乐,右手枪一指,大声喝道:“林冲,你这个背国逆贼,也该轮到你出马了吗?还不速速来你董平爷爷枪下领死!”

    “哼!谁死还不一定呢!”林冲冷冷一哼,手中枪一抖,亦是如同罗延庆一般,抖枪中宫直进,看得罗延庆和张勇心中一颤,忍不住叫了起来,“哥哥小心!”

    董平见林冲也是这般没头没脑地攻了过来,心中暗喜,“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冲,果然名不符实!”手中双枪亦如适才一般,双枪朝下一压,跟着又是双枪一并,如同对付罗延庆一般,化二为一,中宫直进,“去死吧,林冲!”

    哪知董平双枪才至一半,就见林冲的长枪如同毒蛇一般,猛地向上一弹,枪身弯成一道弧线,枪尖朝着董平咽喉就是一记,董平面色一变,欲要收枪,却已是不可能,只能将头一缩,只觉得头上一轻,再看时,原来自己的头盔竟被林冲捅了下来。

    董平死死地盯住林冲手中的长枪,牙缝中狠狠地迸出三个字来,“白蜡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