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张清阵前扬威
    董平追着林冲跑了,看着官军阵上是一愣一愣,久久回不过神来,董平的副将左看看右看看,只觉得如坐针毡一般,终是咬咬牙,跑到张清面前,低头抱拳道:“张都监,我家都监追着贼将去了,现今该如何是好,还请张都监示下!”

    他来请示张清,却不知张清的心中也在骂娘,“你个董一撞,抢了老子的头阵,如今自己拍拍屁股去追林冲了,却留下这么个摊子让老子给你收拾,莫不是真觉得老子平日里太好说话了不成,你给老子等着,等破了这梁山,老子再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心里骂归骂,但是眼下的战事,还是要处理的,就见张清微微想了想,便道:“你为副将,当先统帅好你府所部兵马,在看军号令行事!”

    “得令!”副将听了张清之言,顿时如释重负,赶紧朝着张清一抱拳,扭头就往自己位置奔去,生怕张清会临时变卦。

    待得那副将走后,张清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抖马缰,就准备出马,边上的龚旺忽然开口道:“都监,要不由我和丁兄弟先上去和那些贼寇过上一阵,你先瞅个虚实,再上也不迟啊!”

    “是啊!还是让我和龚兄弟先上吧!”丁得孙板着一张脸,语无生气地说道。

    “诶!”张清随意的摆了摆手,开口道,“今日是我回归中原的第一战,无论如何都要打出我“没羽箭”的名声,我要让天下都知道“唐有王彦章,宋有张清”二位兄弟还是莫要再说了,下次有机会,再让二位兄弟大显身手!”

    张清都这么说了,龚旺和丁得孙还能怎么办,只能是齐齐一抱拳,“末将领命!”而后紧紧握住手中武器,将眼睛瞪得老大,待瞅见张清有何不对时,立刻飞马救援。

    张清不比董平那般急躁,慢慢地走到场中,横枪在背,戟指梁山阵上,厉声喝道:“兀那贼寇,你们莫不是以为董都监被你等诓走,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实话告诉你们,那是白日做梦,但有我张清在此,任凭你等有多少人,都和没有一样……”

    “好个口臭的小子,待老子来教训教训你!”梁山阵上的将领大多脾气火爆,最受不得就是张清这般口气和说话,顿时一个个暴跳如雷,张勇一马当先,长铁枪一扬,化枪为刀,朝着张清当头砍来。

    张清连忙举枪上迎,只是他一不以枪法着称,二不以力量见长,哪里能接得下张勇这含愤的一击,双枪相交之下,立刻将张清震的双手发麻,面上龇牙咧嘴起来。

    张勇一瞅张清的脸面,在感受一下手上传来的力度,不由心中大乐,口中亦是挖苦道:“就你这点本事,也敢学人为将,莫不是丢了为将之人的脸面,依我看,你还是莫要做什么将官了,还是去兔爷来的好些!”

    张勇这话不可谓不毒,就是寻常人听了,只怕也会怒火中烧,更莫说是张清这等人物,手上直接虚晃一枪,佯装败退,张勇正得意时,哪里会提防什么,直接便追了上去,后头观战的朱武见了,连声叫道:“不好,速速去唤张勇回来,晚了怕是要遭!”

    罗延庆领命,连忙飞马出阵,可是却已晚了,张清见张勇赶来,暗暗放慢速度,悄悄地在囊中取出一颗石子,趁着张勇赶上,心花怒放之际,猛地拉住马缰,石子如流星一般脱手而出,直奔张勇面门。

    张勇听见破空之声,大惊之下连忙侧身躲避,可是距离实在太近了,纵是躲又能躲到哪去,嘴角处被打个正着,顿时鲜血横流,疼的张勇是眼前发黑,差点掉下马去,只能抱鞍伏在马上,任由战马自己往自家阵上奔去。

    张清见状,连忙拉转马头,往张勇赶去,准备给他补上一枪,只是他的飞石功夫的确过人,可骑术和枪术却都有些惨不忍睹,待他赶到张勇身后,罗延庆早已飞骑赶到,“贼寇敢尔,吃我一枪!”手中錾金枪分心便刺。

    张清也算胆大,视罗延庆这一枪为无物,又是摸出一块石子,照着罗延庆便扔了过去,正中罗延庆脉门,罗延庆吃疼之下,“哎哟”叫了一声,手中的錾金枪哪里还能握住,直接掉在了地上。

    罗延庆失了武器,哪里还敢逗留,捂着手调转马头,直接护着张勇便往本阵奔去,张清估摸着就算追上去,也难杀得了二人,索性勒住马匹,大声笑道:“慢些跑,我不追你们!”

    张清的态度直接激怒了梁山阵上的众将,李逵也不等项充、李衮舞牌护住他,就提着板斧杀了出来,只是以他那身不蔽甲的样子,不正是张清的活靶子!

    就见张清摸出一块石子,微微瞄准李逵面门,便掷了出去,不想李逵竟然学聪明了,直接用两把板斧护住自己面门,就听“砰”的一声,石子砸在板斧上,冒出点点火星,李逵撤开板斧,咧嘴一笑,“还玩这招,真以为俺铁牛傻吗…哎哟…”

    李逵还没乐完,嘴角和手腕同时吃了一块石子,疼的他立马叫了起来,板斧也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他的脚上,疼的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清见了,连忙催动战马,以其取了李逵性命。

    “找死!”

    “兀那小子,真以为梁山没人了吗?”

    眼见张清的嚣张,梁山阵上接连响起两声暴喝,韦豹和呼延灼同时飞马而出,一人掣锏,一人持鞭,就如唐时秦琼、尉迟恭一般,一左一右地杀本张清。

    “来吧,今天来多少爷打多少!”连打三将的张清已然信心爆棚,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韦豹和呼延灼,更是连枪都懒得用,直接将枪横在马上,自囊中取过四块石子,一抖手就按着两前两后的手法,照二人扔了过去。

    二人也不遑多让,直接挥动手中家伙一封,击落第一块石子,却不想张清这次玩了个花样,他们才击落一块,第二块就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二人一时反应不及,正中手腕,钢鞭和金锏也随之落地。

    二人的功夫都在双上,如今只剩一支,哪里还敢上去迎敌,连忙掉头跑了回去。

    张清飞石连打五将,官军阵上士气如虹,气势更是暴涨,在龚旺、丁得孙的指挥下,大声的呼喝起来,唬得梁山阵上人心渐渐浮动起来。

    朱武左右看了看,见众将面上据俱是有些难看,不由得叹息一声,低头道:“看来只能先行收兵,再做计较了……”

    “踢踏踢踏”的声音自边上传来,“军师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若要撤兵,还先等我和他见上一阵再说!”

    朱武抬头去看,就见王寅一抖钢枪,一牵胯下马,缓缓走了出去,赶紧扭头吩咐道:“给我把鼓擂起来,放声吆喝起来,给王寅将军助威!”

    一时间,梁山阵上鼓声齐动,直把官军阵上的声响压了过去,张清听在耳中,冷冷哼了一声,“嗓门大不算本事,有能耐赢了我再说!”长枪朝着王寅一指,“本将连打五贼,你还有胆出阵,算你是个人物,有资格让我记住名字,报上你的名姓来吧!”

    “某,江南王寅,你的索命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