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李逵戏董平
    张清携愤而来,爆发出了自己百分之两百的战斗力,他麾下的士卒有感于龚旺和丁得孙平日的救助和爱护,亦是爆发出自己最强的战斗力。

    只是他们拼尽了全力,局势依旧在朝着败北的方向发展,不是他们不拼命,不奋勇杀敌,而是应了那句老话,“双拳难敌四手”,原本还有龚旺和丁得孙可以帮张清指挥手下,可如今只剩张清一人,既要自己杀敌,又要指挥作战,他又哪里能忙的过来!

    就在张清勉力支撑着要为龚旺和丁得孙报仇的时候,远离战场许久的董平竟突然跑了回来,正在那里看得正爽的东平府副将不由得面上一愣,心中却是在暗骂梁山没用,尽然把董平放了回来。

    董平到底还是东平府兵马都监,那副将纵然再是不愿,也只能是陪着笑脸,“都监追敌归来,定是斩将而回,这番回去……”

    “啪”,董平不等他说完,就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扇得那副将的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就见董平一指败势尽显的张清所部,厉声喝道:“TND,张都监在那里拼死血战,而我东平府的人马却在这里作壁上观,以后传了出去,你让我董平和东平府如何在天下、在朝廷立足!全军听我号令,目标梁山贼寇,给我杀!”

    同样都是官军,东平府的人马坐看东昌府人马拼命,心中早就是憋了一口气,若不是那副将执意不让他们上去助阵,只怕他们早就冲上去助阵了,如今董平一声令下,岂不是正中他们下怀,口中齐齐呼喝一声,举刀挺枪杀了上去。

    手下不惧战,是将领最为高兴的事,董平也不会例外,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扭头狠狠地剜了那副将一眼,手中双枪舞了一个枪花,也是纵马杀了上去。

    那副将铁青着脸,眼中全是阴霾之色,戾气在他眼中一闪而逝,恶狠狠地朝着地上啐了一口,也是舞起了手中的大刀,冲了上去。

    东平府的人马的加入,犹如给了张清所部一支强心剂一般,在将败未败的边缘稳了下来,董平舞动双枪,连挑几名军士,杀到张清身边,对张清喝道:“张兄,如今这是怎么回事,怎地就厮杀到了一处!”

    张清挥枪挑了名军士,一脸悲愤地看了董平一眼,语中带着一丝悲怆,“TND,董一撞,你还知道要回来,老子的兄弟全叫这些草寇给害了,不给兄弟报仇,老子还能干什么!和这些草寇把酒言欢吗!”

    董平对龚旺和丁得孙的身手也是有所了解,更多知道他二人和张清情同手足,如今乍一听二人出事,心中也是吓了一跳,虽然他也有过那么一瞬的怀疑,可看张清的表情也不似作伪,当下开口道:“张兄,先不说旁的了,你我就一同杀草寇,为死去的弟兄报仇!你负责左边,我负责右边,今日不杀尽草寇,绝不收兵!”

    “好!”张清的理智有点渐渐地怒火所取代,几乎是完全不假思索的应了下来,他全然忘了,如果不是东平府兵马的突然杀入,他的麾下早已溃败,可纵然是有了东平府人马的相助,他又还能坚持多久!

    东平府人马的加入,自然是引起了正在冲杀的梁山将领的注意,只是没有人会将他们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多一支人马的加入,无非是延缓了官军的溃败而已,想要反败为胜,除非是着天罚这类事情的发生,否则他们只能是留在这里!

    董平舞动双枪,左冲右突,在他的枪下,无论是军士还是伍长,骑兵还是步兵,都是没有一合之敌,也让他心中渐渐退去不敌林冲的晦气和阴影,重新升起一种意气奋发的感觉,可是当他环眼战场,却是悲哀的发现,他的手下也好,张清的手下也好,几乎都是在被梁山人马分而聚歼,让他的心中才升起的感觉,又渐渐地熄灭下去。

    只是他到底还是边军出身的将官,心里还是有着几分血性,暗暗将牙一咬,一丝腥味流入口中,“要老子败,老子也要啃下你们一块肉来!”

    董平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李逵身上,他已经注意到,这黑厮这官军的队伍中横冲直撞,见人就砍,好几次官军要结成阵势,都是被这厮蛮不讲理地硬冲了进来,最终无法结阵,虽然这黑厮的身上也有着几道枪伤和刀伤,可就看他那一身的粗皮,就可以知道,这些伤对他也就是挠痒一般,起不到一点作用。

    “黑厮,你的死期到了!”董平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舞动双枪朝着李逵杀了过去,李逵正杀得兴起,哪里还会注意有个死神正在靠近他,猛然间就听见一声暴喝,“去死吧,黑鬼!”一道雪亮的枪影出现在了李逵的眼中。

    李逵的性子本就粗野,如今有人想要取他性命,他又岂会让他如意,手中板斧一举,口中发出一声受伤野兽般的嘶嚎,朝着董平的大腿变剁了上去,“你要老子死,也得把你的大腿留下!”

    董平要李逵死不假,可是他更爱惜自己,用一条腿来换一条命,或许有的人会这么干,但绝对不会是他董平,更何况他眼角的余光已经瞥到,林冲不知何时回到了战场,正朝着自己杀了过来,赶紧将花枪变挑为抽,狠狠地抽在李逵的右腕之上,自己也是奋力地一牵战马,才算是躲过了断腿之厄。

    李逵浑然不知董平收手的原因,只道是董平怕了自己,咧嘴一笑,“小白脸,瞧你这长的怪俊的,就和兔爷一样,还是赶紧走吧,若是打坏了,岂不是怪可惜的!”

    董平微微一愣,他也知道这黑厮说不出什么好话,只是这“兔爷”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下意识的开口道:“兔爷是什么东西?”

    李逵也不由傻了眼,随手砍翻一名士卒,想了想便不耐烦地回道:“老子也不知道,可能就是你这样的吧!”

    董平当真是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有心挑了李逵再走,可是那林冲已经到了自己身后,他只能是恨恨地剜了李逵一眼,舞动花枪朝着其他方向杀去,以躲开林冲。

    李逵见董平跑了,心中颇为奇怪,不由扯起了嗓子嚷道:“小白脸,拿着两杆枪的兔爷,不要跑,赶紧回来和你黑爷过两招!”

    李逵的嗓门本就大,如今更是扯开了嗓门喊,霎那间,他的声音便传遍了整个战场,让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去搜寻董平的身影,朱武等知道“兔爷”意思的人,自是笑得前仰后合,口中直道:“这头蠢牛,怎地又将这个名头安在了董平头上?”

    董平听了,却是险些掉下马去,有心回去和李逵拼命,可又怕被林冲缠上,再也无法脱身,只能是咬着牙,在心中暗暗咒着,“你这黑厮,给老子等着,早晚有一天,老子一定宰了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