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两府联军的破灭
    李逵自是不会知道,自己只是无意识的瞎嚷嚷,会给董平带来多大的困扰和麻烦,原本还在厮杀的双方,如今是只要董平经过,就会停下手中的刀枪,全部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想要看看这传说中的兔爷是个什么样子;倘若只是官军或者梁山人马,那就是更加的干脆,索性是停下脚步,在那里指指点点起来,彷佛就在那里议论,他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会被冠以“兔爷”的称号。

    董平怒了,直气得脸色发青,直想杀人泄愤,可他到底是朝廷将官,不能拿手下士卒泄愤,只能知怒吼一声,将手中双枪舞得如同车轮一般,再次杀入了梁山阵中。

    只是像他这么拉风的人物,走到哪里都会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梁山上下哪里还会放任不管,他才刚刚将花枪伸向第二名军士,边上就伸来一根白色的枪杆,直接将他的花枪引开。

    看见这白色的枪杆,董平哪里还会不知道来人是谁,牙缝中呻吟似的迸出两个字,“林冲!”

    林冲和董平逃了一路,追了一路,本想将他诱入埋伏,直接将他擒拿,却不想他在最后入伏前的一瞬,心灵神至地拉住了战马,居然调头返回了战场,让跑了一路的林冲和等了半天的阮小二的心里宛如一万匹草泥马跑过一般,哇凉哇凉的,白白准备了那么许久。

    阮小二自叹晦气,整顿伏兵收拾东西,林冲却自觉被董平耍了一道,哪怕是再有涵养,心中难免也是火气上涌,一路追着董平回到战场,定要擒下他,以疏解自己心头的怨气。

    哪知董平也甚是溜滑,就是不和林冲交手,若不是李逵那一嗓子,只怕林冲到了这会也甭想和他过招,既然打上了,林冲自是不会再让董平走脱,一根白蜡杆舞开,直将周围的士卒全部逼了开去,根本不能靠近,渐渐地只留下林冲和董平两人在那里交手。

    照说地方宽敞了,以董平往日的性子来说,应该是和林冲放开手脚大战一场才对,可不曾想董平却是畏畏缩缩,一副不太愿意和林冲交手的样子,打了没几招就开始往人多的地方拍,林冲到不容易才追上他,又怎么会放过他,自是追了过去。

    董平这一跑,却是将官军最后的一丝士气也泯灭掉了,加之他这般跑,无形之中也将自家的阵型冲的七零八落,原本还可以抵挡一会的地方,被他这么一冲,立刻就乱了起来,顷刻间就被攻破。

    仗打到这个份上,是人都知道两府的联军大势已去,官军的士卒也渐渐地乱了起来,更有甚者是直接抛下手中的刀枪,扭头就跑,唯有那一心要为兄弟报仇的张清,仍旧带着自己不剩多少的亲兵,和梁山兵马做殊死的抗争。

    董平好容易摆脱林冲,刺死几名军士,挤到张清的身旁,急切道:“张兄,我们今日已经败了,还是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走?”张清的面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忽地收回长枪,伸手在枪尖在一抹,顿时就见手掌上满是鲜血,张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开口道:“老董,你走吧!我是不走了,今日如果能给两位兄弟报仇也就罢了,若是不能,我也就和他们死在一起了,你日后遇见了侯知州,替我说上一句,我张清绝对没有丢他的脸!”说完,也不再董平一眼,带着身边最后的亲兵,迎上了梁山人马。

    张清这么说,心中务必就没有存下一个董平留下和他并肩作战的想法,可是他却失望了。诚然,如果是一个热血男儿亦或者是重情重义之人听了,或许就会留下和张清一道作战,可是这人绝不会是他董平,他董平说好听一些那是识时务知进退,说难听一些就是一个天性凉薄之人,似这般人又岂会留下来,陪张清一道赴死,君不见原本轨迹中,何尝不是这厮拖着张清一起去送死的!

    就见董平脸上青一块红一块,死死地咬着牙,看着张清的背影,心中狠狠地说道:“要死你就自己去吧,老子还要留下命来,去安慰那娇美的小娘子!”一想到小娘子,董平的心中一片火热,直接调转马头,口中厉喝一声,“挡我者死!”手中的双枪舞的飞快,也不管是梁山还是自己手下,都是一枪刺死,径直杀开一条路,跑了出去。

    董平的此举显然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就是东平府的官军也没有想到他们的都监会做出如此事来,一时间都是难以接受,甚至于都是忘记了挥舞手中的武器,任由梁山屠戮,诸如李逵这等杀星,他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动手,只要你横在他眼前,他就是一斧子上去,砍死了再说。

    也就是林冲等人见机的块,发现了官军的异常,连忙高声呼道:“放下武器,投降免死!”

    “放下武器,投降免死!”

    劝降声的传来,对于那些心中无法接受董平抛弃他们的士卒来说,无疑是压倒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第一声“哐当”声的传来,很快就有第二、第三声乃至于更多抛下武器的声音传来。

    李逵这厮旁的或许没有记住,但总算是记住了俊辰的一句话,“放下武器的人,就是俘虏,不允许任何人有杀俘行为!”看见面前的士卒扔掉了手中武器,这厮收回手中的斧子,咧嘴一笑,“算你小子运气,若是慢些黑爷的斧子就上来了!”直接抛下这个士卒再去寻找新的目标。

    可是当他抬头寻找目标时,他才发现整个战场上除了张清还在负隅顽抗之外,竟然已经没有了打斗的声音,不过哪怕是张清,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不由得嘟囔起来,“怎地就全部投降了,不能再留几个让俺过过瘾?”

    林冲离得近,听他这么说,不由得眉头一皱,开口喝道:“铁牛、你这黑厮又在这里胡说八道,若是让俊辰知道你这厮杀俘,少不得要好好收拾你,再关你十天八天的小黑屋!”

    一听要关黑屋,李逵立马跳了起来嚷嚷道:“林教头,话可不能乱说,俺可是从没干过杀俘的事,俺就是发发牢骚罢了,哪会真干这给哥哥丢脸的事!”

    林冲点点头,“你知道就好,要不我交给你一个厮杀的差事如何?”

    李逵一听要厮杀,顿时瞪大了两只牛眼看着林冲,硕大的脑袋不住地点着,“好好,林教头有什么厮杀的活要交给俺,俺保准给你办的妥妥的!”

    林冲的长枪一指董平跑走的方向,“那董平乃是东平府兵马都监,如今顺着这条路跑了,你去把他捉回来,我就算你大功一件,如何?”

    “好嘞,林教头您就请好吧,俺一定把这厮逮回来!”李逵说罢,扛起两把板斧,撒开双腿就朝林冲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樊瑞待李逵跑远,有些担心地对林冲道:“教头哥哥,李逵这厮脑子容易犯拧,而且以他的武艺,冲锋陷阵可以,但和董平这等高手比起来,怕是远远不如,如今他一个人追去,怕是会出什么事吧,要不我带些人过去,也好帮他一把!”

    哪知林冲摇摇头,看着渐渐没影的李逵,说道:“董平一心逃跑,又那是李逵能追上的,再说这厮嗜杀,两军对垒倒还罢了,如今官军以降,留着这厮在这里,难保不会出什么事,还是让他出去跑跑,待他跑不动时,便自会回来,总比他留在这里帮倒忙来的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