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九十章 无耻之人的聚首
    李逵满心兴奋,提着两把板斧,一口气跑出了五、六里地,心头的兴奋劲这才慢慢消退,到了这会,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林冲消遣了,抬头四下看看,觉得自己在怎么跑,怕也是赶不上董平,只能是嘴里嘟囔着,提着两把板斧,踢踢踏踏地往自己寨子走去。

    董平自是不会知道李逵在后面追他,若是知道的话,怕是他根本就不会跑,他所怕的乃是林冲赶来,要知道他对林冲的害怕已经是深入到他的骨子里了,只能是闷着头,不辨方向的随意奔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出了多远,他胯下的战马早已跑的是口吐白沫,到了这会终于是坚持不住,呜鸣一声,轰然摔倒在地,马背上的董平措不及防,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也许是激战再加上逃跑,耗费了他太多的体力,以至于他摔倒后,一时间竟无力从地上爬起来。

    许久许久,董平终于从地上缓过劲来,慢慢地爬了起来,看了一眼倒毙在地的战马,他忽然就和疯了一样,冲着马尸又打又踢,口中似疯了一般地咆哮着,“林冲,梁山,你们这群狗东西,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为什么不能痛快些让老爷杀了你们!程万里,你个老不死的,就你那德行,也能生出那等女儿来,老爷看上她,那是给你面子,你TND还敢拂老爷面子,老子要把你满门都给血洗了!”他全然没有了往日的英风俊朗,只知道在那里歇斯底里地吼着,彷佛这样才能把他心中郁结着的怨气完全地发泄出来。

    打了一会,也许是打得累了,他颓然地坐了下来,眼中满是迷茫之色,他知道,今天他留下张清,自己一个人逃了出来,这件事怕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江湖和大宋官场,不要说是东平府,怕是整个大宋官场都不再会有他的立足之地,就算是边军也是一样!

    既然仕途已然没有了指望,那么唯一还能走的就是绿林江湖道,可是他兴兵攻打梁山,又恶了绿林三大势力之一,怕是这条路也不是那么好走了,思来想去,董平还是想不出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就在他苦思出路的时候,忽地隐约听见前方有着一丝人声传来,“这个鬼地方怎么还会有人?”董平先是一愣,但是很快便清醒归来,心念也为之一动,起身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摸了过去。

    没花多大的功夫,董平便摸到了传出声音的地方,透过密密的草丛,他依稀可以看见一个文士打扮的人正在那里对着一个身材矮小之人说话,“哥哥,我已派探子打听清楚,那东平、东昌两府抢先出兵,结果却被那梁山打得大败,如今再想要州府出兵梁山,怕已是不可能了!”

    那个矮个之人听了,似是沉默了许久,方才哑着嗓子说道:“学究先生,你说我们这不远千里地跑来这里,就为了能够火中取栗,攻下梁山,以成全我们兄弟的前途,可这么好的机会竟被程万里他们就这么浪费了,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么浪费机会是很可耻的吗?”

    “哎…依着小弟来说,这梁山虽好,可比起河北来,还是要差上了许多,而那田虎为人暴虐,手段残忍,手中众将除了寥寥几人外,几乎无人愿意拥护他,公明哥哥何不取而代之,占据河北大地,进一步可以招安,成为一方节度使,主掌军政,听调不听宣,退一步也可割据一方,成为田虎、方腊那般的存在,岂不远远好过那梁山?”那文士想了想,开口劝道。

    “公明?”董平只觉得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但急切见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只是他正思索间,没有注意自己身在何处,一掌拍在了树上,那树哪里经得住他的手劲,直接就被拍的乱晃起来。

    这么大的响动,自是惊动了正在叙话的二人,也惊动了守卫在二人身周的守卫,就听得一声暴喝响起,“什么人胆敢躲在这里偷听,还不赶紧与我滚出来,再不出来,就休怪老子不客气了!”

    董平倒也光棍,直接便站了出来,适才那暴喝之人见董平多的如此之近,心中也是一惊,上下打量了董平一番,又派人四下里查探了一番,待确定只有董平一人后,暗暗对董平翘了翘大拇指,“你小子是个人物,居然敢躲在这里偷听公明哥哥说话,今天也就是遇上公明哥哥,遇上旁人怕只是早就砍了你,”他在那里喋喋不休地说了一阵,但见董平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只能是摆摆手,“也罢,公明哥哥要见你,你便跟着我吧!”说着,便点起两名手下,押着董平走到了宋江面前。

    宋江抬头看着董平,只觉得他英朗不凡,气度过人,不由得心中甚是喜爱,开口问道:“这位兄弟,还未请教你尊姓大名?不知你为何要躲在那里偷听我等谈话?”

    “哼!真是笑话,这天下之路自有天下人走,难不成这路还是你家开的不成!”董平哼了一声,颇为不爽地斜了宋江一眼。

    宋江还没有说话,押着他过来的穆弘脸上却是变了颜色,正待要指挥手下,给董平一个好看时,就见宋江走到董平跟前,在董平那诧异的目光下,搀起董平受伤的左手,指着手上的伤口,和颜悦色地说道:“若是小可没有看错,将军应该就是东平府的兵马都监董平,而这个伤就是被那梁山贼寇所伤吧,将军当真是受苦了!”

    董平自到东平府后,哪里会有人和他这般说话,让他一时颇为感动,长长的叹息一声,“在下正是董平,还不知道这位官人如何称呼?”

    “这位哥哥,便是江湖上人称“及时雨”的宋江宋公明哥哥!”一旁的穆弘抢着介绍了起来。

    “什么!”董平不敢置信的看着宋江,眼中满是惊异,朝着宋江一抱拳,“江湖中久闻哥哥大名,不想今时今日方才得见哥哥的面,当真是喜出望外!”

    宋江摆摆手,搀起董平的手,说道:“都是些虚名,做不得真,倒是董将军出兵梁山,怎地会流落至此?”

    董平眼中闪过一丝不忿,将自己出兵的是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当然他全部隐去了自己单独逃跑的事,而是将全部的责任全部推在了程万里的身上。

    宋江是何等人,厚黑的宗师,哪里会听不出董平话中的真假,但是这些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不露痕迹地与吴用交换记眼神,对着董平道:“那程万里怎能如此不明事理,怎能做如此棒打鸳鸯之事,还让董将军只带五千人马去攻打梁山,这分明就是要借梁山之手除去将军啊!”

    董平的心中对程万里本就怨气颇重,再被宋江不露痕迹地一挑拨,更是恶向胆边生,眼中戾气一闪而过,朝着宋江一揖到地,“哥哥,我与那程家小娘子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已是私定终生,只求哥哥能成全董平与程家小娘子,今生今世,董平愿任凭哥哥驱使!”

    宋江不动声色地一笑,赶紧扶起董平,“董平兄弟,你且放心,愚兄无论如何都会达成你的心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