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这个畜生
    城门的打开,对于穆弘等人来说,是高兴不过的事了,他们知道,他们期待已久的烧杀掳掠终于可以开始了,待厚重的城门打开约莫可以通过两人时,穆弘越过董平,高举大刀,厉声呼道:“弟兄们,都跟着老子杀进去,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所有的东西都是咱们的!”

    说实在的,这些愿意跟着宋江的手下,虽然都相信宋江能带给他们一个更美好更光明的前途,但是遇到这种能烧杀抢掠的时候,他们隐埋在心底的那种嗜血、嗜杀的基因,就如同被激活了一般,亦是随着穆弘的吼声,高声应和了起来。

    程万里听到这个声音,哪里还会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顿时吓得面色发白,很深颤抖,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不住地嘟囔着,“这…这…这…这该如何…如何是好啊!”

    若遇到老成些地卫官,自是知道这种时候应该立刻放箭,然后紧闭城门,可是程万里当初为了贪功,将老成、有经验的军官全部派给董平,让他带着去攻打梁山,留下的来的都是他从汴京带来,靠着溜须拍马混上来的酒囊饭袋。

    这样的货色哪里懂得统兵打仗,程万里虽说是一府之首,但到底是个文官,不通兵事到也还罢了,你是城门卫官,居然也不通兵事,至于与比程万里抖的还厉害,口中还不住地问他应该怎么办,这仗哪里还需要打,或许举城投降还来得好些吧。

    穆弘可不会管他们怎么样,一马当先地冲进到了城门洞里,直接挥刀砍死两名不知该开门还是关门的士卒,剩余的士卒见到尸体和鲜血,哪里还有胆子留在那里,口中大喊一声,“妈呀!贼寇杀进来了,快跑啊!”直接调头就跑。

    穆弘见到他们这样的表现,不由得哈哈一笑,直接翻身下马,劲灌双臂,猛地吐声气,用力地推开城门,跟着提起大刀大声地招呼道:“孩儿们,跟着爷爷进城吃香的喝辣的去!”

    城门洞开,东平府就像是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女子一般,更何况在宋江阵中还有深知东平府现状的董平,知道守军无多的喽啰,自是不会客气,一窝蜂地朝着城内涌去。

    董平自是慢了一拍,看着一窝蜂地涌向城中的喽啰,他的心中忽地不忍起来,他自是知道这些人进城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出于昔日东平府兵马都监的本能,他牵马朝前走了几步,就听得城头上传来声嘶力竭的怒吼,“董平!匹夫!逆贼!往日我从不曾亏待于你,城中的百姓又与你有何冤仇,你要这般地对我,这般地对待城中百姓!”

    这个声音对董平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心中仅存的一点善念,全在这个声音出现后泯灭不见了,就见他面色狰狞地抬起头来,看着城头上颤颤微微的程万里,双枪并指,怒吼道:“昏官!你平日里几时把我当人看过,有事时就识得老子,没事时就将老子赶走,老子几次上门提亲,你个昏官就是不允,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这就屠了你满门,在屠了这满城的百姓,再拿了你那女儿,老子用完了给兄弟们用,兄弟们用完了,老子就把她卖到青楼去,叫你程家永世不得翻身,死了也不能闭眼!”狠狠地朝着马屁股抽了一鞭,朝着城里猛地冲去。

    程万里闻言,再看见董平的动作,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身子,轰然摔倒在地,身周的幕僚赶紧上前将他扶起,就见他满脸泪水,口中不住地说着,“冤孽,孽障啊!都是老夫害了这合城的百姓啊!”

    那幕僚也是个怕死之人,听程万里这般一说,赶紧开口劝道:“大人,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再不走就怕是真的走不了了!”

    程万里泪眼婆娑地看了他一眼,微叹道:“走?我还能走到哪去,莫说我的身子撑不住,就是撑得住,那夫人、小姐又该怎么办呢?”

    那幕僚听了,心中顿时凉了半截,还想要再劝时,程万里看了他一眼,摆手道:“你还是走吧,你还年轻,有着大好的前途,莫要留在这里陪着老夫一起送死,日后若是有机会……”程万里说到这,忽地自嘲似的笑了笑,“算了,我和你说这干什么,快走吧,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那幕僚心中感动,赶紧跪下朝着程万里“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后转身就朝城下奔去,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才跑到楼梯这里,就觉得心口一疼,他低头去看,就见两杆花枪狠狠地扎在他的心口,将他整个人扎了个通透,“董平,你…你……”只是那董平哪里还会容他说话,直接就是飞起一脚,将他的尸身踹得飞了出去。

    程万里看着一个大活人,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变成了一具尸体,心中不害怕自是不可能,只是他到底还是有着儒生的风骨,让他不愿在贼寇,尤其是董平面前失了面子,冷冷地看着他说道:“董平,你这个畜生,我当初怎么没有看出你这畜生脑后生者反骨,还将你从王禀手下救出,带来这东平府,委以为兵马都监,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

    “嘿嘿!”董平甩了甩枪上的血水,阴笑了两声,“你有今日,都是怨你自己,若是你早日将你女儿许配与我,又哪来今日之事,说不得我还要保你周全……”

    “畜牲啊,畜牲!”程万里眼中已是没了泪水,有的只是愤怒,“老夫就是死,也不会将婉儿许配与你!”

    “哈哈,现在可由不得你做主了!”董平仰天大笑,忽地作出侧耳倾听之状,“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如此多的惨叫之声,这声音还真是悦耳,早知道,老子也应该好好杀它几回才是!”

    如果目光能杀人,那么董平已然不知被程万里杀了多少次,只是可惜如今的程万里已经被董平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是哆嗦着手指着董平,以发泄心中的愤怒。

    “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吗?”董平阴阴地笑了笑,手中的花枪舞了朵枪花,“那么,我们就下辈子见吧!”花枪猛地向前一递,朝着程万里分心便刺。

    程万里看着来枪,纵是万般不甘,也只能暗暗地闭上眼睛,心中默念道:“夫人、婉儿,我们来生再见吧!”

    只是让他和董平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花枪临体的那一刻,不知何物竟然击中了他的枪头,使得枪头一歪,居然擦着程万里的身体偏了过去。

    董平大惊,四下里看了看,厉声喝道:“什么人,胆敢坏你爷爷的好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