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时迁戏穆弘
    可是却没人答应他,董平冷着脸又看了看,口中嘟囔了一句,“TND,别让老子知道你是谁!”

    复又转过脸看着程万里,“老东西,你就没想着有人会来救你了,你给给我去死吧!”一个箭步上前,将程万里踹翻,一脚踏在他身上,手中花枪高举,打算狠狠地钉上他一枪。

    可是还没等他扎下去,就听见脑后传来破风之声,他下意识地一低脑袋,可手腕上却是一疼,一支花枪随之掉了下来,将程万里大腿上刺出一个血洞,引得他嚎啕大叫起来。

    董平连吃两记暗算,面上不动声色地拔出花枪,阴霾的眼神四处扫视,可却没有发现一点痕迹,心中下意识地认为是宋江派人盯着自己,便拔起嗓子吆喝一声,“来人啊!”

    董平的叫声才末,就见楼梯口“蹭”地窜出两道身影,对着董平一抱拳,“董都监,有何吩咐!”

    董平心中冷笑,果然还是不放心我,派人在监视我,手中花枪一指程万里,“这厮便是这东平府知府程万里,你二人将他绑了,好生看着,一会送与宋江哥哥处置!”说罢,头也不回地下了城楼。

    两名喽啰只是奉了吴用和穆弘二人的命令监视董平,却不想会有这么大的馅饼掉在头上,当下是喜出望外,正待要将程万里捆绑起来时,只觉得咽喉处一疼,便失去了知觉。

    一道黑影出现在了两具尸体和程万里的面前,口中喃喃自语,“哥哥怎么还不来,光靠我和手下那些人,可拖不住他们多久啊!”

    董平这里遭了两次暗算,殊不知城中各处屠杀百姓的穆弘等人亦是遭到了如此的待遇。

    穆弘才带着人洗劫了一家首饰铺子,带着大大小小的包裹,心满意足地走了出来,看见眼前四处乱窜的百姓,不由满意地点点了头,高声地嚷道:“孩儿们,还记得我和你们说过什么吗?现在就该是你们去表现的时候了!”自己更是一马当先,挥刀砍死了一名经过他面前的百姓,鲜血顿时溅了他满头满脸。

    这些喽啰见了血,顿时就化身成为野兽,一个个怪叫一声,举起手中的刀,朝着四处乱窜的百姓杀去,惨叫声也随之响起,穆弘听了,口中发出一阵阵狂笑。

    “杀啊,都给老子杀,杀他个干干净净!”穆弘不甘落后,一脚踹开一处民宅,看见宅中正抱在一处瑟瑟发抖的一男一女,狞笑一声,“你们给老子记住,老子就是梁山好汉,程万里那厮既然敢攻打我梁山,那么你们就和他一起去死吧!”手中刀光一闪,朝着二人头上就落。

    只是他的大刀才堪堪砍到那人的头上,就觉得一股大力撞在刀面上,使得他大刀一偏,只将那人的一缕头发削落,穆弘大惊,赶紧收回大刀护在身前,心神不定地看着二人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刚才使得是什么妖法?”

    可是那二人只顾抱在一起发抖,哪里还会搭理他,穆弘的疑心更甚,四处看了看,不觉得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暗算他,再度扬起手中刀,厉喝道:“老子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都给老子死来!”

    穆弘这一刀打定的乃是将眼前两人一起劈死的主意,用力之猛,几乎就是凝聚了他全身的力量,虽然暗处也是飞出了石块之类的东西,但是哪里还能动得此刀分毫,眼看那两人就要丧命倒下,时迁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手中柳叶刀直接就朝穆弘颈间抹去。

    穆弘没料到居然会有人躲在暗处,慌忙一低头,这才躲过这致命一刀,可是头上的发髻却被一刀抹下,顿时披头散发,好不难看,穆弘除了在李俊辰手上吃过瘪,几时还这等窝囊过,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也顾不得要杀那两名百姓,掉头就给时迁一刀。

    论武艺,三个时迁也不是穆弘的对手;但要论起轻功,十个穆弘也抵不过时迁,眼看穆弘一刀砍来,时迁哪里敢接,一个闪身跳出屋外,手上还不忘做个鄙视穆弘的动作,穆弘气结,不管不顾地追了出去。

    两人一追一逃,斗的是不亦乐乎,而此刻的城中,诸如穆弘与时迁的打斗,在每一个角落都有发生,只是时迁的手上虽然轻功高强,但在武艺上终究还是差了些,时间一长,慢慢地也开始招架不住。

    穆弘也是渐渐摸清了时迁的路数,冷冷一笑,“就这点本事也敢来偷袭你穆爷,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太长了不是!”

    时迁一个翻身,避开一刀,嘴里兀自不客气地回道:“你有本事就追过来试试,当心老子召来天上神将,直接就把你小子收了!”

    “哼,死到临头,还敢装神弄鬼,给我去死吧!”穆弘丝毫不为所动,手中大刀毫不停留地朝时迁劈去。

    说时迟那时快,穆弘刀才出手,就见一道金色的光华破空而来,狠狠地扎在穆弘手臂,穆弘吃疼,大刀“哐当”一声掉了下来,时迁见穆弘失了兵器,顿时又抖了起来,“怎么样,老子说召天上神将,就召天上神将,这就要取了你们这些滥杀百姓的畜生的性命!”

    穆弘剜了时迁一眼,狠狠地啐了一口,捂着手腕就跑开了,时迁见穆弘落跑,一口气顿时松了下来,瘫坐在地上,口中直道:“好险好险,时爷这条命差点就归位了!”

    且不说时迁如何,就说董平撇下程万里,去了他的府邸,就看见程万里的妻子坐于大堂之上,正神色如常的教训着下人。

    董平冷冷一笑,“老泼妇到了这个份上还在撒泼,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程妻或许对别的都不在意,唯独对“泼妇”这个词特别敏感,乍一听到这个词,立刻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董平喝道:“董平,你这厮好大的胆子,你适才叫我什么?莫不是觉得你是什么狗屁都监,就可以肆意妄为了!来人啊,给我把他拿下,乱棍打死!”

    程妻在程府内淫威甚重,那些下人哪敢不听她的,纷纷拿起棍棒,就朝着董平冲了过来,董平此来本就是为了杀人的,眼见他们冲来,岂不是正和他意,双枪一展,就杀了起来。

    这些下人哪里会是董平的对手,不大功夫便被他杀的血流成河,尸横遍地了,程妻虽然是泼妇心性,但又几时见过如此场面,顿时吓得尖叫起来,调头就跑,董平又哪里会放过她,几步窜了上去,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狠狠地掼在地上,花枪指着她的咽喉,“泼妇,往日里你对我百般欺辱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如今你落在我手,就给我去死吧!”

    “你杀了我,还想找到婉儿吗?”程妻知道董平的愿望,出于求生的本能,立刻将程婉儿说了出来。

    “哼!你死了,程婉儿一样是我的,你去死吧!”手中花枪倒持,不顾程妻口中的尖叫,狠狠地扎了下去。

    “娘!”一声凄厉的女声由远至近,传入了董平的耳朵。

    “无耻之徒,还敢在此行凶,给我撒手!”与此同时,一道强烈的劲风也是袭向了董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