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劫后余生的程万里
    宋江在听闻东平、东昌两府兵败,心道上天对己不公,不想却是阴差阳错地收得董平,又见董平有投效之意,于是便心生毒计,借董平诈开城门,然后将东平府上下屠戮一空,以此嫁祸梁山。

    此举一旦得成,不仅让宋室朝廷恨梁山入骨,必定举倾国之兵除之,而且更是打击了梁山在江湖以及百姓中的声望,从此不仅无人拥护梁山,甚至会仇视梁山,端是一举两得的妙计。

    宋江唯恐梁山派兵干扰,是以派出大量探子侦探,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李俊辰的人马会在这个时候返回,更加没有想到自己的计划竟然全被探破,面对李俊辰手下的精兵猛将,他只能是哀叹一声,仓皇退走。

    程万里被时迁救下,便一直在城楼上休息,亲眼目睹了李俊辰和宋江两伙人的冲突,在他看来,两伙人都是贼匪,都是叛逆,若是能拼个两败俱伤,或是同归于尽,那就是再好没有了。

    可现实往往不能如人所愿,在他看来人多势众的宋江一伙,竟然会如此不堪一击,不大功夫就被人打得七零八落,狼狈而逃。

    程万里心中哀叹一声,跪在地上仰头望天哭诉道:“老天阿,这是什么世道啊,为何会生出这么多的贼匪来,这让这合城的百姓怎么活啊,你若是能开开眼,就给满城的百姓指条活路吧!”

    他倒是希望上天能给他一点信息,一点希望,可左等右等都没有等来,反而等来一声他发自骨子里害怕的声音,“老爷!”

    程万里听见声音,身子不禁为之一哆嗦,慢慢地转过身子,就看见自己妻子、女儿在杨再兴的搀扶下,正走上城头,看见平安无事的程万里,不由得喜极而泣。

    程婉儿更是红着脸看了一眼杨再兴,轻轻道了声“谢谢”,然后便伸手扶着程妻,缓缓地走向了程万里,一家三口劫后余生,不由得抱头痛哭起来。

    哭了一阵,程万里似是想起了什么,朝着杨再兴瞥了一眼,开口问道:“你二人怎地会来此处?莫不是你们被那些贼寇掳了,押来此处?”

    程妻摇摇头,嗔怪道:“你这人老是在想些什么,还不是你提拔的那个什么董平,杀到府里想要害我和婉儿性命,幸得这位小兄弟出手,这才救下我俩的性命!”

    程万里听了,老脸上也为之一红,跟着便是露出了咬牙切齿的样子恨恨地说道:“董平这个白眼狼,老夫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方消老夫心头之恨!”兀自在那叹息不已,无外乎都是在叹自己有眼无珠,误用奸人而已。

    程妻见他在那里自怨自哀,无人搭理杨再兴,便悄悄地给程万里使个眼色,程万里方才省悟过来,在程婉儿和程妻的搀扶下,走到杨再兴跟前,缓缓说道:“老夫程万里,添为这东平府知府,多谢小兄弟仗义出手,与歹人手上就出拙荆和小女,不知小兄弟姓甚名谁,是哪里人氏?”

    杨再兴自是知道他就是程万里,心中甚是鄙视此人,遇到事的时候就怕的像个鹌鹑一样缩在那里,没事的时候就知道打官腔,如果不是俊辰再三关照他,一定要好生看护程万里一家,他真想调头就走,如今见程万里发问,只能是持枪抱拳道:“在下梁山杨再兴!”

    程万里一听到梁山,脸上立刻就垮了下来,只是当他听到杨再兴姓杨时,心中忽地一动,开口问道:“可是我大宋开国名将,金刀杨老令公之后,天波府的杨家?”

    “咦?”杨再兴面露惊异,“老官也知道我天波杨家,看来也不是太过无能,不是光知道搂钱啊!”

    程万里面色一黑,只是他心中打起了别的主意,只能是讪讪笑了笑,开口道:“原来是名将之后,老夫失敬!只是老夫有一言,放在心中,颇有不吐不快之感,不知当讲不当讲?”

    杨再兴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一句话分开几句说,文绉绉的人,眼见程万里也是这般,心中厌恶更深甚,冷冷一哼,便不在理他。

    程万里讨了个没趣,照理应该知趣,可是他不能,因为他不知道董平会不会回来报复,万一要是董平杀了回来,他手下没有一个武力出众之人,到时候如何能保得性命,他可是听自己夫人说了,杨再兴如何英勇,如何在董平的枪下救下自己和程婉儿,更是让他打定了要收服杨再兴的决心。

    面上强自尴尬地笑了笑,程万里再度开口道:“杨小兄弟是杨家将的后代,是忠良之后,如何能够做出这等从贼之事,依老夫拙见,小兄弟不如就留在老夫这里,老夫在京在自有故旧,待日后有机会,老夫定当保举小兄弟为将,就如往日杨家将一般,镇守边关,为国建功立业,博个封妻萌子,岂不是远比这落草为寇来的好,来的有前途,自是老夫为小兄弟所谋,不知小兄弟意下如何?”程万里抚须缓缓道来,在他看来杨再兴根本就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杨再兴耐着性子听着,听到后来不由勃然大怒,正待与程万里翻脸,就听的城楼楼梯处传来鼓掌的声音,几人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俊辰与许贯忠二人在余化龙、武松的陪同下缓缓地走了上来,杨再兴见状,快步走到俊辰跟前,抱拳道:“哥哥,再兴安然救下程万里一家,特向哥哥缴令!”

    俊辰面带笑意,轻轻拍了拍杨再兴的拳头,“辛苦了,再兴兄弟!”听得杨再兴心头一暖,挑衅似的看了程万里一眼,程万里的面色顿时黑了下来,就如同锅底一般。

    俊辰转头看向程万里,朝着他遥遥一抱拳,开口道:“这位想必便是程万里程知府吧!”

    程万里冷冷一哼,转过身去,不愿搭理俊辰,余化龙、武松等人见了,均是面露愠色,就想要好好教训程万里一番,却叫许贯忠伸手拦了下来,并示意他们不要轻动。

    俊辰丝毫不以为意,开口道:“程知府,或许你看不上在下,这也是情有可缘,毕竟官匪不两立,可是你可曾想过,我们这些你眼中的贼寇是怎么来的?还不是被你的主子逼出的,若是他收刮民脂民膏,乃是为了平定边患,平复四夷,那么我等也许还就忍了,可是他专门用来自己享乐……”

    “大胆!圣天子岂是你这等贼寇可以非议的!”程万里听不下去了,猛地指着俊辰,须发皆张地厉声喝道。

    “既如此,那么我等这便告辞!”俊辰见程万里丝毫听不进去,索性直接转身,带着众人朝着楼下走去,待走到楼梯口时,俊辰忽地停住脚步,开口道:“只是下次还有今日之事,程知府还是自己想想该如何是好,莫要想着还有我梁山兄弟来救你!”说罢,快步走下城楼,扬长而去。

    留下程万里夫妇城楼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说什么,而程婉儿看着杨再兴的背影,心中也觉得像是少了什么似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