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凌州来人
    陶震霆也好,张清也好,这两人的被俘,在梁山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张清也许还好些,他只是打伤了数人,哪怕是伤得最重的张勇,也只是希望伤好之后,与张清公平较量一场,并没有什么人要难为他,而他见到龚旺、丁得孙二人未死,心中也是颇安,许诺只要梁山只要治愈二人,他情愿带着二人归顺梁山。

    陶震霆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用镏金火枪打伤李俊辰,虽然只是受伤,但在梁山上下看来,这绝对是件不可饶恕的事情,陶震霆本人更是被定义为十恶不赦,为了商议出一个处死陶震霆的方法,聚义厅上吵吵闹闹商量了好几天,建议凌迟的,建议点天灯的,建议削“人棍”的,建议剥皮抽筋的,凡此种种,多得是数不胜数,而结果却是吵了几天也没有吵出个结果来。

    就在梁山上吵吵嚷嚷,定要商议出个结果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让此事迅速划上一个句号。

    在梁山的阵营中,有两员将领是来自凌州,而在凌州地界上,知州也好,兵马都监也好,团练使也好,都需要看另一个庞然大物的颜色行事,这个庞然大物就是曾头市。

    若是搁在以前,魏定国和单廷珪二人还在时,曾头市行事虽然霸道,但多少还知道收敛一些,虽然他们不怕这两人,但起了冲突的话,多少还是会对他们有所影响。

    可如今,魏、单二人归顺了梁山,凌州地界上在没有可以略微制衡曾头市的人,以曾家五子为首的曾头市行事起来就愈发的没有顾忌,横征暴敛,欺行霸市,抢男霸女,可以说是无所不为,无恶不做。

    凌州地界的百姓被盘剥的厉害了,不禁想起以前遇上这种事上,还有魏、单二人可以为他们做主,而如今上至知州,下到差役,几乎就没有一个人敢为他们说句公道话,让他们对官府也渐渐地失望透顶。

    “去找魏将军、单将军来为我们做主!”不知道是谁带头说出了这句话,但这句话却是说到了所有人的心里,与其留着被盘剥至死,不如搏一把,找人来为自己做主,于是乎,凌州的百姓自发地组织起来,朝着梁山的方向进发起来。

    可是凌州到梁山,路途何止千里,一路上山贼、官兵、野兽、疾病、饥饿,各种各样的灾祸接连而至,等他们到得朱富酒店时,人数已从出发时的三十多人骤减至两人,而且就是这两人,也是伤痕累累,虚弱不堪,随时都有暴毙的可能。

    也亏得朱富恰好在酒店,使得他俩捡回一条命,在朱富听他们说完他们的遭遇后,也不禁落下了同情的泪水,待两人略略恢复,便亲自送两人上了梁山,去寻魏、单二人。

    就在朱富护送二人上山时,聚义厅中还在为了陶震霆的事争论不休,邓宗弼、辛从宗、张应雷三人在得知陶震霆被抓到了梁山,不忍好友被处死的三人,亦是在喽啰的押送下,来到聚义厅,向在座群雄表示,只要梁山能够赦免陶震霆,三人愿意就此留在梁山,虽不能为之对抗宋室,胆却愿辅助张教头,为梁山训练兵马。

    就在众人商议时,有喽啰来到魏、单二人身边,言及有人来寻他二人,如今已到山上,二人先是一愣,随即起身告了个醉,便随着喽啰走了出去。

    待那两名百姓见到魏、单二人时,立刻扑上前去,抱着二人的大腿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道:“两位将军,二狗(强子)终于是活着见到你们了,我们好辛苦啊……”

    魏、单二人见到原本凌州的老乡,心中也是颇为激动,连忙将二人扶起,问起了他们离开以后,凌州的情况。

    不问还好,这一问之下,险些将二人的肺都气炸了,炮仗脾气的魏定国立时跳了起来,指着二人喝道:“既然你们都被那曾头市欺辱,那为何不一起反抗,就算你们不敢反抗,那为何只有你们二人来到梁山,其他人就不能结伴一起来梁山?”

    那个叫强子的百姓战战兢兢地说道:“魏团练有所不知,我们离开凌州的时候,一共有着三十多人,可是能够活着到凌州的只有我们两个了……”

    魏定国听完,狂怒地暴吼一声,扭头就往山下走去,单廷珪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急声道:“老魏,你这是要去哪里?”

    魏定国胳膊用了一甩,甩开单廷珪,指着强子二人厉声道:“他们都是你我在凌州的旧识,如今已经叫那曾头市欺负成这个样子,平白无故付出几十条人命,你能忍,我却是忍不下去,我这就下山,去找那曾头市拼个你死我活!”

    “啪”单廷珪见魏定国执意要去,情急之下,狠狠地扇了他一记耳光,揪着他的胸襟吼道:“你一个人济什么事,你能敌得过那曾家五虎几人?能是那史文恭和苏定的对手?能保证自己不中史谷恭的计谋?你这般去,到时候怕是连尸骨都找不到,你叫老子就这样一个人活着,叫我违背当年的誓言不成!”

    “那你叫老子怎么办?难道说就这么看着凌州百姓被他们这般欺辱致死不成!”魏定国用力地挣脱单廷珪的双手,戟指指着强子他们,朝着单廷珪厉吼道。

    “找哥哥!”单廷珪的眼中闪过一道坚毅,“哥哥素以汉家百姓为重,我曾听闻那曾头市乃是女真人的后裔,如今汉家百姓受异族欺辱,哥哥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魏定国听完,二话不说,拉起强子和二狗就往聚义厅走去,单廷珪连忙叫道:“你带着他们二人到哪去?”

    “去聚义厅见哥哥!”魏定国脚下不停,头也不回地回了他一句。

    魏定国拉着二人进了聚义厅,直接就跪了下来,厅中群雄被魏定国这个动作搅得面面相觑,均不知他这是何意,俊辰当先反应过来,连声道:“魏将军,你这是何意?在座的都是自己兄弟,有什么事起来再说!”

    单廷珪这时正好走了进来,连忙扶起三人,指着强子二人说道:“哥哥,这两位便是小弟和魏兄在凌州时的旧识,因受不了那曾头市的欺辱,特来寻小弟和魏兄,小弟身微力寡,还请哥哥为凌州百姓做主!”

    那强子和二狗也是心灵神至,赶紧接着单廷珪的话哭诉起来,只听得群雄一个个咬碎钢牙,恨不得那曾头市之人就在眼前,自己好将他碎尸万段。

    “反了天了!”栾廷玉一拍椅子把手,起身喝道,“吾昔日在祝家庄时,就曾听闻这曾头市是女真人的后裔,这群异族竟敢在我中原大地欺辱汉家百姓,莫不是欺我中原无人,哥哥,小弟愿带麾下兵马即刻出发,剿灭曾头市!”

    有了栾廷玉的带头,群雄纷纷起身,众口同声,都是要带兵出征,剿平曾头市。

    而辛从宗听了众人的话,也只觉心中热血沸腾,看了自己三名好兄弟一眼,就见他们也如自己一般,眼中闪烁着熊熊斗志,当即站了起来,对着俊辰道:“李兄,我四人也是汉人,那女真人欺辱我中原百姓,就如同欺辱我四人一般,若是梁山有意征讨曾头市,务必要带上我等四人,虽我等无颜与朝廷对阵,但对抗异族,是我辈责无旁贷的责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