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兵不血刃下凌州
    曾头市,梁山命中注定必须跨过去的一道坎,无论是原来的宋江、晁盖,亦或是现在的李俊辰,都是如此。

    李俊辰看着聚义厅中的熙熙攘攘,若是往日,只怕他早已皱起了眉头,只是今日,他的心中却是颇觉欣慰,因为他所听到的、看到的,都是梁山群雄发自心里对汉家百姓的维护和对异族的仇恨,“既然你赵宋视百姓为无物,喜欢去捧异族的臭脚,那么这汉家的百姓,就交与我梁山、我李唐来维护吧!”

    李俊辰原本还想着自己亲自带人下山,但却遭到了所有的人的反对,若是旁人,最多就是以他伤势未愈为理由,而林冲则是有理有据,说那所谓的曾家五虎到也还罢了,可那史文恭却是他的师弟,一身武艺之高,绝不在他林冲之下,更兼他有一手快箭绝艺,几乎就是百发百中,若是俊辰在有所闪失或者受伤,那么他们就真是万死莫赎了。

    群声韬韬之下,俊辰也只能熄了出征的心,在和许贯忠等人略作商议之后,便决定兵分两路,一路以杨志为帅,左谋为军师,呼延灼、韦豹、阎光、危招德等人为将,魏定国、单廷珪为先锋,直取凌州,以做基地之用,而后兵发曾头市之后,以成合围之势;另一路则以林冲为帅,王佐为军师,杜壆、秦明、栾廷玉、王寅、縻貹、庞万春等人为将,史进为先锋,兵发曾头市。

    魏定国、单廷珪领命,自是不敢有任何怠慢,整军完成后便去面见关胜辞行,关胜见二人出战,只能是长叹一声,暗道自己受伤的不是时候,不然定当随军征战曾头市,好生见识一下史文恭的神枪。

    二人辞了关胜,便带着麾下兵马晓行夜宿,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多日便已逝兵临凌州城下。

    凌州知府听闻梁山兵发凌州,早就是吓得魂不附体,在梁山兵马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早早地收拾好细软,带上三五美妾,逃到曾头市避难去了,而现如今城中做主的,只是凌州兵马团练使杜充。

    说实在的,杜充现在压根就不想留在这凌州城中,虽然说一城之主,看上去很风光,听上去也不差,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可是要命的时候,尤其是当日魏定国还在凌州的时候,为了欺压百姓,强取豪夺,勾结曾头市的事,可没有少整治杜充,而在魏、单二人走后,杜充更是没少干这些事,如今他们回来了,哪里还会放过他。

    再不想留他也留下了,既然留下了,那么他就要好好想想,怎么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可是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一个切碎即可行的办法,急的他就想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走动。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他来回走得正快时,就见一名士卒跌跌撞撞地跑了起来,口中还直嚷嚷,“不好了,不好了……”

    杜充正心烦,冷不丁听见这么个叫声,心中的火腾地一下冒了出来,揪起那名士卒就是两记耳光,口中厉声喝道:“TND,你乱闯什么,难道没看见本将军正在想如何破敌吗?”

    那士卒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可又不敢伸手去揉,只能是哭丧着脸,哭诉道:“将军,不是小的要闯,而是他们逼小的闯的……不是,不是他们逼小的…不…”

    杜充越听越糊涂,本就不聪明的脑袋,如今里面更像是一盘浆糊,朝着那士卒又是两记耳光,满脸狰狞地吼道:“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是杜充的面孔恶了下来,反而打通了这名士卒的任督二脉,让他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口齿也清楚了起来,“将军,魏将军、单将军他们回来了!”

    “什么!”杜充一直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连忙大声叫道,“他们人呢,现在去到了哪里?可曾进得了凌州城?”

    “他俩如今还在城外,正在和城上的弟兄拉家常呢!”那士卒摇了摇头,轻轻地回了一句。

    “原来没有让他们进来啊!”杜充微微松了口气,同时也松开了揪住那士卒的手,那士卒见杜充放开了他,心中也是松了口气,转身正要离开时,猛地听见杜充一声大喝,“不好!”就见杜充腿下有如安装了机条一般,风一般地窜了出去,唬得那士卒一愣一愣的。

    杜充心飞如箭,脚下的速度也不可谓之不快,城中的百姓见他这般飞奔,均以为他又要去迎接曾头市什么人,吓得是连忙逃回家中,顷刻之间,原本还算热闹的街上,已是看不见一个人影,只留下满街的萧瑟和随风飘荡的几挂招牌。

    杜充一口气冲到了城楼之下,就听见城外的魏定国正扯着嗓子和城上的士卒拉着家常,不由得心中稍定,“原来你们还没有进来,只是在套近乎,那就好办了!”

    杜充微微喘了几口气,朝着城头上慢慢走去,耳朵却是竖在那里,听着魏定国都说些什么,只是他越听,面色就越是发青,到得后来更是三步两步窜上城头,伸手拨开围观的士卒,指着城下的魏定国,厉声喝骂道:“魏定国,你这个欺君罔上,背国从贼的逆贼,如今还有何脸面会这凌州城,还有什么脸面来见这合城的百姓和兄弟!”

    魏定国正和城上的士卒聊得起劲,冷不丁冒出这么一个声音,将他臭骂了一通,不由得一愣,待他看清楚是何人骂他时,只觉得一股怒火自胸中腾起,抬刀指着杜充喝道:“你这个厚颜小人,怎地还不去舔那曾头市的腚眼,留在凌州做甚,难不成还嫌凌州百姓被你等欺压的不够吗!”

    杜充心中一惊,“他怎知我和曾头市的事?”,只觉得左右似有目光在他脸上游走,连忙高声喝道:“众位兄弟,莫要听这逆贼胡说,我杜充生是凌州人,死是凌州鬼,岂会干那勾结曾头市之事,倒是这魏定国,如此污蔑于我,怕便是那曾头市的奸细!”

    城头上的士卒狐疑地看了看杜充,又看了看魏定国,私下里开始咬起了耳朵,杜充见士卒们这般,心中对自己的急才也是颇为满意,挑衅似的看了魏定国一眼,就像在说“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想魏定国就像看白痴一般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地挥了挥手,就见几名梁山军事簇拥着一名百姓走了上来,“弟兄们,你们都好好看看这是谁!”

    城上的士卒顺着声音看去,很快就有人认出了那百姓是谁,“那不是我三大爷家隔壁的二狗子吗?”

    “没错,就是二狗子,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会在魏将军那?”

    魏定国把议论听在耳中,面上轻轻一笑,对二狗使个眼色,二狗会意,开口说道:“凌州的老少爷们,俺是二狗,俺是什么人,大家伙都知道,如果不是被这杜充勾结曾头市……”

    杜充自二狗出现的那一刻就知道不好,悄悄地取过一把弓箭,趁魏定国不注意,对着二狗就是一箭。

    他满意以为二狗定会死在箭下,到时他在说这是魏定国的污蔑,满城的士卒到时候还会听他的,可他忘记了,魏定国还有一个好兄弟,叫做单廷珪,自他出现的这一刻起,单廷珪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他,见得他放箭,第一时间便伸出长枪,击落了来箭。

    杜充的这一箭,已然证实了二狗的话,不需要魏定国再说什么,城头的士卒已然造起反来,杜充虽是团练,可他又哪是什么猛将,哪抵得住这么多士卒,没几下便被城上士卒乱刀砍死。

    杜充既死,凌州士卒已没有了回头路,就见几名伍长带头,高呼一声,“打开城门,迎魏将军、单将军入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