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曾升的暴脾气
    有了曾弄的点头,曾头市上上下下自是没人敢不听,按着史谷恭的布置,开始动作了起来,而史文恭也带着曾家五兄弟,来到庄子之外,按着五行方位安下一座大寨,每日操练,坐等梁山人马的到来。

    林冲率领另一路人马,一路上不紧不慢地行军,待距离曾头市不过百里之遥处,忽地接到时迁手下回报,说曾头市已得知凌州陷落,现已做出应对,在庄外设下大营一座,庄内每日都是人头攒动,尘土飞扬,似在大肆操练兵马。

    秦明知道消息后,放声笑道:“这曾头市到了我等兵临城下的这一刻,可知道要大肆操练,是不是太晚了一些!”

    栾廷玉则是边笑边摇头道:“世上都说曾头市如何了得,如何铜墙铁壁,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看来整日里就知欺压良善的他们,也就只能欺负百姓了。”他见林冲与王佐二人在那里议论着什么,不由面露异色,“不知林教头与军师对那曾头市作何想法?”

    林冲淡淡一笑,扭头看向王佐,“军师,你来说说吧!”

    “林教头,你这是要考校小弟啊!”王佐苦笑一声,扭头看着秦明等人,缓缓开口,“这曾头市那是女真后裔,天性野蛮凶残,而且他们手中战马极多,各位都是老军伍了,当知道骑兵哪是一两日可以训练出的……”

    众人听他这般说,不禁微微点头,面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而且他那教师史文恭和师爷史谷恭,都是不是什么善与之辈,一人武艺高强,一人足智多谋,尤其是那史文恭,那身武艺怕绝不会在诸位之下,依我看,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待见了曾头市的布局,再做定论!”

    秦明等人见王佐这般小心,心中甚不以为事,均暗暗决定待开兵见仗时,定要拿下那史文恭,让天下人都知道梁山的勇武,绝不是什么史文恭能比拟的。

    百里路途,对于行军来说,也不过是几日时光,曾头市似乎打定了死守的主意,一路上并未派出什么人马进行埋伏或是骚扰,使得梁山人马平安抵达。

    众人一路来对曾头市有着诸多的瞧不起看不上,待得此番亲眼看见曾头市的全貌,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暗叹这果然是一个险恶去处,但见:周回一遭黑水,四围三面高岗,堑边河港似蛇盘,濠下柳林如雨密,凭高远望绿荫浓,不见人家;附近潜窥清影乱,暗藏栅栏。

    林冲看了看,半晌方才叹息一声,对王佐道:“这曾头市果然是一个险恶的去处,此番想要将其拿下,怕是少不得连场恶战,依我看,我等还是先将营盘安下,再做缓图,军师意下如何?”

    王佐四下里看了看,不由得摇头苦笑道:“这史谷恭果然深通韬略,已然提前在庄外设下一座大寨,与本庄互为犄角,使得我军不仅在攻打时要小心,免得落入被敌军前后夹攻的境地,而且就连安营之处,也只剩下那个地方了!”王佐说着,伸手朝一处指了指。

    众将顺着王佐所指看去,在远远地看了看曾头市营寨所立之处,都是不由得点了点头,秦明心有不甘,瓮声瓮气地说道:“若是我们不在那里安营,那么可还有它处可以安营扎寨?”

    林冲苦笑道:“曾头市占了地利,自是早早占据了有利地形,秦将军久历军伍,又岂会不知,若是不在这里安营扎寨,怕便要远远走开,另寻他处,届时想要攻打,怕是费时费力,而且也不易监视曾头市一举一动!”

    秦明脸上一红,讪讪一笑,便是不在言语,林冲直接一挥长枪,高声喝道:“命令众军,做好警戒,安营扎寨,以待来日和曾头市好好见上一仗!”

    随着林冲的一声令下,梁山人马自是动了起来,在曾头市预留的那块地方开始安营扎寨,曾升在自家的营盘中远远看去,就见梁山人马就如同蚂蚁一般在那里忙碌,心中不禁一喜,直接唤来自己的护卫,吩咐道:“快,快去给我把马牵来,在给我叫齐人马待命!”

    那护卫听完,不由得愣在了那里,曾升见他愣在那里,不由得面色不悦,口气不善地说道:“怎么,没有听见我的话吗?”

    曾头市的兵马,说是女真人的后裔,可是几乎都是由史文恭一手训练出来的,再加上史文恭武艺高强,是以很多庄丁都视史文恭为战神下凡,对他的命令更是言听计从,这名护卫也是其中之一,就见他硬着头皮对曾升道:“五公子,史教师早就吩咐过,没有他的同意,任何人都不得调动一兵一马出战。”

    “什么!”曾升听了,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直接一脚将他揣倒在地,还犹不解气,上前便是拳打脚踢,边打边喝道:“TND,你个混蛋知不知道这是哪里,知不知道老子是谁,这里是曾头市,老子是曾升,是曾头市的五公子,你TND不听老子,却去听他史文恭的,莫不是以为这里是由他来做主不成!”

    曾升越打越起劲,越打越是记起前几日被罚了劈砍五百次的事,手上的劲也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不多时便将那亲卫打得奄奄一息,曾涂四人闻讯赶来,连忙将曾升拉到一边,命人赶紧将那亲卫抬去救治,曾升犹不解恨,见状亦是高喝道:“谁允许你们把他拉走的,没看见五爷还没有打完吗?给我把……”

    “啪”,曾涂见他越说越不像话,也是渐渐恼怒起来,立时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曾升顿时被打得有些懵了,捂着自己被打得右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曾涂,“大哥,你打我?”

    曾涂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戳着他的额头,厉声道:“老五,你也老大不小了,怎地行事时还是如此鲁莽,如此不经脑子?”

    曾涂此言,本是出于对曾升的爱护,哪知这会的曾升却是一根拧筋犯了,哪里会听得进去,直接脖子一拧,直接开口回道:“我怎地鲁莽了,怎地不经脑子了,老大,你要知道,我才是和你一样,是姓曾的,他史文恭只是教师,凭什么让我们都听他的!不错,他武艺是高超,我们的武艺也是由他整理传授,可是即便如此,也轮到不到他来指挥我们姓曾的怎么做!”

    “你!”曾涂听完,也是火气,提取拳头便欲打,只是当他的拳头触到曾升鼻尖时,看见曾升那倔强的面庞,不由得心中一软,收回拳头,在曾升肩上拍了拍,叹声道:“老五,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想做什么便去做吧,只是有一样,你给我记住了,你是女真的后裔,不管做什么,都不能给咱们女真人丢脸!”

    曾升闻言,当真是欣喜若狂,大声应道:“大哥放心!老五绝对不会给咱们曾家、咱们女真丢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