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章 秦明迫退曾升
    曾魁与曾升平素就最为要好,看着曾升兴冲冲地点着人马去了,不无担心地对曾涂道:“老大,这老五就这么去了,怕是讨不了什么好,你看要不要通知史教师,让他一起出马,去接应一下老五?”

    曾涂看了看几兄弟,又低头想了想,终是摇了摇头,将兄弟几个搂到一处,轻声道:“史教师虽然教授我等武艺,替我曾头市操练兵马,但终究是汉人,而我们也终是女真人,平日里欺压一下百姓,或许他不会出声,但如今和梁山作战,说是打草寇,但何尝不是我们女真和他们汉人之间的战争,所以还是防着他些好,再说有我们哥几个连官军都不怕,难道还对付不了那群草寇不成!”

    “哈哈……”曾魁三人大笑一声,“还是老大说的好,我这就去整顿兵马,去接应老五,也叫他们汉狗知道我们女真的厉害!”

    曾升自是不知道他兄弟几个的议论,带着一支马队一路狂飙急进,约莫半柱香的功夫就已到了梁山营盘左近,照理说,他这个时候应该稍做休息,回一回马力再做突击才是正途,可是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怒气,哪里还会想到这些,也不管前途奔驰后,马力是不是足够,骑手是不是疲惫,直接挥舞着手中的双刀,朝着梁山营盘就是一指,“全军突击,给我杀!”

    尽管这些跟着曾升来的骑手,心中都是想要休息一下,可是谁让曾升是主子,主子说的话,他们哪里敢不听,再加上长期以来欺压百姓所带来的心理优越感,使得他们同样鄙视对面的梁山人马,眼中闪过浓重的嗜血之色,都是怪叫一声,跟在曾升的身后冲了起来。

    曾升想得不错,趁梁山立足未稳之际,打梁山一个措手不及,即便不能杀得什么大将,可最起码也可以杀伤军士,烧毁物资,在梁山普通军士心中埋下一个害怕曾头市的阴影,为下一步作战提供先手之利。

    可是梁山会如他愿吗?显然那是不可能的,莫说有王佐在,就是没王佐在,光是那些宿将,也不可能不留有余招,就在曾升带着手下冲到最大速度,已经看见梁山扎营军士惊恐表情的那一刻,突地从横向里杀出两支军马,狠狠地撞进了曾升马队里。

    要知道,骑兵的速度在提升起来之后,就算是极其精锐的专业骑兵想要变换方向本就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更不要说眼前这些马速已提至极限的普通庄定丁了,立刻被梁山人马撞了个人仰马翻。

    曾升一下子就被打懵了,举着双刀呆呆地看着,他是怎么都没想到梁山居然会和他玩上这么一手,如果可以,他真想嚷上一嗓子,“TND,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人马扎营的时候是最虚弱的吗?”

    可现在根本就不是给他发呆的时候,尤其像他穿的那么鲜亮的人物,更像是一盏明灯一般,很容易吸引人的目光,尤其是秦明,他可是从一开始就盯上了曾升,开战伊始他就朝着曾升冲了过去,狼牙棒大开大合击毙了几名庄丁,在空中舞了一个棒花,冲着曾升大吼一声,“曾家的兔崽子,这里可不是你这种胎毛都没褪尽的人该来的,就让爷爷教教你怎么做人,下辈子记得投个好人家!”狼牙棒随着话音,照着曾升头顶便落。

    曾升面色不变,只是这个时候想要招架也已是来不及了,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秦明的狼牙棒落下,“难道我就要这么死了吗?”

    也是上天垂怜,在狼牙棒临体的那一刻,不知道从哪里窜来一个庄丁,猛地一撞曾升的战马,将曾升的马撞得一个踉跄,差点将曾升颠下马去。

    虽然如此,可总算是保住曾升一条性命,但是那名庄丁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被秦明全力的一棒打在头上,将他的整个头颅打得粉碎。

    “阿苦!”曾升自是认识那个救他的庄丁,见他为救自己而死无全尸,双眼立刻便是红了起来,“梁山!草寇!我和你们拼了!”也不管胯下的战马是否吃得住力,直是舞动双刀,照着秦明便是没头没脑地砍来。

    曾升自己攻来,岂不是正中秦明下怀,原本对砸死一名庄丁还耿耿于怀的秦明,不由得一乐,咧嘴一笑,大呼一声,“来的好!”挥棒便迎了上去。

    按说曾升使的是双刀,更加重视灵活和招式的变化,可是他如今已经失去了理智,走得完全就是刚猛的路子,只管将手中双刀照着秦明劈来,而秦明本就是以刚猛见长,而且手中的狼牙棒更是占了不少优势,若是全力施为,以伤换命,只怕曾升早就丧命棒下。

    可坏就坏在秦明想要生擒曾升,抖一抖自己的威风,如此一来想要生擒势如疯虎一般的曾升,这难度立时就高了许多,虽然如此,但只要秦明耗到曾升气力耗尽,而且曾头市的兵马失去了曾升的指挥,就如同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而梁山即便没了秦明,还有王林和黄信在那里指挥,全歼曾头市兵马就和秦明生擒曾升一样,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如果曾涂四人不来的话,或许曾升真的就被秦明拿下了,可是战争是没有如果的,就在曾升所部即将彻底奔溃的一刻,曾涂四人带着人马赶到了。

    四人虽是不敢相信自己庄上的人马在梁山居然是这么的不堪一击,老五曾升在秦明手上几乎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哪里还敢有所怠慢,赶紧指挥人马冲了上来。

    秦明这时正好使到狼牙棒的一记绝招,狼牙棒反手荡开曾升双刀,双臂使力,生生拉住狼牙棒,然后大吼一声,将力量聚与棒端,中宫直进,打算毕其功于一击,直接将曾升击落马下,只是在棒头即将触碰到曾升时,一支雁翎枪从旁搭在了秦明的狼牙棒上,一牵一引,直接化开了秦明这招。

    秦明见自己十拿九稳的一招被化解,顿时大怒,狼牙棒一指那人,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坏你秦爷好事,赶紧报上名来!”

    “哼!原来你就是那什么“霹雳火”,就你这种身手也配叫什么大将,今日某只是来救人,不便取你性命,来日再战,某定要你命丧某家枪下!”那人伸枪拦住要上前拼命的曾升,朝他使了个眼色,叫他赶紧撤退,曾升似乎有些怕他,只好是狠狠地瞪了一眼秦明,随着大队人马缓缓撤退。

    秦明从军那么多年,几时见过有人敢在他面前口出狂言,当真是怒极反笑,指着那人喝道:“好!某今日也不欺你,这就放你离开,待明日再战时,定要你取你性命!”

    “哼!我曾涂大好头颅在此,只要你有这个本事,只管取去!”说罢,横枪在手,护着曾头市的人马,缓缓退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