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零五章 营中塌陷
    所谓的智谋之士,大多时候所想到的计谋,其实是一致的,曾头市这边商量着怎么去夜袭梁山营寨,以其打败梁山,而梁山营寨中,也在商量着,如何趁着新胜,全军士气正高之际,将曾头市安于庄外的营寨打破,以破解他的犄角之势。

    梁山上有个现象,是让包括朝廷在内很对势力都非常眼红的,那就是一旦有战事,所有的将领都是抢着要出战,几乎就没有人愿意落于人后,而不是像他们,但凡有战事,每次都要为了出战的人选而伤脑筋。

    秦明还是一如既往地第一个跳了出来,按他的意思来说,往日多是他做先锋,那么遇到袭营的事情,自然也应由他第一个去。

    秦明才说完,平素对这些事不甚热心的王寅居然是第二个站了出来,“秦将军往日多做先锋,这两日又和那曾头市连番交手,当真是劳苦功高,”说着,他看了一眼秦明,就见秦明在那里咧嘴直笑,“既然秦将军如此辛苦,那么此番袭营,你还是在家中休息,让其他兄弟代你去吧,小弟不才,愿替秦将军去走上一遭。”

    “不行!”王寅的话音才落下,秦明立刻就跳了起来,垮着脸看着王寅,“我说老王,咱们也是老相识了,你可不能这么拆兄弟的台啊!”

    秦明那副垮着脸的样子,顿时惹得众将哈哈大笑,王佐亦是随着众人笑了一阵,开口对林冲道:“兄长,依我看,此番夜袭,可以让杜壆、王寅二位兄长领头,庞万春、秦明、史进三位随同,各自带着麾下副将兵马前去,想来定可一战功成,待得杨志将军的兵马到时,也可以有安营立寨之所,不知兄长意下如何?”

    林冲微一沉吟,眉头微蹙,“这般派遣,倒是不无不可,只是这大营的守卫是否过于空虚了些?”

    王佐莞尔一笑,“兄长未免过于小心了,曾头市连败两阵,尤其是今日日间,非但是大败而回,而且那曾魁还吃了罗小兄弟一枪,可谓是斗志、士气都降至了最低点,但凡有些脑子的人,都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来袭营,一旦来了,怕就真的是有来无回了,况且营中还有兄长、栾将军、縻将军等数位将军在,相信定然是万无一失!”

    林冲虽然大多时候都会优柔寡断,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杀伐果断的一面,听王佐这般说了,当下也不在啰嗦,直接拍板道:“今夜三更,杜壆、王寅、秦明、庞万春、史进,你五人各率本部人马,袭取曾头市庄外大寨,定要取下此寨,其余将士,各守本位,不得擅离,若有违者,定斩不饶!”

    众将齐齐起身,冲着林冲一抱拳,“谨遵哥哥将令!”

    金乌落地,月夜星稀,梁山的营寨中除了偶尔走过的夜巡队以及那明、暗岗哨以外,就只有火盆中传来木柴燃烧的“噼啪”声。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也许是夜幕刚降临,又或者是杜壆他们刚出发的时候,王佐的心中忽然就感觉不踏实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王佐心神不定地坐在帐中,待得林冲巡视归来后,赶紧快步上前,急声问道:“兄长,营中一切都可安好?可曾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林冲先是一愣,随即面上露出一丝笑意,看着火急火燎的王佐,语重心长地说道:“王兄弟,自古有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你是我三军谋主,连你都这般举止失态,若是让下面军士们知道了,这营中岂不是要乱成一团?”

    王佐闻言,面露愧色,微微闭眼,调匀自己的气息与心境,好半晌方才睁开双眼,朝着林冲恭敬地施了一礼,“多谢林冲兄长教诲,是王佐着相了!”

    林冲点点头,对着王佐道:“王佐兄弟,适才我已在营中巡视了一遍,并未发现任何不妥之处,不知你为何会有今夜要出事的说法?”

    “我也不知这是为何,只是……”王佐面上带着苦笑,开口说了起来,只是他才开口说话,忽地就觉得脚下一阵晃动,大半个帅帐的地面竟然全部塌陷了下去。

    林冲武艺高强,地面才晃动时,便是知道不好,赶紧跳到一旁,而王佐则没有他那么好运,虽然他也会一些功夫,但到底还是一名文士,措不及防之下,又哪里能如林冲一般,见机地如此之快,只能是随着塌陷的地面一起落了下去。

    随着身子的落下,王佐心中一黯,随之闭上了双眼,只是还没有等他落下多少,忽地觉得后颈被什么勾住了一样,身子下坠之势竟然停了下来,他猛地睁眼想上看去,惊喜地叫了出来,“兄长!”

    就见林冲趴在塌陷的坑洞旁边,大半个身子探在洞中,右手抓住他的后颈衣物,面上吃力地笑了笑,猛地大喝一声,右手使劲向上一提,王佐只觉得自己像是腾云驾雾一般,“咻”地飞了出来。

    王佐正待向林冲感谢救命之恩,就见林冲朝他摆了摆手,微微喘息两声,便是大步走了出去,王佐见状,心念一转,亦是跟着林冲走了出去。

    两人才出得帐,迎面便是撞来一人,正是那縻貹,他乍一见林冲,便是抓住林冲的胳膊,大声道:“林冲哥哥,这是TND怎么了,怎地这地一下子就陷了,莫不是他曾头市有神灵庇佑,我梁山遭到天罚不成!”

    林冲也是不解其意,只能看向王佐,王佐略一思索,便已是明白其中关键,猛地一拍大腿,“好个曾头市,好个史谷恭,原来这才是你们的目的!”

    林冲和縻貹二人赶紧问他是何意,王佐正要说时,就听得营寨四周响起一片喊杀之声,三人也是为之面色一变。

    “好个史谷恭,果然是环环相扣,我真是……”王佐口中恨恨地说道,只是很快又被打断。

    “军师,这些没用的以后再说,还是先说说眼下该怎么办好!”罗延庆、张勇等人飞马赶来,“那曾家兄弟并史文恭,趁着我军营寨塌陷,军心浮动之际,从东、南、北三面杀来,军士们虽奋力抵抗,但最多再坚持一柱香的时间罢了,我军该何去何从,还请林冲哥哥和军师决断!”

    几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在林冲和王佐脸上,王佐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低声喝道:“走!立刻就走!”

    “走?我们走去哪?”林冲看了他一眼,开口问道。

    “我们去曾家大营,我们和他们换营!”王佐眼中闪过一丝杀气,扭头看着林冲,“兄长,此刻情况危急,容不得多考虑了,如今之际当迅速整合营中残余人马,赶上杜将军人马,与他们合兵一处,打下曾家大寨,方为上策!”

    林冲也知情势危急,立时喝道:“罗延庆、张勇、縻貹你三人立刻去营中整合残余的将士,不管能整合多少,都记得切勿恋战,以突围会和杜壆兄弟为主,若是遇到栾兄弟,亦通知他如此行事!”

    三人齐齐抱拳,“我等领命!”翻身上马照着营中沙杀去。

    待三人离去,林冲看了王佐一眼,“军师,可有胆量随着林某一同断后?”

    “兄长既有此意,王佐愿舍命相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