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零六章 林冲殿后
    在林冲的眼中看来,王佐的那些武艺,有也几乎等于没有,或许对付那些庄丁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要对付曾家五兄弟和史文恭,无疑是给对方送人头去的,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跟着一个武艺高强的人,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当然,也可以让王佐跟着罗延庆几人去整合队伍,然后杀出去,只是这般做的话,无疑风险更大,毕竟他们不知道曾头市搞出来的塌陷是不是全部都暴露了出来,万一没有全部露出来,骑在马上掉下去的话,可就真的是没救了,有鉴于此,林冲宁可让王佐跟着自己,也不愿让他去跟着罗延庆他们冒险。

    林冲护着王佐,一路小心翼翼的往营外走去,一路行来,只看见到处都是塌陷的地面和燃烧产生的浓烟,耳中听见的也都是梁山军士的哀嚎声,林冲和王佐都不是冷血之人,自然是收罗着这些受伤的军士,就在他俩收罗军士时,前方亦是传来一声大吼,“曾头市的恶贼,还想伤我梁山弟兄不成,吃我一锤!”

    一枚流星锤穿越烟雾,呼啸而来,赫然是冲着伸手去拉军士的王佐,还好林冲就在王佐身旁,伸手将他一拉,右手立枪于身前,接下这一击的同时,开口喝道:“可是栾廷玉栾兄,林冲在此!”

    “哎呀!”烟雾中传出一个略带一丝后怕的声音,很快就看见栾廷玉穿过烟雾出现在了二人面前,这一见面,栾廷玉一点也不客套,直接问道:“林教头,军师,如今我军营寨四处塌陷,想来定是中了曾头市之际,为今之计当如何是好?”

    王佐听了这话,就知道他没有遇上罗延庆等人,赶紧将自己的安排和栾廷玉说了一遍,栾廷玉听罢,不假任何思索,大声道:“既如此,林教头是主帅,当率领兄弟们护着军师先走,我栾廷玉留下断后!”说罢,轻催马匹朝着林冲身后走去。

    只是栾廷玉还没有越过林冲,就见林冲一抬手,长枪顿时拦在了栾廷玉的面前,栾廷玉看了一眼林冲,“林教头,你这是何意?”

    “栾兄,还是你护着军师,带着兄弟们走吧!”林冲看着烟雾弥漫的营寨,听着渐渐逼近的杀伐声,还是不紧不慢地说道。

    “什么!”栾廷玉闻言,双眉一竖,就要开口时,就听林冲抢先道:“栾兄,你只管放心,林某从不打没把握的仗,你只管护着军师先走,我稍后便会追上你们!”

    栾廷玉狐疑的目光在林冲面上掠过,就见林冲满脸的镇定,丝毫看不出任何破绽,栾廷玉想了想,终究还是摇了摇头,“还是不妥,林教头乃是三军主帅,哪有主帅殿后,我等却先行撤退的道理,依我看……”

    “依我看,还是我来断后吧!”林冲抢着把话头接了过来,面色一肃喝道:“栾廷玉听令,命你立刻护着军师撤退,不得有误!”

    栾廷玉万般无奈,只能是看了林冲一眼,不情不愿地抱拳道:“栾廷玉领命!”说罢,立时调转马头,护着王佐和伤兵,缓缓朝外行去,王佐走了几步,忽地回头看向林冲,“林教头,你千万记住,当保住有用之身才是,万万不可有什么舍身的念头!”

    林冲扭头看了王佐一眼,郑重地点了点头,“军师放心就是,我大唐尚未复国,也未曾威凌四海,林某怎可能先兄弟们而去!”

    王佐听了林冲这般说,也不再多说,只是悄悄朝栾廷玉使了个眼色,栾廷玉会意,当即便与王佐二人朝着胯下坐骑狠狠地抽了一鞭,朝着曾家大营的方向狂奔。

    王佐二人的离去并不代表恶战的结束,反而是代表着另一场恶战的开始。

    曾魁和曾升两兄弟是在梁山手上吃过亏的人,也因此是曾家五兄弟中最恨梁山的两个人,在史谷恭命人撤去地下的支撑物,造成梁山营寨塌陷以后,这两兄弟是第一时间杀了进去,也不管眼前之人是完好还是受伤,上去便是一刀亦或是一枪,不大功夫便已杀得尸横遍野。

    鲜血飞溅,残肢乱飞,是最能激起一个人心中野性和嗜血的一面,更不用说本来就是女真后裔的曾家兄弟,只是对于他们来说,杀梁山军士并不消解他们的心头之恨,唯有斩杀梁山大将,或许才能消解他们的心头怨气。

    可是他们二人几乎寻遍了整个营寨,都没有找到一个梁山大将,不禁让二人更加的郁闷,更加的疯狂起来,下手间也不在是一刀毙命,而是开始折磨那些梁山军士,企图从他们口中得知梁山将领的去向,可是他们失望了,哪怕那些军士受伤再重,再怎么受他们的折磨,都没有一人吐出梁山将领的去向,让他俩也是束手无策。

    就在他俩一筹莫展之际,一名曾头市的庄丁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见了曾魁和曾升就嚷嚷,“四爷、五爷,找到了,找到了……”

    “TND,瞎嚷嚷什么!”正为找不到梁山将领而恼火的曾升,直接飞起一脚,将他踹倒在地,跟着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厉声喝道,“你个兔崽子,在这里鬼叫什么,难道没看到四爷和五爷在这里审人犯吗!”

    “这…这…咳咳咳…小…小人…看…看见…贼…贼将了…”那庄丁被踹的口吐鲜血,口中断断续续地说道。

    曾魁闻言,“嗖”地一声窜到他跟前,一把揪着他的前襟,厉声道:“你说什么,你在哪里看到的贼将,你给老子把话说清楚了!”

    那庄丁被他揪得哪里还能说出话来,只能朝着林冲所在的方向,伸手颤巍巍地指了一指,曾魁和曾升见了,彼此间对视一眼,立刻抛下这名庄丁,翻身上马,大叫一声,“立即上马,给我追!”朝着那庄丁所指的方向,一马当先地追了下去。

    林冲所在的地方,正是营寨的栅栏之外,曾家兄弟并没有花多大功夫,就已是追到了这里,看着林冲单枪匹马地等在这里,曾魁哈哈一笑,“尔等草寇也有今天,前两日的威风都去了哪里,也罢,今日就让你曾四爷来好生超度于你!”铁枪一震,朝着林冲分心便刺。

    曾升马慢,稍稍落后于曾魁,眼见曾魁不等自己,便已然发动攻击,不由心中大急,忍不住大声叫道:“老四,你TND不讲信义,且留下这厮首级于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亦是舞动双刀,朝着林冲杀来。

    这兄弟二人显然是审昏了头,全然忘了眼前这人是谁,就这般冒冒失失地杀了上去,就见林冲面上露出冷色,手中枪化出一个小圆,对着曾魁来枪一圈,借着他的力量,朝着曾升砍来的双刀上狠狠地一抽,曾升顿时如遭雷击,只觉得这一下似有千钧之重,不由开口骂道:“老四,你这是在干什么!莫不是昏头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