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零九章 曾升求援
    虽然曾家兄弟也会为了继承人的位置而明争暗斗,哪怕是动刀动枪,但是在有外敌,尤其是强敌的时候,他们会立刻放下一切不快,同心协力地面对敌人。

    真的说起来,曾涂四兄弟的武艺绝对不差,在这个时代也是属于一流高手的境地,尤其是老大曾涂,更是一流高手顶尖的层次,寻常之人莫要说是要曾家兄弟四人联手,就是曾涂也绝非他们能够匹敌。

    只是他们实在是找错了对手,这个天下若说最擅于以少敌多,擅长群战的高手,绝对要数周侗的门下,原本轨迹里,卢俊义在玉田县大战耶律宗云四人,非但是游刃有余,更是刺死了耶律宗霖,由此可见一般。

    林冲的武艺纵然是不及卢俊义,但相差绝不会远,可是曾家兄弟则不然,除了曾涂可以和耶律宗云四人相比,曾密、曾裳、曾魁三人就有些不够看了,更何况曾涂、曾魁二人身上本就有伤。

    就见林冲将手中的白蜡杆舞开,左拨右挡,上挑下引,看似一枪扫向左面的曾密,可是半道上枪尖却是一跳,刺向了右面的曾裳,看起来是费力架住了曾涂的重枪,可不知为何,曾涂的重枪却是刺向了曾魁,凡此种种,让曾家兄弟心中渐渐生出一种林冲是不可战胜的情绪。

    高手过招,最忌怯战,尤其是群战顶尖高手,更是如此,虽然说林冲看不出曾家兄弟有什么变化,但是从兵刃交加时的力度,还有出招时的速度和准星,他还是感觉到了曾家兄弟的变化,当即轻啸一声,“这就是你们的本事吗?如果这就是你们的全部本事的话,那么你们今天就全部给我留在这吧!”手中的长枪一震一抖,将曾家兄弟的刀枪全然震开,顺势抡圆长枪,化出大小不一的若干圆圈。

    说来也怪,本来还能占着上风,对林冲保持攻势的曾家兄弟,在圆圈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和曾涂先前那般一样,陷入了深深的泥潭之中,手中的刀枪就似有千钧之中一般,根本无法使用自如,而林冲却是挥洒自如,左一枪,右一枪,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是让曾家兄弟更加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曾升自脱离战场,一路狂飙疾驰,根本不做任何停留,没有花多大功夫,便已是到了曾家兄弟和史文恭约定的接应点。

    曾升翻身下马,只是这一路疾驰,让他不免气血翻腾,这一急着下马,让他只觉得天旋地转,顿时一头栽到在地,晕死过去,也亏得这里左近都是曾家的人马,见有人从马上栽下来,立刻围了上来,“咦,这不是五公子吗?”

    “还真是五公子,他不是随着大公子他们去围剿梁山营寨了吗?怎地会在这里?”

    “你问我,我去问谁,还是赶紧去通知史教师,让他来此地看看!”

    史文恭离得并不远,不大功夫便是赶了过来,曾升这时也在庄丁的救助下,慢慢醒转过来,待他看见史文恭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翻身跳了起来,抓住史文恭的双臂,哭诉道:“史教师,快些去救我兄长,快些出兵,再不去的话,我的兄长只怕是都要没了!”

    史文恭听了,不由得眉头一皱,微微用力挣脱曾升,暴喝一声:“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样子,平日里我都是怎么教你们的,现在给我站好了,把眼泪这种娘们才有的东西擦干净,想想清楚再和我好好说一遍!”

    史文恭的喝声,对于曾头市上下来说,还是非常有效果的,毕竟没有人不怕这个武艺高强的教师,就是曾升也不例外,他伸手一把抹尽眼泪,将身体站的笔直,将事情的本末原原本本地告诉里史文恭。

    末了,他还说了一句,“史教师应该是最清楚那林冲武艺的人,我的四位兄长联手也不是教师对手,想必也不会是那林冲的对手,还请教师火速带人驰援,若是晚了,怕是真的要去给我家兄长收尸了!”

    史文恭听了,意外地没有做声,只是在那里沉思,似乎有什么问题值得他去细想,他可以沉思,可是曾升却不能,他见史文恭久久没有动作,不由得急了,再次窜到史文恭的面前,大声叫道:“史教师,赶紧出发吧,再不出发就来不及了!”

    史文恭看了曾升一眼,脸上依旧是冷冷的没有一丝笑意,“传我命令,所有人立刻集合!”

    “对对对,立刻集合,大家都跟着我去救兄长!”曾升忙不迭迭地点头,转身朝着自己的战马跑去,“我在前面带路!”

    只是还没等他跑出几步,史文恭的下一句话,顿时让他觉得坠入冰窖一般,手足冰凉无措,“目标,庄外曾家大营,一定要把梁山人马赶出去!”

    曾升只觉得自己浑身僵硬,万般艰难地扭过头来,看着史文恭说道:“史教师,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

    “哼!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目标,庄外曾家大营!”史文恭依旧冷冷地说了一遍。

    “史文恭!你这个白眼狼,我曾头市对你兄弟甚是不薄,为何如今我兄长有难你不去救,却反倒去救什么庄外大营,莫不是因为你的兄弟在那里不成,今天我告诉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所有人都听我的,刀出鞘,弓上弦,目标梁山大营,现在就出发!”曾升似发狂一般,朝着史文恭一通大吼,跟着便对着庄丁们发号施令起来。

    庄丁们面面相觑,照理他们是曾头市人,应该听曾升的,可是如今史文恭也在这里,史文恭的手段,他们也是心知肚明,一时间让他们也不知该听谁的,曾升见没人有所动作,心头火气更炙,势如疯虎一般,冲上去对着那些庄丁拳打脚踢,“让你们不听我的,你们跟不跟我走,走不走!”

    史文恭治下甚严,哪里容得曾升在这里这般闹法,当即眉头一皱,就要上前给他一个教训,一直以来就跟在他身边的苏定连忙伸手将他拉住,好声说道:“兄长,我知道你是担心谷恭兄弟,可是这里到底是曾头市,若是真的任由曾家兄弟丧命,只怕我等恐在难有立身之处,要不还是这样吧,我带人去曾家大营,兄长带人去救曾家兄弟,然后还是在此地汇合,兄长意下如何?”苏定见史文恭不语,连忙又补了一句,“兄长放心就是,我定然救得谷恭兄弟平安归来!”

    史文恭想了想,终是点了点头,看着苏定说道:“兄弟,谷恭就全仗你了!”

    苏定坚定地点了点头,史文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声道:“曾升,立刻点出一半人马,与我一同前往搭救大公子等人;其余人马,由苏教师统领,前往曾家大营,不得有误!”

    曾升听得史文恭愿意出兵救自家兄长,不由转怒为喜,哪里还能顾上许多,直接跳上战马,大叫一声,“分一半人马跟我走!”也不等后面人马,自己就一马当先地跑在了前面。

    曾升既走,史文恭也不敢有所怠慢,亦是翻身上马,对着苏定道:“兄弟,保重!”手中方天画戟一招,“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