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师兄弟割袍断义
    曾密不愧是曾家兄弟中最熟知马匹的,只是远远地听见马蹄声,就已然听出这战马乃是他们曾头市。

    也难怪他会如此张狂,毕竟今日他兄弟合围一人,却被揍得灰头土脸,如今总算是有了翻盘,甚至是击毙林冲的机会,让他怎能不欣喜若狂,至于什么单枪匹马杀透重围这种事,他压根就不会去想。

    他自是不会去想这马蹄声会不会是梁山人马,但是史文恭会,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史文恭的脸上终是便了颜色,大喝一声,“不好!”,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快马向前伸戟架住林冲的枪,朝着曾涂亦是一声大喝,“赶紧走,我来殿后!”

    曾涂被史文恭此举搅得有些莫名其妙,正要问时,就见苏定灰头土脸地自林冲的斜后方跑了出来,他一见到众人,口中立刻大声叫了起来,“快走,大营已失,谷恭先生被贼寇生擒,如今大队梁山人马杀了过来,再不走到话……呃!”

    苏定的话还没有说完,忽地闷哼了一声,肩膀上插着一支翎羽,赫然是入肉三分,远远地就听见有人高声叫道:“庞大哥好箭法,那厮定然吃了一箭!”

    曾家兄弟到了这会,哪里还会有什么意见,甚至连场面话都不留上一句,纷纷掉转马头,照着曾头市的方向疾驰而去,只留下史文恭和那些不知该做些什么的庄丁。

    苏定眼睁睁地看着曾家五兄弟全然不顾自己和史文恭以及众多庄丁的落跑,一时间觉得难以接受,全然忘记了身后还有追兵,只是呆呆地看着。

    也亏得还有史文恭在侧,一声暴吼将他惊醒,“苏定,你还在那里看什么,还不赶紧带着所有人走!”

    苏定猛然惊醒,亦是赶紧招呼一声,“走,都走,往曾头市的方向走!”这些本就像没有苍蝇一般的庄丁,听见这样一个声音,自然是闻风景从,赶紧朝着曾头市的方向狂奔起来,当然,手中那些碍事甚至有些费力的刀枪弓盾,早就不知道被他们扔哪去了,只是为了能跑得快一些。

    苏定看了史文恭一眼,就见史文恭朝他微微摇了摇头,苏定便已然知晓他的心意,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在经过史文恭身边时,轻轻地说了一句,“史兄小心,我在庄上等你回来”,便朝着胯下战马狠狠地抽了一鞭,疾奔而去。

    苏定的离开也并不代表结束,轰隆隆的马蹄声,代表着梁山人马的到来,依着秦明和庞万春的意思,自是衔尾追杀,杀他个一泻千里,好出一出被曾头市坑了的恶气,只是却被林冲拦了下来。

    林冲既拦下追击的人马,面上亦是带上几分笑意,看着史文恭说道:“师弟,你堂堂大将之才,为何要这般糟践自己,去和那女真人为伍,还是降了我梁山吧,有遭一日,我梁山兴兵北上,去征伐那契丹、女真、党项等异族,你我兄弟大展拳脚,青史留名,岂不更好!”

    史文恭只是微微低头想了想,便坚定地摇了摇头,“勿需多言,适才师兄以一己之力,拦下曾家兄弟,现在就换我史文恭,来好好讨教一下,梁山群豪的武艺吧!”

    梁山众将中,最不缺的就是脾气火爆之人,眼见林冲好言劝降史文恭,却被他如此这般顶了回来,无不是火冒三丈,性子最急的秦明当先嚷了起来,“TMD,给你这厮面子,你却这般不知好歹,来来来,先吃你秦明爷爷一棒再说!”

    秦明才叫完,那边又响起了史进的声音,“秦将军,小弟才是这征讨曾头市的先锋,先锋先锋,就该遇将先上,依小弟看,还是由秦将军掠阵,小弟出马才是正事!”

    不光是此二人,就连庞万春也掺合了进来,“小弟虽不才,但也想见识一下“神枪”的枪法,所以还是让小弟先来,哥哥们替小弟压阵就是!”

    秦明和史进哪里肯依,三人在那里喋喋不休地争论起来,林冲也是无奈地看了三人一眼,忽地开口对史文恭说道:“师弟,你走吧!”

    “什么!”不光是秦明等众将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就连史文恭亦是吃惊地看着林冲。

    “林教头,你可不能放他走啊,这厮明知那曾头市是女真人的势力,却还要留在那里,分明就是那女真人的走狗,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他,绝不可让他走脱啊!”秦明第一个叫了起来。

    “是啊,林教头,这厮武艺高强,绝不在我师王进王教头之下,今日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个机会,若是让他走脱,也不知日后还能不能有这么好的机会!”秦明之后便是史进,亦是大声叫道。

    “是啊!今日绝不能放他走了!”

    “他若不降,今日便是他的末日!”

    众将群口同声,言下之意无不是要取了史文恭的性命,绝不能让他就此走脱。

    唯有那庞万春看了看默不做声的史文恭,缓缓挨近林冲,悄悄做了一个手势,轻声道:“哥哥,我知你不是这等徇私情的人,今日执意要让史文恭走难道说是……?”

    林冲没有说话,只是悠悠地长叹一声,庞万春看了,心中却已然明了,转身走到秦明的身边,在秦明耳边小声地说了一阵,听得秦明面色一变,终是冷哼一声,忿忿地扭过头去,朝着林冲摆了摆手。

    林冲面带感激地看了庞万春一眼,对着史文恭道:“若是你一定要保那曾头市,那么今日便是你我师兄弟诀别之日,来日再战,我林冲绝不会在手下留情,今日……”林冲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史文恭,心头一黯,扭过头去,朝着史文恭挥了挥手,“你走吧!”

    “林教头,不能让他走啊!”史进听林冲还是要让他走,哪里还能忍住,就待要冲出来时,边上伸过一支强有力的手臂,将他牢牢抓住。

    “秦将军,你这是何意?”史进抬眼看去,见是秦明抓住了自己,不由得一愣,连声问了起来,哪想秦明长长叹了一声,朝着史进说了一句,史进顿时懵了,只是看秦明的样子,全然不像做假,只得是怒吼一声,狠狠地将三尖刀杵在了地上。

    林冲也知道,自己此举无疑是伤了兄弟们的心,可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狠狠地从自己裙甲上撕下一片,朝着史文恭的方向抛了过去,手中的长枪恨恨地一指史文恭,“今日你我割袍断义,从今往后再非师兄弟,他日再遇,唯有拼个你死我活,今日,你给我走!”

    史文恭默默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半片残甲,又抬头看了看满脸忿忿的林冲,终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轻轻地掉转马头,朝着曾头市地方向奔去,远远随着风声传来的,只是林冲那带着一丝悲腔的怒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