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徐槐说风从虎
    照徐槐的想法,风会听到风从虎的这句场面话,只怕会更加恼羞成怒,进一步更加地不愿放过风从虎,是以赶紧朝真祥麟再使个眼色,让他从身后抱住了风会。

    徐槐不知道的是,风会听到风从虎这句话,心中只是觉得凄凉异常,丝毫兴不起要在追上去将风从虎再教训一顿的念头,只是在那里默默地想着风从虎的话,而徐槐则是担心风会突然暴起,丝毫不敢有一点放松,三人便是这样僵持了下来。

    也许这里还是在风云庄的后院,风会很快就从思绪中清醒了过来,感觉到有人还环腰抱着自己,不由得苦笑连连,对着徐槐道:“徐先生,还是让这位兄弟松开风某吧,若是让人瞧见,岂不是让人误会什么!”

    真祥麟听见风会的话,哪里还要徐槐说话,忙不迭迭地松开双手,四下里张望了一番,像是要看看是不是有人看见刚才那一幕,有似在寻找有没有什么地方能让他将手洗洗,以去去晦气。

    徐槐哈哈一笑,在真祥麟的肩上拍了拍,已示安慰,复又朝着风会抱拳道:“风庄主,令公子也只是无心之言罢了,你又何必太过介怀,而且令公子年岁尚轻,若就此奋发向上,日后成就定是不可限量,绝计不会在那云公子之下!”

    风会叹了一声,面色复杂地看了徐槐一眼,默默地摇了摇头,“知子莫若父,从虎是什么德性,我自是比徐先生清楚,只怕今日这两掌下去,这孩子休说是什么奋发向上了,就是不记恨与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哦?”徐槐面露奇怪之色,隐晦地朝着风从虎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风庄主何出此言?难道说……”

    风会摇了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徐先生还是莫要问了…”

    徐槐更加奇怪了,还待再问时,心中忽地一动,又朝着风从虎屋子的方向看了看,开口对风会道:“风庄主,令公子如今还在气头上,若是风庄主觉得徐某可信的话,不如就由徐某代庄主前往安抚一番,如何?”

    “这……”风会明显迟疑了一下,他实在想不出,以徐槐的身份,为何会想着去安抚风从虎,可是看徐槐的面上,却又和往日一样,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企图,“这怕是不好吧,徐兄在怎么说,也是我风云庄的客人,哪有让客人帮忙的道里!”

    “哈哈,不妨事,不妨事”,徐槐笑着摆摆手,“我不太喜欢前面的那般热闹,若是能开导令公子,反倒是美事一件!”

    “那……”风会思之再三,终是朝着徐槐拜了一拜,“那一切就都拜托徐先生了!”

    “好说,好说!”徐槐面上带着笑,伸手扶起风会,转身便朝着风从虎屋子的方向走去,只是此刻他脸上的笑意,让人看来总有着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

    徐槐刚到风从虎的屋子外面,就听见砰嘭、乒乓、咔嚓、噼里啪啦的声音从屋子中传来,络绎不绝,尽是诸般家具摆设碎裂的声音,再加上风从虎那歇斯底里一般的吼叫声,将许多下人吓得围在屋外,全然不知所措。

    徐槐伸手拉过一个下人,指了指屋内,说道:“风公子往日里可曾像今日这般过?”

    那下人见过徐槐,知道他是庄主的客人,故而恭恭敬敬地说道:“回徐大官人的话,这风二少爷虽然不讨人喜,但对我等着实不错,,平日虽然也会发脾气,砸东西,但是往日从未像今日这般过,莫不是害了什么病吗?”

    “无事,无事,你家公子并未害病,而是心中有事罢了,待我开导他一番便是!”徐槐笑着摇摇头,慢慢朝着屋子走去。

    “徐大官人,”那下人见徐槐朝屋子走去,赶忙在后面出声叫道。

    徐槐停下脚步,扭头看着他,“还有何事?”

    那下人呢喃了半天,终是下定了决心,开口说道:“风少爷发脾气的时候,最不喜有人打扰,说不定还会暴起伤人,还是等他脾气发完,官人再去寻他吧!”

    徐槐笑着朝他摆了摆手,“不妨事,我与你家公子无怨无仇,他又岂会伤我!”说着,便是伸手推开屋门,直接走了进去。

    只是他才一进屋,就见一个花瓶自边上袭来,虽然徐槐不谙武艺,但这也只是相对于云天彪这样的人物来说的,如果和风从虎比起来,他的武艺可明显要高出许多了,就见他微微侧身一伸手,便将花瓶自半空中摘了下来。

    风从虎一愣,他从来没想到还有人敢接他扔出去的东西,不由得恼羞成怒起来,指着徐槐咆哮道:“你TND是什么人,谁允许你进来的,给老子滚出去!”

    哪知徐槐笑了笑,非但没有出去,反而伸手将屋门关了起来。

    风从虎更加怒了,跳出来指着徐槐怒喝道:“你难道是聋了吗?老子和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老子叫你滚出去,你听明白没有!”

    哪知徐槐伸手拨开风从虎的手指,环眼看了看被风从虎几乎砸成废墟的屋内,口中咂咂有声,“我说风公子,你受了气,就靠砸这些家什摆设来出气吗?难道你把它们砸成废墟,就真的能疏解心中的郁闷吗?”徐槐说着,扭头看着风从虎,眼中射出两道精光,直勾勾地盯着风从虎的眼睛,“难道你就不想从根本上改变这一切吗?”

    徐槐自认为,只要是个人听见他所说的,都会有所动作,哪知风从虎却是像看白痴一般看了他一眼,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笑到后来更是眼泪鼻涕流到了一起,“改变?怎么改变?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只是一个废物,一个连下人都不放在眼里的二公子而已,如果你想要得到什么,应该去找云龙才是,他才是大公子,他才能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徐槐见风从虎这般模样,心中也是颇为失望,扭头就待朝屋外走去,只是在他转身的那一瞬,却是分明看见风从虎的眼眸中,一缕精光悄悄地溢出,“这是……”徐槐心念一动,“好啊!居然还有这般心机,真是差点被你骗了过去,只是你有这般野心就好……”

    徐槐虽是这般想,但却没有转身,只是默默地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悄悄地放在还算是完整的小架子上,“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还有一个男人的野心的话,就证明给我看吧!”说完,双袖一拂,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手终于伸到了瓷瓶附近,只是在即将接触到瓷瓶的那一瞬,那只手明显犹豫了,想着要缩回去,可是终究却没有收回去,而是将那个瓷瓶牢牢地抓在了手里。

    “云龙…刘麒…刘麟”,屋内再一次传来风从虎受伤一般的吼声,将那个摇摇欲坠的架子彻底震塌,彷佛预示着什么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