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从虎的“悔悟”
    “夫用兵之道要在人和,人和则不劝而自战矣。若将吏相猜,士卒不附,忠谋不纳,群下谤议,谗慝互生,虽有汤、武之智,而不能取胜于匹夫,况众人乎?”云龙手握一卷兵书,微闭双目,负手于背,缓缓地诵读着,似是体会着书中所述。

    “公子近日来总是在诵读这一段,可是对此中所言有了新的领悟?”庞毅对云龙诵读此书虽有不忿,可对于云龙的满意却是日甚一日。

    “领悟?”云龙缓缓地睁开双眼,暗自苦笑一声,“这诸葛孔明乃是昔日大能,其所着之书又岂是我这等小辈能轻易参透地,只是这多日的苦读,总算是有了一丝小小的心得吧!”

    “哼!”庞毅最听不得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说诸葛孔明的好话,哪怕是云天彪和云龙也是一样,重重地一顿茶碗,瓮声道,“这诸葛孔明书中说的虽好,但却不是他自己能够做到的,既然做不到,又何必如此着书!还不如多多在战略奇策上下些功夫,以保证日后临阵对敌时不至举止失措!”

    “又来了!我怎地又忘了这节!”云龙伸手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一拍,“庞叔教训的是,云龙年岁尚小,见识不足,还需庞叔多加指点才是!”

    云龙如此态度,乐得庞毅是抚须直笑,志得意满地点了点头。

    只是当他正想开口和云龙好好说道说道的时候,屋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跟着便是一个侍女的声音传了进来,“公子!”

    庞毅的性子被侍女打断,不由黑着脸坐在一边,冷冷地哼了声,云龙脸上则是尴尬地笑了笑,连忙问道:“你有何事?”

    “启禀公子,风少爷在外求见!”

    “哼!风从虎?这个垃圾来此作甚,赶紧叫他滚!”庞毅对风从虎甚是不待见,也不等云龙这个正主发话,抢在头里咆哮了起来。

    云龙虽也不待见风从虎,但毕竟他是风云庄的大公子,带人接物总该有个大公子应有的气度,不能如庞毅这般行事,赶紧又是问了一句,“他可曾有何事要见我?”

    “未曾……”

    “这样吗…”云龙听了,心里开始衡量起利弊得失来。

    庞毅见云龙不说话,不由得站了起来,“贤侄面皮薄,不方便说,老夫皮厚不怕事,便由老夫来做这个恶人!”

    云龙正衡量见,冷不防庞毅要做如此动作,自是赶紧拦到头里,将他扶到凳上坐下,诚恳道:“庞叔父且稍安勿躁,云龙知叔父不待见那风家小弟,云龙也是如此,只是他到底是风会叔父之子,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我等若真是赶他走了,岂不是拂了风会叔父的面子,此举可大大不妥啊!”

    庞毅心中虽不爽,但也不得不赞同云龙的说法,又是冷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在搭理。

    云龙对庞毅的这个脾气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是由着他去,稍稍调整一下情绪,对着门外叫道:“让他进来吧!”

    稍许时间,就听得“嘎吱”一声,风从虎从屋外推门而入,满脸堆笑地朝着云龙一抱拳,“云龙大哥,小弟从虎这便有礼了!”

    庞毅见风从虎与云龙行礼,却把他往诸脑后,心下微恼,不自觉地又是哼了一声,风从虎一愣,目光绕过云龙,方才看见庞毅,“这老东西怎么也在这里?”

    庞毅不待见风从虎,可那风从虎又何尝待见他,只是如今这风从虎心中有了定计,又岂会把庞毅放在心上,面上谄媚地一笑,伸手轻轻在自己脸上拍了一下,“哎哟,小侄没有瞧见庞叔父也在这,真是该打,该打……”

    庞毅不耐烦地甩甩手,满是厌恶地说道:“有事说事,没事快滚,别让老夫心里不爽!”

    风从虎讪讪地笑了笑,转头看着云龙,诚恳地说道:“云兄,小弟往日甚是不懂事,为庄上、伯父,还有兄长惹来了许多的麻烦,这些日子以来,小弟前思后想……”

    “说重点,不要说这些废话!”风从虎在那里煽情地说着,庞毅却是早就听不下去了,毫不客气地出言打断,云龙面上略显尴尬地看着风从虎,不想风从虎却是丝毫不动气,连声应道:“庞叔父说的是,小侄遵从就是!后日午时,小弟在屋中略备薄宴,还请云龙不吝赏脸!”

    云龙认真地看着风从虎,心中颇觉欣慰,点了点头说道:“难得兄弟有这份心,后日午时愚兄一准会到!”

    风从虎大喜,连声说道:“那小弟后日就在屋内静候愚兄大驾!今日这便先行告辞!”说着,便是朝着庞毅和云龙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弯身倒退了出去。

    云龙在屋内注视着风从虎的离去,心中只觉得是松了一口气,以至于与庞毅说话时也是喜气洋洋,庞毅自是知道他为什么高兴,不由皱着眉头道:“贤侄,这风从虎平日里做些什么勾当,你应当非常清楚,有道是狗改不吃屎,今日怎地会如此老实,依老夫看这其中必然有诈,还是不去为好!”

    云龙则是随意地摆了摆手,“庞叔父此言差矣,虽然从虎兄弟荒唐了一些,但到底还是我风云庄的子弟,只要他肯改过从新,好好做事,好好做人,那么我这个做兄长的,定然要支持于他,此事就这么定了,庞叔父还是莫要再劝我了!”

    庞毅也是知道云龙的脾性,只能是暗暗叹了口气,“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云龙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只是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风从虎邀请完云龙,心中略略松了口气,马不停蹄地赶往演武场,因为他知道,若是没有特殊的原因,刘家两兄弟和刘慧娘、陈丽卿几人定然会在那里。

    只是这刘家兄弟可远没有云龙这般好说话,尤其是那刘麒,对风从虎更是连推带攘,还捎带着言语的攻击,在他俩的口中,风从虎简直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十恶不赦之徒,虽然他本身也差不多就是这样,可从别人口中听到,心中又哪里会好受。

    风从虎强自忍着刘家兄弟的侮辱,心中只感在滴血,面上始终带着笑意,刘慧娘虽然足智多谋,但到底是个女子,心肠难免软了一些,见风从虎被自己两位兄长连番羞辱,终是忍不住开口道:“风少爷,你请回吧,后日午时,慧娘必定与丽卿和两位兄长准时前来!”

    刘麒一惊,正想说话,却见刘慧娘朝他微微摇摇头,他也只能将话咽回了肚中,而风从虎则是大喜,朝着几人连连作揖,口中直道:“多谢几位赏脸,那后日午时,小弟在屋中静候几位大驾!”

    待得风从虎走后,刘麒与刘麟直接丢下手中家伙,冲到刘慧娘的面前,语带责怪地说道:“妹子,这厮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为何还要答应这厮?”

    刘慧娘看着自己两位兄弟,莞尔一笑,露出万般风情,“两位哥哥,这里可是风云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