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宴请
    两日的时光,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在寻常人那里,两日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若在有心人那里,则是够他去办许多事了。

    虽然刘慧娘做主,答应去风从虎那里赴宴,但是刘麒始终还是认为风从虎不怀好意,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几乎是风从虎一踏出房门,他就会想方设法地跟上去,看看他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可惜的是,他这两天下来,还是一无所获,只能是悻悻作罢,“难道这家伙真的改过从新了?”

    风从虎真的改过了吗?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要知道纨绔弟子少有心胸开阔之人,而风从虎更是心胸狭隘到了极致,哪里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原本他只是砸砸东西,喝骂吵闹一番罢了,只是当徐槐把那个小瓶放下,他拿起放在手中的那一刻开始,就彷佛觉醒了什么一般,变得更加阴狠起来,只是这一切还没有人知道,不,也许只有徐槐知道他的变化。

    风从虎一个人呆在房门紧闭的屋子里,手中把玩着一只他花了老大功夫,才从一封手已久的巧手工匠处买了的小巧酒壶,看着酒壶的迷离目光中,哪里还有前两日的谦恭,分明透着几许阴鸷,几许毒狠,“真是个好东西啊,还不枉本少爷花了如此大的价钱,终于是搞到手了,云龙,我的的好兄长,一会我这个弟弟真的要好好地敬上你几杯才是,还有你们,刘麒、刘麟,你们就放心吧,等你们全部走了以后,你们的妹子,就交给我来照顾吧,哈哈哈……”

    想着想着,他的眼前彷佛真的出现了刘慧娘、陈丽卿二人满脸坨红,身上不着片缕,任由自己摆布,云龙、刘麒、刘麟三人七窍流血,无力反抗,任由自己鞭打蹂躏,让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与舒爽,一种满是神经质的笑容在他的屋中响了起来,吓得经过他门前的侍女和下人,都是不由自主地一哆嗦。

    这种笑声,是所有的下人这辈子都没有听到过的,若是可以,他们是一辈子都不愿意去和能发出这种笑声的人打交道,怎奈风从虎早就吩咐过,在巳时三刻之际,必须提醒他,并送一桌上等酒席到他房中,是以他们再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敲响了他的房门。

    正在那里意淫的风从虎听见“咚咚”的敲门声,心中一惊,手上也为之一颤,酒壶也随之掉了下来,风从虎立时吓了一跳,要知道这个酒壶可是来之不易,要是这么砸了,就是他再有钱,怕也买不到第二把,更可况他一会还要靠这把酒壶来完成他的计划,更是不容有失。

    一番手忙脚乱之后,风从虎总算是把酒壶接在了手中,上下里外好生检查了一番,发现确无损坏之后,方始安心,将酒壶往桌上一顿,冷冷哼了一声,走到门前将门打开,杀人般的眼神在几个下人身上扫过,冷冷地喝道:“适才是谁在我门前大呼小叫!”

    那几个下人只觉得身在冰窖一般,浑身上下不住地发抖,正待开口说上几句软话求饶时,就听得背后传来了云龙的声音,“咦,虎弟,你怎地还出门来迎接愚兄等人,都是自家兄弟,又何必如此客套!”

    风从虎一听见云龙的声音,脸上马上变了颜色,就如同学了变脸一般,立刻就是满脸堆笑地从几个下人面前闪了出来,“大哥这是说的哪里话,正因为是自家兄弟,小弟才更应该出门来迎接兄长,”转头看了一眼几个小人,眼中警告的意味一闪而逝,“你们赶紧把酒菜摆上,我一会要与几位兄长好好喝上几杯!”几个下人早已吓外,唯唯诺诺地应了声,赶紧进屋布置去了。

    风从虎走上前去,在刘麒兄弟和刘慧娘二女的目光中,搀起云龙的手,指了指自己的屋子,说道:“弟弟迎接哥哥,乃是份内之事,今日就让你我兄弟把臂同入!”

    “好!”云龙见风从虎如此动作,心中也是非常高兴,“你我兄弟把臂同入,今日定要与兄弟好生喝个痛快!”

    刘麒兄弟看着把臂走在前面的二人,都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下意识地朝着刘慧娘看去,就见刘慧娘温婉一笑,“兄长看我作甚,他二人乃是叔伯兄弟,就如你二人一般,有此动作也不是什么怪事!”

    刘麒心下甚不以为然,心中暗自嘀咕,“这风从虎定不是什么好人,一会我可要小心才是,莫要让他害了我家妹夫才是!”

    待得几人进屋坐定,风从虎亲手操起自己抚摸了整整一日的酒壶,给几人全部倒满酒,自己更是端起其中一杯,看着几人说道:“小弟风从虎,活了这么大,基本上就没有干过什么好事,除了吃喝玩乐,就是想着如何从云龙兄长身上抢地位……”

    “兄弟,你好好地说这些作甚!”云龙面色一变,直接出言打断了他,“我的就是你的,你我又何分什么彼此!”

    风从虎呵呵一笑,摇了摇头,“兄长自幼读书习武,天资过人,端是文武双全,而我却是文不成武不就的,又哪里能比得上兄长,活了这么大,基本就是好事不会干,惹事生非必定有我……”风从虎说着,面色也不禁一黯,云龙见了,心头也是一颤,正要接口时,就见风从虎抬起头继续说道:“此次那梁山贼寇的进犯,倒是让我看清了这个世道的残酷,若我再这般闹腾下去,定然死路一条,是以小弟决心痛改前非,日后好生辅佐云龙兄长,再不兴那些非分之想,为表诚意,小弟当自先行罚酒三杯!”说罢,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跟着又是自斟自饮,连尽两杯。

    云龙看着风从虎连饮三杯,是再也坐不住了,亦是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从虎先生痛改前非,不仅是风云庄的幸事,更是你我兄弟重新携手的开始,如此幸事,又岂能一人独饮,当是大伙同饮才是!”说着,亦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刘麒等人见风从虎喝的也是同一壶酒,心中疑虑也是尽除,以为他真的是想要痛改前非,当下也是痛快地喝了起来。

    都说酒桌是最好联络感情的地方,果是不假,再加上几人年岁相近,几杯酒下肚后,也开始渐渐地话多了起来,这话一多,酒也喝得多了,不大功夫,便是喝得点涓不剩。

    风从虎拿起酒壶,用力地倒了倒,发现壶中已空,不由讪讪地笑了笑,“原来就没了,兄弟们且稍坐,我去取些就来,很快便回!”说着,便是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云龙几人不疑有他,只是嘱咐他速去速回,风从虎一面答应,一面朝着几人摆了摆手,只是当他的视线中再也看不见几人后,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恶毒的光芒,行走间哪里还有适才的样子,分明是沉稳的很,“嗯,还想你我携手?风云庄才多大点财产,还是老子一个人独占的好!你还是去下面携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