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发作
    刘麒那是一直在关注着风从虎,这一等到他消失在视线中,便立刻伸手拽了一把云龙,轻声喝道:“妹夫,你真的相信那个风从虎会痛改前非吗?”

    “为什么不呢?”云龙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刘麒会有这么一问,只是当他看见刘麟也是一般表情时,心里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轻轻笑了声,“我说你们两个未免想的有些多了,风从虎再有诸多不是,可也总是我风云庄的后辈,难道说他还会背弃风云庄不成?就算他背弃风云庄,但以他的为人和本事,没了风云庄可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刘麒听了不由得一窒,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这对于他来说,未免也是有些困难,嘴角抽了抽,终究是没有说出什么来,只是自己呢喃了一句,“反正我是说不过你。”

    只是当他看见刘慧娘和陈丽卿二女在那里边笑边说,还时不时地朝他瞥上两眼时,饶是他脸皮再厚,也是承受不起,开口叫了起来,“妹子,你不帮我说说妹夫也就罢了,怎地也在这里看我的笑话呢!”

    刘慧娘正要开口说话,却被陈丽卿抢在了头里,“刘大哥,这哪里能怪慧娘妹子,她可是早就说过这风从虎也是风云庄的一份子哟……”

    刘麒傻眼了,连忙将求援的目光看向刘麟,不曾想刘麟是早就料到刘麒会找他求助,早早地就将头扭到一边,使得刘麒的“媚眼”全部抛给了空气,只能是在那里自叹,自己不受人待见,惹得几人大笑了起来。

    风从虎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只是当他再次出现在门口的时候,眼中的阴戾、狠毒全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又是先前的那副谦恭。

    “大家伙这是在聊什么呢?怎地聊的如此开心?”看见屋中的几人正聊的热闹,刘慧娘与陈丽卿的容颜也愈发地显得娇嫩,让他一阵恍惚,心头也是越发的火热起来。

    云龙听见他的声音,笑着站了起来,佯怒道:“兄弟怎么去了这么许久,牢我们几个在此苦等,当罚酒才是!”

    刘麒此刻应该是屋中最觉得尴尬的人,好不容易才见云龙将目光放到风从虎的身上,不禁松了一口气,亦开始起哄起来,“对对对,当罚酒才是!”

    风从虎面上抽搐了一下,苦笑两声,“我能说不喝吗?”

    “当然不能!”刘麒直接伸手从风从虎的手中抢过酒壶,直接倒满三只酒杯,大声嚷道,“必须要罚,罚三杯,赶紧喝!”

    风从虎看了看趾高气昂的刘麒,又看了看满脸笑意的云龙和在一边看戏的刘慧娘二女,端起一只酒杯,故作无奈地说道:“好吧!我认罚!”说着,便是将三杯酒一饮而尽。

    刘麒鼓动要风从虎罚酒,未必没有存了要他试酒的意思在里面,只是他没有想到风从虎竟然如此干净利落地连饮三杯,一时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楞楞地站在那里,还有云龙看出了他的想法,笑着说道:“我说刘麒,你这么傻乎乎地站在那里,莫不是也想罚酒不成,若是想罚,你也喝上三杯如何?”

    “我喝什么…”刘麒听见了,赶紧坐了下来,口中却是不依不挠地对刘慧娘说道,“妹子,你日后可要好生管教才行,哪有不叫我兄长反叫名字的道理!”

    刘慧娘不语,只是抚嘴轻轻一笑,又将头扭到一边和陈丽卿窃窃私语去了,丝毫不把刘麒的话放在心上。

    刘麒心中那个郁闷啊,当真是无处去诉说,好在他本身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再加上又有云龙和刘麟在旁开导劝酒,不大功夫,他就将此事忘到了脑后,与两人喝到了一处。

    也许是风从虎准备的酒味道特别好,刘麒也好,云龙也好,刘麟也好,在不知不觉中都是喝了许多,渐渐地都是有了几分酒意,刘麒又是端起酒杯,眼神迷离地对着云龙一举酒杯,口齿略有不清地说道:“喝!”也不管云龙喝了没有,自己直接是一杯先灌了下去。

    只是当他放下酒杯时,却见云龙早已是趴在了桌上,他顿时乐了,踉踉跄跄地走到云龙身后,指着云龙道:“你这个云龙,往日里不老是说自己的酒量有多好,可以喝上多少,怎地今日却是这般地不济,这才是喝到哪里,赶紧起来,我们继续喝!”说着,伸手推了一把云龙。

    刘麒的本意只是想让云龙起来,不要趴在桌上装睡,是以手上也并没有使出多大的力气,可谁曾想,云龙尽然随着他这一推,居然是应声躺到在了地上,顿时吓了刘麒一跳,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抬头对刘麟等人道:“我…我…我没有使劲,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不知为何,几人看他时,就好像是看见了鬼一般,神情是要多惊恐就有多惊恐,刘麟伸手手指,颤巍巍地指着刘麒,“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满脸都是血?”

    刘麒闻言,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触手所及,只觉得脸上到处都是湿漉漉,黏糊糊的,伸手定睛一看,就看见满手都是鲜血,“这是……”他的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云龙,又看了看坐在那里已是摇摇欲坠的刘麟,心中终是有了定论,冲着风从虎就是一声厉吼,“风从虎,你……”

    “哈哈哈…不错,就是你虎爷我,”风从虎将手中的酒杯随手这么一扔,在刘麒等人的注视下,蹲到云龙的身旁,伸手在他脸上狠狠的两巴掌,而后更是从靴中取出了一把寒气深深的匕首。

    刘麒、刘麟等人看见这把匕首,哪里还不知道风从虎要做什么,各是虎吼一声,就要朝着风从虎扑来,只是他们才一动作,就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都不受自己的控制,直接一头栽倒了下来。

    风从虎吓了一跳,待见到两人倒下后,脸上装出一副怕怕的样子,放声狂笑起来,“哎哟,你们的刚才的样子好吓人啊,是想要救这云龙的命,还是想要你虎爷我的命啊,不过真的很可惜,你们要是少喝上几杯,或许虎爷今天就真的交代在你们手上了,可谁叫你们喝了那么多呢!”风从虎走到刘麒的身旁,不顾刘麒那吃人的眼神,狠狠地在刘麒的脸上划出一个十字。

    刘慧娘和陈丽卿虽然喝得较少,但此刻也是手脚酥软,使不上一点劲,看见自己的兄长受辱,她提起最后的一点劲,开口道:“风从虎,你今日这般设局害我们,可曾想到过你会有什么后果吗?我们几个姑且不说,单就云龙的身份,你就不怕云天彪知道以后,会把你生吞活剥了吗?”

    “哈哈……”风从虎听了刘慧娘的话,笑的是愈发的厉害了,而刘慧娘的心,也随着他的笑声愈发地沉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