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二十章 风会与徐槐
    刘麒惨惨地笑了笑,“不可就是我吗?风大少,你不会是以为我已经毒发身亡了吧……”

    “哼!你…”风从虎大怒,正想抬手推开宝剑时,只觉得颈间猛然传来一丝疼感,“我说风大少,你可千万不要乱动啊,你知道我身中剧毒,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在手上也没个轻重,万一要是把您给这么割了,让您给我陪葬,可就不好了啊……

    刘麒那有气无力的声音,听得风从虎心中的怒火是蹭蹭地往上冒,可是更多的却是无奈,正如刘麒说的那样,他犯不着去为一个快死的人陪葬,只能是瞥了一眼刘麒,“你想怎么样,划出道来吧!”

    “嘿嘿……”刘麒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没有搭理他,深情地看了一眼刘慧娘,“妹子,以后哥不在你身边,你要自己保重了!”

    刘慧娘双眼通红,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她也知道,今日一别,她怕是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兄长了,尽管她千不愿万不想,但她也知道如果不走,怕是真的只能死在这了,只能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陈家妹子,慧娘就拜托你了!”刘麒嘱托完刘慧娘,就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量正在飞速的流逝,但自己却是没有一点办法,只能是惨惨地一笑,对着陈丽卿再次关照了一句,算是将刘慧娘全部交给了她。

    陈丽卿有些意外,在她看来,既然抓住了风从虎,那为何还要走,只是她素来信服刘慧娘,见她不说话,便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用力地点了点头,扶着刘慧娘,两人一起慢慢地朝外走。

    风从虎冷眼看着二女的离开,心中却是倍感焦急,不是说他害怕二女做些什么出来,他急的是,万一他们走远了,叫他风大少去哪里找这样两个绝色美人,毕竟像陈丽卿这样的,不是因为中毒而致手脚酥软的话,又哪里是他风从虎能搞定的。

    只是看到脖子上明晃晃的宝剑,再看看颤悠悠,喘息不止的刘麒,风从虎还真害怕刘麒手一抖就把自己给宰了,只能是耐着性子等着。

    就这么在慢慢的细数中,好容易过了半柱香的功夫,风从虎却觉得像过了多少年一般的漫长,微微侧头看了气喘不止的刘麒,“现在他们都已经走了,你是不是也该放了我了?”

    “放了你?”刘麒就好像听到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一般,放声地笑了起来,虽然这笑声凄惨了些,喷了风从虎一头一脸的血沫,“你害了云龙,害了我兄弟,还想我放过你?死吧!”

    “什么!”风从虎这一惊非同小可,只是刘麒杀心甚坚,根本就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将全身上下最后一点力气全部集中在宝剑上,朝着风从虎割去,以风从虎那连庄丁都不如的身手,纵是反应了过来,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宝剑朝自己颈间割来。

    “嗯,想要我儿子死,那么老子就先杀了你!”风从虎反应不过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要命的关头,居然出现了他的救星,一道亮眼的刀光自风从虎的耳光掠过,直接取了刘麒的首级,鲜血瞬时淋了风从虎一身,将他变成了一个血人。

    但这会的风从虎已然顾不上那么许多,直接朝着大步进门的风会扑了过去,口中不停地哭诉着,“老爹,你怎么才来,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就再也见不到你儿子了!”

    “啪”,风会却是全然不顾他是不是刚死里逃生,直接就是狠狠地一巴掌,扇得风从虎愣在了那里。

    “你又扇我!你居然又扇我!我花天酒地你扇我,如今我除掉了云龙和刘家兄弟,你还是扇我,我还是不是你的儿子!”风从虎从愣神中醒悟过来,朝着风会歇斯底里一般地吼了起来。

    “哼!”风会冷冷地扫了风从虎一眼,指着他的脑袋训斥了起来,“我扇你不为别的事,而是因为你要做这么大的事,却不知道要和我商量一下,你难道不知道这风云庄上下几乎都是云天彪的眼线,如果稍有差池,会是一个什么结果,还需要我来告诉你吗?”

    “那又如何?反正这事我做成了,云龙和刘家兄弟都死了,今后这风云庄就是我们风家说了算了,那些人难不成还敢和我们作对不成?”虽然风从虎的心中对于风会说的甚以为然,但是面上却依旧拧着脖子会了风会一句,“先不说这些,倒是老爹你怎么知道我做什么事?”

    “哼!就你那心计,真不知你是怎么做成这事的!”风会摇了摇头,朝着屋外叫了一声,“徐兄,你还是进来吧!”

    “呵呵,风少爷,我们这就又见面了!”徐槐面上带着微笑,带着任森从外面走了进来,略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几人,立时收敛了笑容,皱着眉头道,“怎么只有这三人,难道说你今日没有将那陈丽卿和刘慧娘一并请来?”

    风从虎白了徐槐一眼,看着风会说道:“怎么可能,我自是将她们也一并请来,我……”

    “那么她们人呢?”徐槐不等风从虎说完,面上露出一丝紧张,直接出言打断。

    “跑了,刘麒架住了我,让她俩跑了,”风从虎非常光棍地说了出来,彷佛是天经地义一般,“不是我说你,你那是什么药,居然还让那刘麒有力气来架住我……”

    “你…”明明是他放走了人,却还在那里强词夺理,指摘徐槐的不是,徐槐也是被他气得不行,直接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这刘慧娘和陈丽卿跑了,终究是个隐患,尤其是这个刘慧娘,以云天彪眼下相信她的程度,若是她们俩个窜到云天彪面前说些什么,就算是没了云龙,我风家怕也不能执掌风云庄,必须要除掉她们俩个才是!”风会对庄主位置可是想了很久,如今终于有了希望,自是不愿错过。

    “确然如此,这两人中,陈丽卿武艺高强,但难对付的却是刘慧娘,以她的智慧,自是知道如今不能留在风云庄,定会想办法潜出庄去……”徐槐微微想了想,开口说道。

    “难道她们不会留在庄内,要知道那陈希真和刘广可是都还在庄中啊……”风会奇怪地看了徐槐一眼,在他想来,找陈希真和刘广说清楚事情,总比要潜出庄去好。

    “不会,那刘慧娘不敢赌,因为她不敢确定这风云庄中,是不是还有人要取她们的性命,所以她们一定会潜出去,依我看,我们不如这样行事,”徐槐抬头看了眼风会和任森,见他们正认真地听着自己说话,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任森兄弟带人出庄,尽可能在山林一带寻找,我想她们要摆脱可能出现的追兵,山林是最好的选择;而风兄和徐某则是留在庄中,相机除去那陈希真和刘广,以保风兄顺利坐上庄主的位置……”

    “好,就依徐兄所言行事,不过此事要成,还需徐兄助风某一臂之力才是!”风会眼中毫不保留地释放出对庄主这个位置的野心,让徐槐和任森的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那我便带人出庄,去收寻那两个小娘子去了,徐先生就拜托风庄主了!”

    “任兄放心就是,有我在,就没人能伤得了徐兄!”

    得了风会答复的任森,再不迟疑,转身离去,准备召集手下去追捕刘慧娘二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