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暴起的任森
    “TND,”一个领头模样的粗豪汉子面上露出窘相,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个汉子,“谁在那里瞎嚷嚷,老子几时被嫂子欺负了,老子…老子…老子和你们这些干啥,”只是说着说着,他就说不下去了,赶紧调转话题,以转移几人的注意。

    但对这些汉子来说,难得有个可以调笑的乐子,哪里会轻易放过,顿时是笑得前仰后合,“老大怂咯!”

    “老大,咱兄弟跟你认识那么些年,连你有几根胸毛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还不知道你那些心思,不就是认个怂吗,哈哈……”

    “TNND,老子就是怂了,有本事你们不怂啊,哈哈……”这个汉子倒也光棍,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一笑,痛快地认了下来。

    这些汉子的嗓门一个赛过一个,任森他们自是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他急于押着二女回庄,也就装着没有听见一般,径直朝前走着。

    他可以当没有听见,但是陈丽卿不会,要知道她对被任森擒住,本就是耿耿于怀,心中想的就是怎么才能逃走,只是苦于没有办法,如今好不容易遇上这么一伙人,让她眼前一亮,少有地想出一个办法来。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付诸实施,就听见身旁的刘慧娘惊恐的叫了起来,“你要干什么?你这是要做什么,赶紧放开我,不要啊,不要摸我,不要撕我的衣服,放开我啊,不要啊!”声音之凄惨,就如同一个女子正在被人施暴一般,孤苦而无助,凄惨而可怜,听得她身周的庄丁是一愣一愣,不远处的那群汉子也是停止了调笑,将目光彻底投了过来。

    任森在刘慧娘叫起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知道不好,只是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在他眼中看来,这些在江湖上讨生活的汉子,务必会管这些闲事,就是管了,也必定难在他的手上讨得好去。

    他猛地转过头去,狠狠地瞪了刘慧娘一眼,而换来的只是刘慧娘那皎黠的一笑,任森心中气急,只能是冲着那些庄丁吼道:“你们这些废物,难道不知道要把她们的嘴堵上,任由她们在这里大喊大叫的,成何体统!”

    几个庄丁听见他的吼声,这才想到要将二女的嘴堵上,只是还没有等他们行动,就听得一声大吼,“住手!”

    “晦气!”听见这个声音,任森心中暗骂一声,策马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前方那群汉子,大声道:“汉子,不是什么事都是你们可以管的,要知道这世道最不缺的就是死人,莫要自己死了,却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也没人知道你埋在哪里啊!”

    任森的话,透着浓浓的警告,如果可以,他只能平安的将二女押回去,绝不想旁生枝节,只是他到底还是小看了这群汉子的胆量,他们听了任森的话,并未出现如任森所想的那般惊慌失措,反倒是哈哈大笑起来,夸张一点的更是捂着肚子在地上来回打滚。

    任森身后的庄丁见对面那群汉子笑成这样,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们到底笑着什么,有些没心没肺的,竟然随着那些笑声,也是傻傻地笑了起来,而这些笑声,让任森的脸色愈加的难看起来。

    任森爆发了,对面的人笑成什么样子,任森都可以忍,也都可以不管,但是自己人也这么笑,无疑是压倒天枰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手中的烂阴点钢枪“呼”地一甩,眼中的寒芒频显,足下生劲,朝着那群汉子杀了过去。

    “哟,这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啊!”任森的举动让那群汉子止住了笑声,一个汉子“噗”地一声吐掉嘴里的草根,随手提起一把朴刀,满不在乎地拍了拍裸露的胸膛,“来吧,爷爷早就嫌热的慌了,来给爷爷这里开个洞,也好凉快凉快不是!”

    “哈哈,说的好,陈老二,老子挺你!”

    “TND,和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不准叫老子老二,再叫老子老二,老子就废了你的老二!”

    他们这边闹得越是欢腾,任森心中的怒火就越是灼烈,握住点钢枪的手上,青筋根根暴起,口中兀自吼了起来,“都给老子去死吧!”点钢枪以一往无前的气势猛地刺了出去。

    “我cao,这个孙子来真的!”众人口中的陈老二瞬间变了脸色,口中大叫一声,“所有人都给老子散开!”自己却是提着朴刀仓促迎了上去。

    任森含愤的一击,哪里是他这般仓促可以接下的,“叮”的一声传来,他的朴刀竟然脱手而出,而任森的点钢枪就似没有受到一点影响那般,朝着他的咽喉而去。

    “cao,老子这下玩大发了!”陈老二的血性在这一刻被全部激了起来,看准任森的来枪,伸出双手死死抓住了任森的枪头,双臂上肌肉虬结,鲜血也自手上如小溪一般流出,但总算是把命保住了。

    只是任森的本事又岂会只有这点,眼见自己的枪头被陈老二抓住,再度冷冷一哼,双手抓住枪杆,奋力地抖了起来,他这里一抖,陈老二那边可就苦了,只觉得双手间的枪头在高速的旋转,在他的手中将他的血肉一层层地剐了下来,这份剧痛,饶是他悍勇异常也是承受不住,终是大叫一声松开了双手。

    失去了这层阻隔的枪尖,再度朝着他的咽喉而去,到了这个生死关头,陈老二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怯畏,反而是扯起嗓子大叫道:“袁老大,该你上了,你再不上,兄弟可就归位了!”

    “哼!现在还想有人救你?做梦去吧,还是给我乖乖地去死吧!”任森扭曲着脸,手上再度加了几分力,意图给陈老二来个一枪贯喉。

    想法是好的,结果是遗憾的,他这一枪虽然没有被人抓住,但却被一旁伸过来的一把奇门兵器锁住了。

    任森试着朝前使了使力,却发现这把奇门兵器就像铜墙铁壁一般,让他无法前进分毫,但如果撤回长枪,却是丝毫不受影响,任森无奈,只能是收回了长枪。

    陈老二见任森收回长枪,心中一喜,扭头对着身旁这人叫道:“袁老大,你怎地才来啊,你如果再不来,兄弟我可就要归位了啊!”陈老二喋喋不休地说了好一阵,末了还贼兮兮地附到袁老大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听得那袁老大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先去包扎伤口,这里交给我了!”袁老大看了一眼他流血的双手,直接吩咐了下去,便是不再搭理与他,向着任森走了两步,上下打量了一番任森,开口道:“留下那两个女子,我便放你过去……”

    “什么?哈哈……”任森听了,彷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指了指刘慧娘二女,“你要我放了她们,你算老几啊,你可知道老子是谁,老子凭什么要听你的,实话和你说了,你现在让开路去,我还可以当没有这件事,放你一条活路,如若不然,适才那人就是你的下场!”

    “那就来吧!我袁朗也不是被吓大的,这两个女子,我是要定了!”袁朗说着,手中双挝摆开架势,就欲一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