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寻衅的三女
    会救刘慧娘、陈丽卿二女,完全是因为陈赟看不惯任森一伙人欺负两名女子所致,待真的救下二人,得知二人身份后,陈赟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把刀,劈了二人,总算是因为有袁朗在旁,终是没能实现。

    莫说是陈赟,就是袁朗,也对这个出计对付梁山,以致俊辰重伤的女人没有一丝好感,只是他做事素来稳重,不似陈赟那般冲动,虽对二人没有好感,但也知二女不是自己能够随意处置的,与季三思二人略一商议,便是立即带着人马返回梁山。

    袁朗带着刘慧娘和陈丽卿二女返回梁山,立时在梁山上掀起了轩然大波,李俊辰也好,许贯忠也好,山上的一众大小头领也好,都没有想到袁朗回来时,竟然能把这二女给带回来。

    照理说,李俊辰中枪受伤,固然是陶震霆下的手,但是追根究底起来,还是因为刘慧娘定下这十面埋伏之计,这才最终导致了这个结果,原本梁山上下有个心照不宣的决定,那就是打破风云庄后,拿住这个定计之人,定要将他好生折磨一番,让他尝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哪怕是俊辰怪罪,也是在所不惜。

    可是当留守的群雄见到刘慧娘时,都不由得傻了眼,原本以为能设下如此计谋之人,定是长着一副阴鹫之相,或者干脆是心理变态之人,喜欢男扮女装,这才叫什么“女诸葛”,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是个娇柔瘦弱,美颜如花的美娇娘,一时间让众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哪怕是先前要斩杀刘慧娘的陈赟,在听了袁朗的话后,也是打起了哈哈,绝口不提此事。

    即便如此,但是扈三娘三女却是绝不会忘记,尤其是扈三娘和宿金娘两人,一个是忘不了自己和俊辰共乘一马时的旖旎,另一个也忘不了俊辰单枪匹马杀到青风山,救她出贼窝时的英武,再加上一个花容,在得知刘慧娘被抓回梁山后,群雄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后,一起找上了鲁智深和许贯忠,要他们给一个说法。

    不想这二人就和商量好的一般,见了三女是绝口不提刘慧娘在梁山的事,即便是三女提及此事,二人也是想尽办法地岔开话题,就是不说要如何处置刘慧娘,三女眼见在二人处得不到任何的结果,只能是悻悻而去。

    虽然三女在鲁智深他们那里得不到任何结果,但是想要她们放弃却又是万万不能,三女好一番商议,便决定自行去找刘慧娘晦气,即便是不能杀她,但如果能好生地教训她一番,但也能出一出心头地这口恶气。

    说干就干,三女本来就都是行动派,直接便朝着刘慧娘临时的住所奔去。

    初到梁山,陈丽卿除了有些好奇以外,更多的怕还是忐忑不安,就算是再怎么无知的人,也是知道风云庄和梁山的敌对关系,虽然她二人如今已是离开了风云庄,但之前梁山征伐风云庄的战役,她两人在其中并没有少出力,如今身在梁山,又如何不怕梁山借机对付她们。

    相比与忐忑的陈丽卿,刘慧娘却是要平静不少,除了偶尔去户外活动一下,舒展一下身心以外,大多数时候则是呆在屋内,翻看着各种书籍,让陈丽卿在无奈的同时,也是颇为佩服她的定力。

    但是梁山迟迟没有对她们有所动作,让陈丽卿的心中渐渐不安起来,眼见刘慧娘还是安心地坐在那里看书,不由得上前抢下她的手中书,叫了起来,“我说妹子,我们来了这梁山也有些日子了,除了行动上有些限制,旁的几乎什么限制都没有,你说他们到底再打什么主意,要知道当初你定的那十面埋伏之计,可是伤了那个李俊辰,你说他们会不会……”陈丽卿说着,在自己白皙的脖子那里比划了一个割颈的动作。

    刘慧娘伸了一个懒腰,美眸中透着一缕无奈,“姐姐整日里担心这些无谓的事情做甚,你我既然身在此处,不妨放下一切,放松身心,好好地享受一番难得的宁静,岂不是更好吗?”

    陈丽卿听完,一种无力感由心而生,看着刘慧娘那娇美的容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她些什么,也就在此时,屋外传来了扈三娘的叫骂声,“那个叫什么刘慧娘的不要脸的臭娘们,赶紧给我滚出来!”

    “不要脸的臭娘们!”陈丽卿乍一听到此语,立刻就暴走了,也不管刘慧娘是何表情,有何想法,转身就跳出来屋子,杏眼圆睁,单手叉腰,指着三女大声叫道:“刚才是哪个不要脸的臭娘们在这里大呼小叫,难道不知道姑奶奶在这里休息,实话告诉你们,趁姑奶奶现在心情还算好,你们就这么给我滚了,姑奶奶这就放过你们,若是你们再不知好歹,姑奶奶定要给你们留下一个纪念!”

    扈三娘也好,宿金娘也好,花容也好,三女自认已经够泼辣,够强悍的了,不曾想今日居然会遇到一个比她们更加凶悍的,不由得恼羞成怒起来,“老娘今天就毙了你这个荡妇!”扈三娘直接抢上一步,抽出自己的日月双刀,分定阴阳,照着陈丽卿颈间便是双刀交叉的一击。

    陈丽卿到底是身手过人,再她骂完三女之后,便已是全神戒备,以防三女突然暴起,果不其然,扈三娘这一击就如她预料那般到来,就见她身子越后一仰,使出一招“铁板桥”,扈三娘的双刀堪堪贴着她的鼻尖,在她面前交叉而过,跟着踹出一脚,正踹在扈三娘的小腹,将她踹出好几步。

    扈三娘的身手如何,宿金娘和花容知之甚详,眼见她被陈丽卿一脚踹开,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伸手将她扶住,轻声询问一番,待知其只是吃亏并未受伤后,对陈丽卿不由怒目而向。

    陈丽卿对此却是不屑一顾,双手叉腰地笑了起来,“梁山可真是好大的名声,想不到却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手下尽是这些酒囊饭袋,想必你们之前的那些战绩,定是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这一遇到高手硬茬,便是立刻显出了原型了,哈哈……”

    “什么!”陈丽卿此言一出,莫说是扈三娘三女勃然变色,就是屋中的刘慧娘也是坐不住了,连忙走了出来,对着陈丽卿道:“姐姐,你怎地如此说话,须知我俩现在在何处!”说罢,又是朝着扈三娘三女施了一礼,“三位姐姐,小妹便是刘慧娘,先前我家陈姐姐言语中多有冒犯,小妹在此代她陪个不是,还请三位姐姐莫要见怪才是!”

    刘慧娘自觉自己说的有礼有节,哪知扈三娘只是看了她一眼,复又指着陈丽卿,冷冷笑道:“哼!原来你就是那刘慧娘,先等我们收拾了这婆娘,再来找你!”

    “姐姐,与这几个恶婆娘多说什么,让我来好好教训她们!”刘慧娘还想说些什么,身后的陈丽卿却是抢了上来,冲着扈三娘就是一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