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诈降的和尚
    在几人热切的目光下,俊辰缓缓地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鲁智深是多次见识过俊辰的布置,自是不觉得奇怪,但法通、法慧,以及陈丽卿却是第一次听见,顿时是张大了嘴巴,久久不能合上,唯独刘慧娘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俊辰似乎知道陈丽卿会露出这般表情,心中一时起了顽童心性,狭促的扭过头来,朝着陈丽卿眨了眨眼,气得陈丽卿是哼了一声,用力地将头转到一边,不再理他。

    俊辰见状,哈哈一笑,便是同鲁智深带着法通、法慧二人走了出去,直到看不见几人的背影,陈丽卿方才扭过头来,照着门口的方向狠狠地坐了个鬼脸,“神气什么啊,不就是布置一下而已,难道除了你,我们就没人会了吗?你说是不是,慧娘妹子……慧娘妹子?”

    陈丽卿连续叫了两遍,刘慧娘均没有理她,不由一怔,连忙转头去看,就见刘慧娘娥眉紧蹙,似乎还在那里想着俊辰的布置,陈丽卿心中一跳,“难道说这小子的布置竟如此完美,连慧娘都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吗?”目光不由自主地朝着门口望去。

    刘慧娘悠悠地抬起螓首,神色复杂地看着门口,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得俊辰的声音响了起来,“迁儿!”

    很快就听得一个略带尖细的声音响起,“时迁在!”

    时迁是什么人,刘慧娘自是知道,心中不由苦笑一声,“连这唯一的破绽也被你堵上了吗?看来想要赢梁山,真的很困难呢!”

    梁山大营。

    杨志的部属在凌州休整了不过两日,除了留下水火二将在凌州打理,其余将士都是随着杨志来到了曾头市与林冲会合。

    杨志援军的到来,让林冲等人精神也是为之一震,只是不知为何,连日去曾头市前搦战,那好勇斗狠的曾家兄弟,好像一夜之间通晓了所有兵法一般,只是闭门不出,但梁山人马挥军攻庄,他们只管用弓箭招呼,根本不与你照面,待梁山人马退去,他们又打开庄门,拾取庄外的箭矢,若是梁山人马再来,他们依旧只是用箭矢迎敌,几次下来,除了折损不少人手以外,梁山几乎是一无所获。

    光有损失而没有战果,不管是林冲还是杨志亦或是一众将领,自是没有一人满意,照一般来说,久攻一处而不克,或可先撤去兵马已做他用,然后另觅时机再做打算,只是如此这般就撤走,林冲等人却又是不甘心,只能是留在营中,苦思破敌之策。

    这日,林冲等人正与帅帐之中商议该当如何诱得曾家兄弟出战,就见有军士入帐禀告,“林教头,营门外来了两个和尚,指名要见你!”

    “和尚?”林冲不由一愣,暗思自己除了认识鲁智深这一个和尚外,哪里还认识什么和尚,在加上近几日来为了曾头市的事情,让他的性子也是有些急躁了起来,朝着那军士一挥手,“我哪里认识什么僧人,再说这是曾头市的地界,难保不是曾家使的什么诡计,不见,速速打发他们走人!”

    那名军士领命而去,但是不大功夫又回转过来,朝着林冲一抱拳,“林教头,属下去打发他们走人,不料这二人说有要事,一定要见到林教头,若是林教头还是不见他们,他们便坐在营前不走了,直到林教头肯见他们为止!”

    “什么!”正在观看地图的林冲,闻言不由大怒,“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这般威胁与我,难道真是觉得林某脾气太好,不会杀人不成!今日我便要叫他们知道,林某手中的刀,一样是会杀人的!”一把抽出腰刀,就朝帐外奔去。

    杨志等人见状,自是不可能让林冲这般跑出去,赶紧上前拦住,杨志更是夺过林冲手中的钢刀,“林教头,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如今这两个和尚来历不明,不妨放他们进来,听他们说些什么,就算是曾头市使得诡计,我等已有防备,又如何会中他们的计,还能将计就计,好好地算计他们一把,以出出这些日子以来的闷气!”

    “确是如此,若是稍有不顺心,便斩杀来人,让天下人知道了,岂不是会说我梁山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杀人,今后如何还会有英雄豪杰来投奔我梁山?”王佐亦是在一旁,接着杨志的话劝道。

    林冲会这么做,本就是因为一时怒气上头而致,如今被杨志、王佐一说,立时省悟过来,对着杨志、王佐等人施了一礼,“多亏有贤弟在此,不然林某定要闯下大祸!”复又对着那军士道:“你去把那两个和尚带进来吧!”

    很快两名和尚便被带了进来,二人朝着帐中微一打量,对着帅位上的林冲一抱拳,“敢问这位便是江湖上人称“豹子头”的林冲林教头吗?”

    林冲微微颌首,“不错,正是林某,你二人一定要见林某,却是为了何事?现在人已见到,你们可以说了!”

    两个和尚互相看了看,又在帐中细细地打量了起来,“小僧乃是有机密事禀报,还请林教头屏退左右!”

    林冲闻言,爽朗一笑,指了指杨志等人,“这些都是我梁山上生死与共的兄弟,并非什么闲杂人等,你们有事只管说来,不用有任何顾虑!”

    两个和尚听他这么说,再无任何顾虑,直接开口道:“我们两个是曾头市东边法华寺的和尚,我叫法通,他叫法慧,今日来此,只是为了诈降而来!”

    “什么!诈降!”乍一听此言,林冲等人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就见王佐笑着对法通道,“这位大师,你说你是来诈降的?”

    法通点点头,万分肯定地说道:“不错,我们两个就是奉了曾头市三公子曾裳之命,来此诈降,待取得诸位的信任后,将诸位引入庄后密林的埋伏中,然后一举歼灭!”

    “哦?”林冲饶有兴趣地看着二人,“既是诈降,那你二人为何要说破此事,须知天下间绝没有如此这般诈降的!而且,你们两个就不怕我翻脸,就此砍了你二人吗?”

    法通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让帐中诸人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难道我说的就有这么好笑不成?”

    法通收住笑声,自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林教头会诛杀前来诈降的法通,但决计不会杀了同是梁山弟兄的法通……

    “梁山兄弟?”林冲看了看杨志,有看了看王佐,见他们也是一脸的茫然,“你什么时候是我梁山兄弟了,为何此事我全然不知情,莫不是是冒充的吧!”

    “林教头不信,却也是人之常情,这里有哥哥书信在此,相信林教头看后,自会知道前因后果!”说着,法通上前两步,将书信放在了林冲的案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