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溃逃的曾密
    曾涂死了,曾升也死了,只是他们的死,除了面前的这些梁山将领外,再也没人知道,林冲看了一眼兄弟二人的尸体,悠悠叹息一声,对左右道:“把他们兄弟拖下去埋了吧!”

    自有手下上前拖走了兄弟二人的尸体,看着被拖走的两具尸体,不知为何,一股伤感突然涌上了林冲的心头,“今日曾家兄弟死了,还算是有我等为他们收尸,若是有朝一日,我等战死沙场,不知是否有人会替我等收尸!”

    林冲的话,听得边上众将不由面面相觑,均不知林冲何来此言,倒是杜壆没有想那么多,轻轻驱马走到林冲身旁,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林冲扭头朝他看去,就见他眼里满是笑意,林冲也知自己有所失态,不由得讪讪一笑,手中长枪一招,朗声道:“前方兄弟还在苦战,我等耽搁已久,当速速前去相助才是!”

    众将见林冲恢复常态,都暗暗吐了口气,便是将先前之事望诸脑后,一个个地快马加鞭,照着现前奔来的方向再度前行。

    曾涂和曾升的死,曾密并不知情,他所知道的只是自己眼前碰到了大麻烦,看着自己手下死伤枕籍的庄丁,曾密就如同曾裳一样,悲从中来,到了这份上,他只道是自家的诈降计被梁山看破,是以心中还存下了拼死一搏的念头,若是他得知他们所谓的诈降计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的话,只怕是连这最后一丝拼命的念头,也会就此烟消云散吧。

    看着从自己身后密林中涌出的梁山军士,曾密的心头忽然闪过一丝明悟,“也许,今天就是我曾家老二归天的日子吧!”反手将自己的雁翎刀从身后取下,轻轻地在刀身上**而过,冰凉的刀身,锋锐的刀刃,彷佛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力一般,让他原本狂躁不安的心,竟然平静了下来,“老伙计,也许这就是你我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吧,就用这些贼寇的血,来书写你最后的辉煌吧!”

    曾密的眼中杀机一略而过,持刀就欲冲着那些汹涌而来的梁山军士扑去,只是他的那些心腹无论如何都不愿让他扑上去,也就是曾密了,平日里对曾头市上下所有庄丁最和气的一个人,所有的庄丁都愿意为他去死,“二公子,你快点走吧,去找大公子,去找三公子,然后带着他们再一起杀回来,一起回来替兄弟们报仇!”一个背上插着两只羽箭的庄丁,死死地抱住曾密的一条腿,凄厉地哭诉着。

    “是啊,二公子,你赶紧走吧,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死!”

    “日后记得给我们报仇就行了!弟兄们,咱们上,就算是死,咱们也要从那些贼寇身上咬块肉下来!”一个庄丁头模样的汉子,冲着剩余的家丁大声嚷嚷着,更是第一个举刀迎了上去,但是随着一刀亮眼的刀光闪过,这个汉子就这么倒飞了回来,落地时显然已经没气了。

    若是以往,看见有同伴死在自己的面前,这些庄丁还会犹豫踌躇一下,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日他们却没有丁点犹豫,像是没有看见眼前这具尸体一般,迎着梁山军士杀了上去。

    霎那间,刀光剑影闪成一片,刀锋入肉的声音,枪刺入体的声音,双方凄厉的嚎叫声,就像是构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一般,曾密看着这些庄丁奋不顾身,前赴后继地冲上去的样子,耳边传来他们惨叫声,只觉得自己的双眼也是为之湿润,用力地紧了紧手中的刀,他是多么想不顾一切地杀上去,带着这些庄丁轰轰烈烈地打上一场,但是他不能,他知道他身上承载着这些庄丁的希望,“你们的仇,我一定会给你们报的!”曾密在心中暗暗发誓,强行逼迫着自己转过身去,朝着曾裳埋伏的地方奔去。

    曾密的手下用自己的生命为曾密争取到了逃走的时间,希望他能和曾裳合兵一处,然后杀回来给他们报仇,这个想法虽然好,而且也是最容易实现的,但他们却不知道,以梁山行事的缜密程度,又怎么会在袭击曾密的同时,放开曾裳不袭击呢!

    就在曾密堪堪赶到曾裳埋伏的所在,就看见曾裳所带的部属已然被梁山彻底击溃,残余的庄丁正在四处逃逸,以其能够捡回自己的一条小命。

    曾密凌乱了,他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梁山人马怎么会摸的这么准,能够同时派兵偷袭自己和老三,只是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多想什么,上前揪住一个庄丁,狠狠地抽了两个巴掌,厉声吼道:“你们都在干什么,就这么逃跑吗?你们以为这样跑就能保住命吗?”

    曾密的吼声在一瞬间压过了刀剑声,所有逃逸的庄丁都不自觉地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扭头朝着曾密看来,曾密见庄丁们的目光全部集中了过来,口气渐渐软了下来,“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兄弟呢?曾家的三公子曾裳呢?他人在哪里,你们谁能告诉我?”

    没有人回答他,所有的庄丁都低下了自己的脑袋,曾密见状,心中不由“咯噔”一下,一种难以言状的不安瞬间席卷他的心头,“难道…难道…老三死了?”曾密忽地只觉得天旋地转起来,整个人似乎都失去了支撑的力量,直接就是一头栽到下来。

    曾密这一摔倒,顿时吓坏了那些庄丁,赶紧是七手八脚地将曾密从地上扶起,掐人中的掐人中,抚胸的抚胸,好久终是见曾密咳嗽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庄丁们这才将心放了下来。

    曾密睁开眼睛,打量了一番这些庄丁,轻轻地说道:“谁能告诉我,我三弟到底是怎么了?”

    这些庄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默默地低下了头,曾密见状,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我三弟死了,是吗?”

    庄丁们默默地点了点头,一个看起来像是庄丁头的汉子沙哑着嗓子,苦涩地流着泪,开口道:“二公子,三公子死的好冤啊……”

    曾裳确是死了,而且就和原本的轨迹一般,还是死在了解珍的手中。

    曾裳虽然是曾家老三,但确是五兄弟中存在感最低,能力比起其他兄弟来,总是差上了一线,但是他的胆量,却是五兄弟中最大的一个,当看见四周布满了庄丁的尸体时,尤其是自己的心腹,为了救自己而死在了面前,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在满腔怒火的冲击下,他的头脑“嗡”的一下,就像是一片空白,以致于不管不顾地站了起来,孤身一人朝着身后的密林冲去。

    在旁人看来,他这是勇猛胆大的表现,但是在有些人看来,这和送死没有任何区别,解珍看见曾裳奔着自己的方向而来,心中窃喜,悄悄地取下背后的猎叉,心中默默数了几个数字,猛地将手中的猎叉抛了出去,正中曾裳前胸,那强大的冲击力,立时将曾裳钉在了地上,当场毙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