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庄外战斗的结束
    曾密听完,身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在那些庄丁的注视下,默默地站了起来,四下里看了看,就见自己身皱只不过三、四十人而已,而且还是半数带着伤,心中更是黯然,“走吧,大家赶紧走吧!曾头市已经完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都往北方走,往我们女真人自己的地盘走,回我们自己的族里去,等以后有机会回来,记得要给我、给我的几个兄弟报仇!”

    这些庄丁面面相觑,在他们的思维里,一向就只有他们掩护主子撤退,几时会有过他们撤退主子掩护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是好。

    隔了好一会,才有一个庄丁大着胆子问道:“二公子,你这是让我们走吗?如果我们走了,那你怎么办?”

    “我?”曾密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般的讥笑,朝着曾头市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中有些无限的留恋,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走了,我是曾家的老二,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和曾头市同生共死!你们走吧,以后……算了,还是先把自己的命保住再说吧!”

    所有的庄丁都沉默了,除了火把上的油布、松香燃烧时产生的“噼啪”声外,就只剩下偶尔才会响起的一声金铁相交的声音,“走吧,都给老子滚啊!”曾密不比这些庄丁,对声音的敏感要远远胜过他们,虽然那些动静听起来极为的细小,但还是无法瞒过他的耳朵,眼见这些庄丁还是不愿意走,顿时急了起来,手中的雁翎刀摆了摆,“如果再不走,老子这就砍了你们!”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这些庄丁哪里还有办法,纷纷是调头就走,只是他们的心中还是一时半会过不了这个坎,几乎就是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曾密,让曾密的心中也是泛起阵阵无奈,也只能由着他们。

    只是曾密让他们走,并不代表梁山也会放他们走,尤其是李俊辰统领下的梁山,对于寻常的民间势力亦或是赵宋官家的势力,除了个别人以外,俊辰是能放则放,可是在涉及到了外族的情况下,俊辰就像是化身成为杀神一般,是决计不会让一人漏网,定然斩尽杀绝,有了这样的老大,那么手下也可想而知,定然是坚决执行,就听见“咻咻”的破空声再次传来,在曾密的注视之下,那些一步三回头的庄丁立时倒在了血泊之中,无一能脱。

    曾密似乎对此并不感到意外,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身后越来越多张弓搭箭的梁山军士,不由的惨笑一声,“看来我的想法是有些多余了,今夜也该是我归位的时候了”,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露出一副坚定的神情,手中雁翎刀照着梁山军士一指,“曾家二子曾密在此,不知梁山哪位可敢赐教一二!”

    “哼!果然还算有几分胆色,那么縻爷今天就成全你!”一个暴雷般的声音自梁山阵中响起,就见前排的弓箭手似被破开一般散至两旁,縻貹直接自阵中奔出,也不搭话,双脚用力一蹬,身子凌空跃起,手中的宣花斧舞了一个半圆,照着曾密就是一招“泰山压顶”。

    常人见来势如此凶猛的一招,通常都会选择先行避让,再行寻找机会反击,但是曾密到底是女真的后裔,血脉里流动的野性驱使他寸步不让,劲贯双臂,口中大喝一声,猛地向上一迎,就听见“砰”的一声,縻貹这一斧正看在他的刀杆上,瞬时将他的刀杆压成弓形,曾密的双臂也为之一沉,缩至了胸前。

    许是感受到了縻貹斧上锋锐带来的压迫感,让曾密感觉自己的生命就像是在风浪颠簸的一叶孤舟似的,随时都有翻船丧命的可能,在生死悬于一线的一刻,曾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力量,口中再次发出一声嚎叫,双臂再次使力向外一推,想要推开縻貹的这一斧。

    人在频死是爆发出的力量是惊人的,就如同眼前的曾密一般,双臂使力间,却然压过了縻貹,给縻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然而有个词叫做乐极生悲,用在曾密身上的话,再为恰当不过了,就在曾密双臂伸开,想要弹开縻貹斧子的时候,就听得“咔嚓”一声,他的雁翎刀柄竟在这个紧要关头,凭空断成了两截。

    已然使出了全力的縻貹,陡然间失去的阻碍的力量,脚下顿时一个踉跄,手中的宣花斧立时劈在了曾密的胸腹之间,几乎将曾密劈成两半,鲜血、脏腑也随之流了一地,縻貹看着地上这一大摊东西,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强自扭头看了一眼袁朗,小心地问道:“我这就算是砍了他了?这就算赢了?”

    袁朗排众而出,看了一眼死得不能再死的曾密,心中默默一叹,朝着身后微一挥手,“赶紧将这里打扫一下,将这些人都埋了吧!”

    就在他们还在打扫战场的时候,一阵阵马蹄声自身后传来,解珍、解宝兄弟多在山林中生活,对于战马的声音哪里分得清楚,连忙提着自己的钢叉站了起来,袁朗连忙起身安抚他俩,“这是我们梁山的战马,应该是林冲兄长他们到了!”

    果不出袁朗所料,很快就听见林冲的声音远远传来,“前面的可是袁朗兄弟?”

    “正是袁朗在此,林冲兄长,小弟在此等候多时了!”袁朗也是拔高嗓子,照着后面大声叫道。

    很快,就见林冲等人飞骑来到了袁朗的身边,几人一阵寒暄后,自是问起了当前的战况,当听得曾密、曾裳死在了縻貹和解珍手上后,法通、法慧二人的眼睛不由瞪得老大,“天哪,我们这是不是在做梦啊,这可是曾家五虎啊,居然这么轻松就宰了四个,那岂不是说,曾家就只剩下一个老四曾魁了吗?那不是说,打破曾头市就在眼前了吗?”

    林冲没有说话,只是朝着曾头市的方向看着,深邃的目光中彷佛在说着什么似的,杨志似乎知道林冲心中在想着什么,轻轻地在他肩上一拍,“林兄,兄弟知道你是在担心那史文恭,要不你就不要去了,以免师兄弟见面,彼此都非常难看!”

    林冲摇了摇头,目光中透出了几许坚毅,“那日我与他割袍断义,已然不再是师兄弟,今日沙场争锋,只有敌我之分,再无兄弟之情,杨兄弟的好意,林某心领了!”牵转马身照着所有的人叫道,“曾家兄弟已然授首,如今只剩下曾头市孤庄一座,各位兄弟照先前的布置前往各处,定然不能让曾头市中任一女真之人走脱!”

    “哥哥放心!但叫放走一个女真人,兄弟提头来见!”杨志等人纷纷抱拳应诺,带着麾下的人马前往各自安排的所在。

    待得杨志等人离开,林冲再次看了一眼曾头市,心中默默叹息一声,手中长枪朝着自己麾下一招,“我们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