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山中遇袭
    周围的军士听了马劲的话,都是哈哈大笑起来,縻貹却是一点都不尴尬,也是哈哈一笑,朝后面努了努嘴,“我是没有这个本事,不过跟在咱们的可是有这个本事的,别的我可不敢说,这次咱们肯定可以抢在袁朗前头,拿下咱们的这个山头!”

    马勥撇了撇嘴,斜着眼瞥了一眼縻貹,“我说縻老二,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现在怎么开始改行吃现成的了?”

    “诶!”縻貹大手一摆,面色一正,“这哪里是什么吃现成的,以前咱们干得那叫什么,纯粹就是瞎扯淡,仗着血气之勇乱打一气,自打跟了哥哥,咱才知道什么是行军打仗,凡事都必须要好好筹谋一番,谋定而后动,如此才能百战不殆,眼下也正是如此!”

    马氏兄弟眼中露出惊异的目光,全然没想到当日只知好勇斗狠的縻貹,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縻老二,没想到你居然认识到这些,当真是那个啥来着……”马劲忽然皱起了眉头,摸着脑袋看向马勥,“兄弟,那啥相看来着…”

    马勥想了想,却是将头扭到了一边,全做没有听见一般,縻貹哈哈一笑,拍了拍马劲的肩膀,“兄弟,是不是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马劲闻言,连忙点头应道:“对对对,就是这么个词!”说着,目中露出颇为幽怨的目光,朝着马勥看了过去,马勥也知道自己有些理屈,颇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讪讪地笑了笑。

    周围那些军士素来和縻貹、马家兄弟调笑惯了,见他们这般,又是哈哈大笑起来,原本因为山中行进所带来的疲劳,也在不知不觉中,从他们的身上渐渐消散。

    眼瞅着休息得差不多了,解珍当先操起手中的砍刀,继续自己先前的工作,在前方继续开路。

    縻貹耳尖,自是把这点动静听在了耳中,口中感概般地说道:“这解大兄弟也太实在了些,我说休息一刻钟,他便是休息一刻钟,连一丝都不带多的,真是难得!”

    马劲似乎不和縻貹斗斗嘴,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一般,当下撇了撇嘴,“縻老二,你当是个人就和咱们兄弟一样,说是一刻钟,结果却是能休息个个把时辰的,到头来不是误事就是赶路累个半死的!”

    “哈哈…”縻貹爽朗一笑,用力一杵宣花斧,大手随之一招,“马兄弟说的是,咱们今后也当和解大兄弟一般,万万不能在误事了,现在都给我起来了,赶紧赶路!”

    众军士也是随之嘻哈一笑,正要拿起自己的武器准备起身赶路时,其中一人忽地看见前方有一大团黑影疾速飞来,不由放声大叫起来,“不好啦,有人偷袭!”

    在一片山林中,冷不丁地嚷上这么一嗓子,立时便会惊动所有人,一边自有军士听见叫声,也待开口嚷叫时,就见縻貹哈哈一笑,“走了这些日子,终于有了乐子!”

    当下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放下手中宣花斧,疾上两步,挡在了所有人的前面,脚下扎好马步,气运丹田,劲贯双臂,朝着那团黑影便是轰出一拳。

    然则,待他这凝聚全身力量的一拳触到那团黑影的那一刻,只觉得触手处甚是柔软,不由大吃一惊,“不好,这是一个人!”连忙化拳为掌,伸出双手在那人身上一托,口中大喝一声,脚下用劲,企望就此将来人接住,只是没有想到这股冲击力实在太过于强劲,让他根本无法牢牢站住,一连退了好多步,方才将这股冲击力完全化解。

    縻貹将手中之人放在地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将适才措不及防之下憋在胸中的一口闷气全部放出,还不及有其他动作,就听见身旁军士的惊恐叫声,“这…这是解大哥,他才走了没几步,怎地伤成这样了?”

    “什么?解珍?”縻貹顿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解珍在前面开路,离开自己的视线不过一瞬,怎地会倒飞回来,但是眼前明显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连忙拨开眼前两名军士,就见马家兄弟已然围在解珍身旁,看见縻貹过来,不由面带悲愤地指着解珍,大声吼道:“太狠了,这一脚踢的,分明是打算要将解大兄弟一击致命,要不是解大兄弟身体还算强健,只怕这一脚就是要了他的性命!”

    縻貹的心头也是怒火升腾,只是他一直记得俊辰曾经说过,做为主将,必须保证自己有清醒的头脑,是以强自按耐心头的怒火,仔细地检查了一番解珍的伤势,见他仍是有着呼吸,心头微微一宽,抬头朝着马氏兄弟看了看,沉声道:“解珍兄弟是为了我梁山才受此等重伤,我等定然不能坐视不管,马勥兄弟辛苦一趟,带些兄弟护送解珍兄弟回山,亲手将他交于安太医救治!”

    马氏兄弟虽然平日里喜欢和縻貹拌嘴抬杠,但遇到了正事时却从不含糊,就见兄弟二人互视一眼,便是齐齐一点头,马勥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直接点起些军士,背起解珍就朝来路返去。

    縻貹目送着马勥带人离去,目光渐渐地冷了下来,对着马劲说道:“兄弟,你我二人各带一队人马,在这一带仔细搜索,定然要将这个下黑手害了解珍兄弟这人给我找出来!”

    “好!”马劲毫不迟疑地应了下来,手中的钢鞭朝着身后一招,“弟兄们,跟我来,今天就是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也要把这个贼厮翻出来!”

    “嘿嘿,口气还真是不小,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马劲的话音刚落,一个粗豪的声音便在队伍的前方响起,縻貹二人心头一震,连忙排众而出,就看见一个膀大腰圆的九尺汉子,怀抱双臂,身边插着一支铜刘,目光中满是桀骜,正在那里看着縻貹二人。

    縻貹与马劲二人见了此人,也是暗暗心惊,不着痕迹地互视一眼,就见縻貹走出两步,手中宣花斧在地上用力一顿,怒声喝道:“你这厮是什么人,胆敢在这里挡住我等去路,伤害我等兄弟,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今日你若失不给老子说出个因为所以来,定要你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那知那汉子听了,反倒是哈哈大笑起来,“都说梁山上的汉子个个武艺高强,英雄了得,今日一见才知这只是浪得虚名罢了,居然连老子一脚都接不住,当真都是一些酒囊饭袋罢了。”

    “混账!”马劲如何能按耐住自己的怒火,掣起手中钢鞭便是扑了上去,搂头就打,“老子就叫你看看,老子的鞭是不是浪得虚名的!”

    “嘿嘿……”那汉子见马劲扑来,不怒反喜,反手拔出铜刘,照着马劲那一鞭迎了上去,“看起来比刚才那个强了些,就让老子来试试你的斤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