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招落败的縻貹与马劲
    在马劲的认识里,自己的力量在江湖上一直就是最顶尖的那一拨,虽然和鲁智深这种非人类是不能比的,但是和袁朗、关胜这些人比起来,自己绝对是不会输的。

    梦想是好的,但现实总是残酷的,马劲用尽了全身力气的一鞭,在他看来定能抽的那人脑浆迸裂的一鞭,在马劲的注视下,竟然被对方轻松地接了下来。

    “嗯?还算有那么一点样子,不过就这么点力气,也敢在江湖上混,莫不是这梁山上的人,也太差了些!”那人抬手接下了马劲一鞭,竟然随意地撤下一只手,攥成拳头朝着马劲面门打来。

    “什么!这怎么可能!”马劲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人撤双手为单手,心中一时间难以接受,全然没有注意到那一只迎面挥来的拳头。

    “砰”的一记,马劲顿时只觉脸上剧痛难忍,一股足以打得他粉身碎骨的力量自面上传来,立时被打得倒飞了出去老远,縻貹眼疾手快,连忙迎了上去,自半空中将马劲拦腰抱住,亏得縻貹也是力量过人之辈,只是倒退了两步,就稳住了身形。

    身后的军士连忙抢上前去,自縻貹手上接下马劲,一看之下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就见马劲七孔流血,五官移位,一条命怕是已经去了半条,縻貹伸手在马劲鼻子下探了探,只觉得他气息还算平稳,心中方觉稍安,起身将自己的宣花斧取在手中,朝着那人一声厉喝,“我梁山与你无冤无仇,你就下得如此狠手,莫不真是觉得我梁山好欺不成!”

    “嘿嘿……”那人将手中铜刘一顿,口中“啧啧”地摇着头,“真是想不到,原来这梁山靠的是嘴上功夫,真是让人扫兴……”

    以縻貹的脾气,哪里会容得人如此冷嘲热讽,当即大喝一声,朝前冲了几步,双腿猛然用力,身在凌空跃起,宣花斧在半空中抡了半圈,照着那人颈项便落,“老子砍了你!”

    縻貹这一斧携居高临下之势,临到那人头上时更是隐隐有着风雷之声,身后的军士见了,都不由高声叫起好来,在他们看来,在如此声势的一斧之下,对方除了被劈成两半之外,定然不会有别的结果。

    不料那人见了如此声势的一斧,竟然是面不改色,犹自点了点头,“比起适才那人来,是要强了不少,既然如此,某家也就让你看一看,某家真正的实力!”

    说罢,双眼猛地一瞪,反手提出插在地上的铜刘,口中发出一声暴喝,就似晴空里响起一个霹雳,就势向上这么一抡,正迎上縻貹凌空劈来的大斧,就听得“咣”的一声巨响,縻貹只觉得一股充沛到无法抵御的巨力自臂上传来,直接将他的力量盖过,让他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就像是后世一颗已然出膛的炮弹一般,向后疾射而去。

    所有的军士面色不由大变,连忙朝着縻貹飞来的方向迎了过去,但是从他们的脸色上可以看出,他们根本没有把握可以将縻貹接下来,因为凭着他们的眼光,都可以看出縻貹飞回的速度比起先前马劲更要快上不少,先前縻貹接下马劲都是费了不少力气,如今换成远远不如縻貹的他们,又哪里可能接的住!

    就在他们惊疑不定,准备咬牙硬接之际,就听得身后传来一声虎吼,“都给我闪开!”所有军士只觉得这声音极其耳熟,但一时间却想不起这到底是为何人,脚下却是不由自主地按着声音朝两旁散去。

    他们才刚散开,就见一条黑影,脚下踩着玄奥至极的步法,在他们的眼前掠过,跟着伸出双手,在縻貹的后背、腰腹之间连拍带打,化去那股强劲至极的冲击力,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中,将縻貹轻松地接了下来。

    縻貹原本以为自己会和马劲是一个下场,已然闭上了双眼,不料却被人接了下来,正想睁开双眼去看是何人时,就觉得那人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縻貹兄弟,你且好生休息一下,这人交由我来对付就是!”

    縻貹听见这个声音,不由喜出望外,正想上前招呼时,脚下却是一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口中兀自叫道:“武松兄弟,你千万小心,这厮神力惊人,万万不可与这厮拼力气!”

    武松没有回头,只是抽出插在背后的雪花镔铁双刀,“神力惊人?某最不怕的就是这种所谓神力惊人的货色,就让我来看看他的神力,到底有多惊人!”说着,双刀一分,便是大步走了上去。

    那人连续打退解珍、马劲、縻貹,神色开始渐渐开始倨傲起来,但见武松走了上来,虽然见武松长得身材高大,英武过人,但比起先前的縻貹和马劲来,他总觉得要差上了不少,是以根本不放在心上,随意摆摆手,撇了撇嘴,“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某家手上不杀无名之辈!”

    武松来的晚,并不知道此人已是打伤马劲、解珍,却是见到了他是如何出手对付縻貹,心中恨极,口中也是不饶人,“我是何人,也是你这等无耻小人配知道的,实相的,赶紧自缚双手,随我去哥哥面前请罪,若是不然,定叫你成我刀下之鬼!”说罢,一震手中双刀,脚下“玉环步”一错,身形如同鬼影闪动一般,朝着那人迫近,待离得那人还剩十余步时,借助“玉环步”之力,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就像一只凌空展翅的大鸟一般,雪花镔铁刀的刀光在空中一闪,就如同黑夜中的一盏明灯,照着那人头顶便落。

    那人见武松也是这般招数,虽然看起来比先前的縻貹要飘逸的多,也好看的多,但心中却不以为意,口中嘟囔了一句,“每次都是这招,还有没有新的招数了!”手上却是不慢,铜刘向上一抬,便是接住了武松这一招。

    本以为会是异常轻松地接下这招,不想甫一接触,就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自双刀上传来,他一时托大,只用单手去接,又岂能真的接的下来,左膝为之一软,竟然被武松压得单膝跪了下来。

    后面的縻貹和一众军士见了,顿时只觉得胸中的一口恶气都为之释放了出来,异口同声地叫起好来,“武松哥哥,漂亮啊!一刀砍了这厮,替马劲兄弟报仇!”

    但那人哪里是易与之辈,只是一时托大,方才让武松抢得先机,如今被压得单膝跪地,在听见众人的叫声,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辱感涌上心头,“真当老子怕你不成!”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一声嘶吼,就如同虎啸山林一般,身体里蕴含的强大力量立时涌向手臂,一股刚猛的臂力传向铜刘,向上猛然一掀,立时将武松掀得倒飞出去。

    武松到底也不是寻常人物,在力量传来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不好,心中早已有所准备,虽然被他掀飞,但是整个人却在半空中舒展开来,双脚在树干上不住的借力,落地是更是借着“玉环步”的神奇,显得是格外的飘逸。

    縻貹素来硬桥硬马,几时见过这等飘逸,不由看得痴了,待他反应过来,是连声地叫起好来,有了他的带头,那些军士用岂会落于人后,一时间,欢声雷动,叫好声响彻整片山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