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武松对唐猛
    那人掀飞了武松,本以为在自己如此刚猛的臂力之下,纵然不是摔一个狗吃屎,也定然会如此难看,不想却是给了武松如此一个表演的机会,顿时这面色便黑了下来,手中的铜刘用力地往地上一顿,震的左近的树木为之颤抖。

    伸手拔起铜刘,双手猛力一旋,就似平地刮起一阵旋风一般,口中暴喝一声,又似晴空响起一个霹雳,用力地指向武松,“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唐猛行走江湖多年,从未遇到能接下我这铜刘一击,亦或是逼退某家半步之人”,目光落在那雪花镔铁刀上,狐疑地看了武松一眼,“这刀看着甚是眼熟,你莫不就是那平凤岭少林寺的广惠和尚,可是你是几时还的俗,为何江湖上却是没有一点风声?”

    “广惠是个什么东西,似这等滥杀无辜之辈,也配与我同列?”武松脸上露出鄙夷之色,口中轻斥一声,紧了紧手中的双刀,“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打虎武松事业!”

    “武松!”唐猛想过很多种可能,就是没有想到过会是武松,不由得仰天大笑起来,“某家行走江湖时,亦是听说你打死斑斓猛虎的壮举,不过某家也曾搏杀过异种野豹,今日既然遇见了,少不得要好生较量一番,看看到底是杀虎的武松厉害,还是屠豹的唐猛厉害!”

    说罢,也不给武松多说的机会,手中的铜刘一摆,足下用力,挺起手中的铜刘,就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照着武松的前胸就是一捣。

    铜刘未到,但那股劲风已然扑面先到,刮得人面部隐隐生痛,武松心下骇然,暗道:“如此声势,岂能硬接,当去耗其气力,寻隙反击之道,待其气力不济之时,再寻取胜之道。”当下展开“玉环步”,腰腹用力,整个人向后一仰,铜刘堪堪擦着他的鼻尖而过,待两人错位之后,手中的双刀就势照着他的腰际就是一刀。

    唐猛看着人高马大,但是反应却是何其灵敏,武松这一刀才刚刚递出,他便已经反应过来,口中再度暴喝一声,铜刘回身一荡,就将这一刀撩开,在撩开的同时,更是得礼不让人,铜刘自下而上,照着武松的下巴就是一记。

    这一击又快又急,若是打实了,不说下巴会被打得粉碎,更有甚者,连整个头颅都会打飞,縻貹见状,不由急得大叫,“小心啊!”就欲提起自己的宣花斧上前帮忙,只是还不等他迈步,就见武松就地后仰,躺倒在地,用力一蹬地面,整个人就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后滑出老远。

    唐猛一击不中,心中不忿,脚下大步跟着一迈,口中不住地喝道:“有本事就不要跑”,手中的铜刘跟着便是自上而下的一击,只是武松早已闪开,这一击只能是将地上砸出一个人头大小的坑洞。

    武松越是闪,唐猛便越是火,越是想要将武松毙于铜刘之下,就见他挥舞着手中的铜刘,或直捅、或横扫、或竖劈,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蕴涵了身上所有的气力,莫要说是被打实了,就是轻轻擦上一记,怕也是筋断骨折的下场。

    若仅是如此,倒也还罢了,只要武松见机够快,及时闪避,定然不会有事,可是这厮在挥洒蛮力的同时,口中亦是不得消停,“你这厮不是什么打虎英雄嘛,不是说什么神力天下无双嘛,怎么到了老子的面前,就只会像只猴子一般跳来跳去的,果然是一个孬种,一个生儿子没鸟蛋的孬种…”

    唐猛的垃圾话,深深地刺激到了武松,让他的怒火在不经意间就被点燃了起来,“哼,我连山间的斑斓虎王都不曾畏惧,又岂会怕你这等肮脏小人,吃我一刀!”武松在避过唐猛迎面挥来的一记铜刘之后,眼中的杀机悄然一闪,口中大喝一声,脚下“玉环步”一滑,手中的双刀如同二鬼拍门一般,朝着唐猛双肩劈落。

    唐猛一直就是想仗着自己的力量让武松低头,是以早就准备好了后招,如今见武松果然不闪不避地朝着自己劈来,心头一阵狂喜,口中虎吼一声,双手使力,硬生生地拉住铜刘,照着武松的双刀猛地抡了上去。

    “叮叮”连续两记清脆的声音传来,唐忙猛显然是没有想到武松的力量竟然能盖过自己,虽是双刀,但也是将他迫得连退好几步方才收住脚步,错愕地看了武松一眼,松了松已然发麻的手指,忍不住狂笑起来,“好啊!果然是能打虎的汉子,这就对了,再接我一记铜刘试试!”目光瞬间一凝,也不顾发麻的手指是否恢复,用力地一握铜刘,直接就是一记横扫。

    武松虽然是迫退了唐猛,但他的双手亦是如同唐猛一般的发麻,毕竟他用的是双刀,比起唐猛的铜刘来,轻了不知多少,眼见唐猛不管不顾地扑了上来,武松只觉得胸中胆气一壮,“就算再接你百记又有何妨!难道我还会怕你这厮不成!”口中轻啸一声,双刀一错,脚下也顾不上什么“玉环步”,冲着唐猛的铜刘,就是两刀。

    又是“叮叮”两声脆响,两道身影一合即散,旋即迫开三步,唐猛一龇牙,嘴角一歪,吸了一口凉气,口中怪叫一声,举起铜刘又扑了上去,武松也是不甘示弱,脚下用力一点,扬起双刀再度砍了上去。

    二人全然放弃了招式的变化,只是单纯地凭借着自身的力量在那里抗衡,一会是你的铜刘占了上风,将我打退几步,过一会又是你的双刀刀光璀璨,压得我不得不退避三舍,但是,如此的硬拼又岂能长久,没多大功夫,二人便已是累的气喘吁吁,单膝跪地。

    縻貹以及一众军士,看得是大气都不敢喘,待见到二人单膝跪地,大声喘着粗气,以为拼斗定然是结束了,正准备上前搀扶武松时,就见二人同时发出一声虎吼,再度扬起了手中的兵刃,朝着对方劈砍而去。

    “砰”的一声传来,二人手中的铜刘和双刀竟然同时脱手飞了出去,二人同时愕然,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握不住自己的兵刃,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就见自己双手的虎口已然崩裂,十指更是破裂不堪,鲜血淋漓。

    武松苦笑一声,“想不到我还会有虎口崩裂的这一天,”抬头看着唐猛,双眉立时一竖,“就算老子没有双刀,照样可以揍你!”也不顾自己的双手在奔溃的边缘,直接照着唐猛脸上就是一拳。

    武松是这样想的,不料唐猛也是这般所想,两人的铁拳竟然在同一时间落在了对方的脸上,将对方打了一个踉跄,二人同时伸手抚脸,眼中满是愕然的目光,似是不敢相信对方的想法,竟然出奇地和自己一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