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非常意外
    也许是自然界的永恒定律,也有可能是先前的对拼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和精力,使得唐猛在反应在明显落后了武松,在武松第二拳已然挥出手以后,他方才反应过来,要给武松再来上一拳。

    “砰”,武松的铁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唐猛地腮帮子上,顿时打得他一个踉跄,倒退了好几步,他忍不住伸手扶住腮帮子,口中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武松双眉一皱,“你再说什么?”

    唐猛全然忘记了,自己腮帮子挨了一拳,导致自己口齿不清,还以为是武松故意羞辱自己,当下悲愤交加地惨嚎一声,抡起拳头便是朝着武松打来。

    满怀悲愤的拳头,威力大是大了,但是因为他自身动作变慢的缘故,哪里还会有半点准星,被武松一个闪身便轻松躲过,只是到了这会,武松绝不会是躲过了就完了,左手的铁拳猛然一捏,照着唐猛的下巴上就是一拳。

    武松这一拳的份量绝对不轻,就听得“砰”的一声,唐猛竟然武松这一拳打得双脚离地,仰面朝天地倒了下来,“趁你病,要你命!”这是武松一直以来所信奉的行事准则,在这一瞬,唐猛在他的眼中就好似变成了那头被他打死的斑斓猛虎,正在朝着他张牙舞爪,“还敢朝老子龇牙,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武松在縻貹以及一众军士的注视之下,直接纵身扑了上去,提起瓮大的拳头,照着唐猛就是一顿猛揍,刚开始那会,唐猛还是在那里不住地挣扎,试图将武松从身上掀下去,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反抗也是越来越弱起来,眼看唐猛就要丧命在武松的拳下,縻貹连忙冲了上去,抱着武松的胳膊,“武松哥哥,不能再打了,在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跟着扭头朝着一众军士的方向,大声叫道,“都站在那里做什么,赶紧过来帮忙!”

    一众军士方才如梦初醒,一股脑地围了上来,抱胳膊的抱胳膊,抬脚的抬脚,好容易才将武松从唐猛身上抬下来,唐猛乍一失去武松这个压制他的人,本来还想趁机逃走,无奈被武松这一顿打,伤势实在是太重,只能是束手就缚。

    饶是如此,他口中还不太平,兀自喋喋不休地骂着,言下之意无不是梁山以多欺少,只会使用阴谋诡计害人,搅得武松和縻貹不由面面相觑,均不知他何来如此一说。

    按着二人脾气来说,有人敢这么骂梁山,定然不会让此人好过,但是二人看见此刻的唐猛,只能作罢,耐着性子听他到底说些什么。

    也算是这段日子以来,二人在梁山上跟着闻焕章学了不少,这才听出个大概来,原来风会、徐槐害怕梁山大军压境,在四处求援的同时,亦是在江湖上散步谣言,说梁山下毒害死了刘广全家以及风云庄的云家祖孙,而这唐猛曾经受过刘慧娘的恩惠,乍一听说刘慧娘死在了梁山手上,便找到了风云庄,被风会、徐槐好一通忽悠,让他对刘慧娘死在梁山手上一事,更加深信不疑,便欲杀上梁山讨个说法。

    可是他天生是个路盲,先前去风云庄时,乃是有人引他前往,如今去梁山,哪里还会有人给他指路,这一没人指路,他便立刻迷了路,更是在山中迷失了方向,也亏得是傻人有傻福,正好遇上了縻貹的队伍。

    武松二人搞清楚事情原委,对风会、徐槐自是恨之入骨,但对唐猛却是恨不起来,可这厮偏偏又是一个浑人,不管武松二人怎么解释,他就是听不进去,二人无奈,只能是将这厮带着,等见了刘慧娘时,自会真相大白。

    他二人这边拿唐猛没有办法,却不知被他们所惦记着的刘慧娘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虽然李俊辰对于此次拿下风云庄有着绝对的信心,但他也知道风会、徐槐肯定不会引颈就戮,定会四处寻找援军,为了减少伤亡,避免那些不必要的伤亡,俊辰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带上陈丽卿和刘慧娘姐妹。

    他有这个想法不错,许贯忠、朱武等人对他这个想法也是非常赞成,但在梁山上,却有人对他这个决定甚是不满。

    要知道自陈丽卿、刘慧娘上山的那刻起,扈三娘、宿金娘、花容三女对她俩就甚为敌视,始终觉得她俩的存在会影响到李俊辰,如今梁山要再度兴兵风云庄,李俊辰居然还要带着她们俩个一起去,这叫她们三个如何能够接受,当下便是缠着俊辰,定要一同前往,甚至出言威胁,如果他不带三人前往,那么她们三人就自行前往,俊辰无奈之下,只能是带同三人一起前往。

    俊辰知道三女和慧娘二女之间的矛盾,有心将她们分开,想让扈三娘三女带同杨再兴充当先锋,在前方开路,哪知三女却是死活不肯,只愿跟在俊辰身边,让杨再兴在心中暗暗窃笑的同时,直接带着麾下人马先行出发,充任先锋。

    杨再兴一路上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按照他的想法,自是兵贵神速,当在风会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兵临风云庄下,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才是,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才堪堪过了飞龙岭,就遇到一支人马在要道上扎下营盘,拦住了去路。

    杨再兴见有人拦住去路,自是火冒三丈,也顾不上安营扎寨,直接带着麾下马下来到那座营盘之前,放声大叫道:“是什么人胆敢在此地安下营盘,拦住小爷去路,难道不知道阻人去路,就有如杀人父母不成,还不赶紧撤去营盘,若是晚了,定要杀尔等一个鸡犬不留!”

    杨再兴身后的军士听杨再兴如此喊话,亦是在他身后大声嚷嚷起来,“若是晚了,定要杀尔等一个鸡犬不留!”

    很快,就听得营门处传来“嘎吱”的声音,杨再兴连忙举起手中银枪,沉声喝道:“全军列阵,准备迎敌!”

    只是还不等他身后的军士列阵完成,就听得对面传来一个让他颇为熟悉的声音,“再兴兄弟,好久不见,不想你我今日在此地相见!”

    杨再兴寻声看去,不由得喜出望外,“高宠兄弟,你怎地会在此地?”但是很快他便想到了一个可能,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难道说,你又是……”

    高宠哈哈一笑,“杨兄弟定是以为我又是为了那风云庄,在此拦住你的去路不成?”

    杨再兴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道:“你不会和我说,你在此不是为了此事,而是为了投靠我梁山不成?”

    高宠摇了摇头,正要说话,就听见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杨再兴小兄弟,我等在此地所为何事,你怕是无法做法,还是听我一句话,速速向李俊辰回报,让他来此地搭话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