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水浒世界第一女将之争(三)
    “合三人之力?”宿金娘闻言,顿时为之一愣,美目下意识地在扈三娘和花容的脸上滑过,入眼处就见扈三娘一脸认真严肃,花容满脸的深恶痛绝,脑中又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险些栽在高粱的飞刀之下,当下咬牙切齿地说道:“好,我们姐妹同心,定能胜过眼前这个贼婆娘!”

    二女会心地一点头,掣起各自的武器,分左右两侧朝着高粱杀了过来,高粱眼见二女逼近,轻轻地笑了笑,“哟,这是知道一个人不行,换两个人一起上了吗?”

    “哼!”二女面上不禁一红,手上却是不停,宿金娘掌中暗自攥着两柄飞叉,月轮火尖枪更是远远地分心便刺,扈三娘则是欺了上来,迫近了高粱,手中的日月双刀一分,一刀照着面门拂去,另一刀则是砍向了胸腹。

    两人这一近一远的,配合得天衣无缝,让高粱不禁轻轻地“咦”了一声,一时间倒是有些不适应起来,竟然被二女压制在了那里。

    二女瞅着自己的攻势占了上风,高粱只有招架之力,全无还手之功,不由心头狂喜,手上加紧攻势的同时,嘴上也兀自不饶人起来,就见宿金娘的火尖枪照着高粱的咽喉刺了一枪后,开口说道:“适才你不是很威风嘛,那飞刀打得可真够准的,现在怎么不使出来了,是不是恨自己的爹妈没有给自己多生两只手啊!”

    “就是啊!”扈三娘趁着宿金娘刺出一枪,高粱挥刀的空档,再度欺上前去,双刀照着高粱的面门、四肢就砍,高粱见扈三娘来势汹汹,只能是后撤避开,“你不是很能吗?往后躲什么,怎么不和本姑奶奶好好地对上两招了?”

    二女你一言我一语的,挤兑的高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瞅着二女的攻势如潮,自己身陷其中,虽然以她的武功而言,是绝对不可能落败的,但照眼前这般打下去,想反败为胜的话,没有个一百来招,怕是万万不能的,可是超过百招才能获胜,又岂是高粱可以接受的。

    高粱到底是高粱,就见她挥刀拨开迎面攻来的刀枪,直接是调转马头,拨马便走,扈三娘二女攻得正起劲时,哪里容得高粱如此就走,齐齐发一声喊,“呔,这便想走吗,给我留下吧!”打马便追了上去。

    有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杨再兴和余化龙二人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叫一声,“不好!”连忙掣起手中长枪,余化龙更是摸出三枚金标,就待出马救援,不料边上却是传来了花容的声音,“你们急什么,万事还有我在,今天定要让你们看看,我们三个靠的是自己的本事,绝不是什么有人罩着!”听得杨再兴和余化龙二人身子一颤,险些掉下马去,只能在那里面面相觑,一时间也是忘了出手救援的事。

    高粱在前面刻意放慢了马速,全部的心思都是放在了后面追来的二女身上,待得二女迫近,几乎只差一个马身的时候,突然一拉马缰,口中轻斥一声,手中的绣绒刀以雷霆之势,自下而上的反撩而来。

    要说扈三娘的日月双刀,还有宿金娘的月轮火尖枪在这个时代打造的兵器中,都是少有的神兵利器,但是比起高粱的绣绒刀来,却是要差了不少,要知道这柄绣绒刀的上一任主人,那是唐朝着名女将樊梨花,此刀初随樊梨花出征,便是在西凉寒江关鏖战唐军,逼得唐军名将薛仁贵父子难以前进一步,后来樊梨花归顺大唐,此刀又伴随她远征西凉,立下赫赫战功,就连当时西凉首屈一指的名将杨凡,亦是她的刀下亡魂。

    只可惜后来薛家后人不孝,导致家道中落,以至于此刀就此失落于江湖之中,几经反转,最终落于高粱手中,与此刀一起落入高粱手中的,还有那樊梨花威震天下的刀法,而高粱也正是凭着此刀以及樊梨花的刀法,这才使得整个召家庄上下无人敢与反对与她。

    如今高粱使出的这一刀,正是樊梨花赖以成名的绝技“一马五刀”。就见一道亮眼的刀光自下升起,直朝着扈三娘二女当面袭来,只是二女在梁山上亦曾和关胜交过手,蒙关胜的教导,对于“拖刀计”有了一定的了解和心得,是以虽然步步紧逼,但心中实则早有提防,倒是叫杨再兴和余化龙白担心一场。

    眼见高粱果使用在拖刀计,二女也不伸手去挡,只是一牵战马,直接向两侧避去,立时便叫高粱这一刀落在了空处,不过这也仅仅是第一刀罢了,落在空处对于高粱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就见她左手腕为之一翻,整条手臂几乎没有动作,右手轻轻地搭在刀柄上,自上而下,轻轻地划出一刀。

    这一刀落在扈三娘和宿金娘的眼中,只觉得和平常的一刀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落在俊辰等人的眼中,瞳孔不由得一缩,他们看出这一刀划得既不是直线,也不是弧线,分明是一道曲线,立时便知道二女要遭。

    果不其然,二女见这轻飘飘的一刀的看来,心中不以为意,分别举起手中的武器,向外为之一推,不想兵刃相交之际,顿时便觉得一股异常古怪的震动从刀上传来,将二人的虎口震的一麻,手中的兵刃也随之高高荡起。

    高粱既已占得上风,又岂肯这般放弃,不等招式用老,手腕又再一翻,手中绣绒刀端平,横向里便是一刀,二女虎口发麻,心知不能用兵刃硬挡硬接,是以只能向后一趟,以其避过高粱这一刀,后面的花容见状,心道不好,自是不敢怠慢,也不顾自己的绝招是不是会再度被破,又一次三箭齐发,直取高粱面门眉心要害。

    高粱接下过一次花容的“三星伴月”,自是能接下第二次,手中的绣绒刀轻轻摆动,便是将花容的三箭化于无形,只是这短短的一霎那,便是给了扈三娘二女已喘息的时间,眼见自己的优势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然变成了劣势,让二女心中已是焦急了起来,暗暗掏出自己的成名暗器,红绳索套和七柄飞叉,趁着这个当口,一股脑地照着高粱掷了过去。

    二女心急之下,终究犯下了大错,三娘的红绳索套若是对付一般的对手,怕是搓搓有余,但是想要对付高粱,怕是远远不够;而金娘的七柄飞叉,虽然是百发百中,但她也忘了适才高粱已然露过一手的飞刀,要知道高粱的飞刀绝技乃是传自隋末群雄孟海公之妻马赛飞,当年洛阳“五龙会”中,若不是因为马赛飞看上罗成,以至于心神不定,不然以她的飞刀绝技,定然要伤得唐军几员大将,堪称是飞刀中至高神技,又哪里是金娘的飞叉所能比拟。

    就见她右手绣绒刀一把,便是缠上了三娘的红绳索套,猛用力间,加之三娘双手的酥麻并没有完全消退,红绳索套竟然被高粱扯得脱手而出;而她左手射出的四柄飞刀,更是出人意料地击落了金娘的全部飞叉,非但如此,更是有着余力朝金娘飞去。

    金娘就如同三娘一般,双手的酥麻感并未完全消退,免力打出七柄飞叉已是她的极限,哪里还有力气招架高粱的飞刀,而花容的箭矢虽以射出,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眼见金娘即将伤在飞刀下时,四支箭矢组成一个正方形,带着强烈的破空之声后来居上,直接射落了高粱掷出的四柄飞刀,陈丽卿最终还是赶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