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水浒世界第一女将之争(四)
    虽然说按着陈丽卿的性子,她是非常不愿意追过来,哪怕是在她的心中,对李俊辰有着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可是无奈刘慧娘一定要去,她实在是拗不过她,只能是跟了过来。

    她二人赶到的时候,正巧见到高粱大发雌威,先是一刀横抹,逼得宿金娘二女躺倒马上,方才避开此招,跟着又是一刀化开花容的“三星伴月”,如此高明的两刀,瞧在陈丽卿的眼中,心中顿时一跳,在一种见猎心喜,蠢蠢欲动的感觉背后,隐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安。

    果不其然,就在她侧头与刘慧娘诉说之际,扈三娘与宿金娘同时使出了暗器的绝技,陈丽卿一见之下,便是知道了自己的不安源自于何处,当下也不及与刘慧娘细细诉说,鬼使神差之下,直接自背上取下桦皮鹊华塔渊弓,出手就是连珠四箭,在飞刀挨到宿金娘之前的那一霎,将其全部击落了下来。

    高粱这一惊非同小可,先前她已经领教过花容的箭艺,知道她的技艺还远远达不到眼前这个水平,忙抬头朝着俊辰等人的方向看去。

    原本她还以为是俊辰等人出手相助,正想着如何开口说上几句,不想却是看见刘慧娘和陈丽卿也是出现在了那里,先是微微一怔,很快脸上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对着二女扬声叫道:“刘家妹子,陈家妹子,你们怎地跑去了俊辰兄弟那里,非但不和姐姐说上一声,还这么射了姐姐一箭,真是伤透了姐姐的心啊!”

    陈丽卿也只是在鬼使神差之下,才会射出先前的四箭,如今见高粱问起,俏脸不由一红,口中呢喃了半天,终是没有说出话来,倒是刘慧娘,脸上微微一笑,在马上朝着高粱行了一礼,“高粱姐姐说笑了,小妹二人非是忘记了姐姐,而是情非得已,如今小妹二人托身于梁山李头领座下,还望姐姐能看在小妹的薄面上,两厢罢手,就此放我们过去,不知可好?”

    “呵呵,既是刘家妹子所请,姐姐若是不应允,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高粱闻言,眼珠子一转,横刀于背,就此开口说了起来。

    “那就多谢姐姐了,李寨主,还不赶紧……”刘慧娘听了,连忙开口想就此封住高粱的嘴。

    “诶,先别忙谢我!”只是高粱哪是这么容易糊弄的,就见她将手一伸,阻住了刘慧娘的话,眼光却是在扈三娘三女身上挨个掠过,“只是我等和俊辰兄弟有着三场之约,正所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要我等让你们过去,就必须胜的过我这手中这绣绒刀才是!”

    “这……”刘慧娘自是听出了高粱的意思,而且她深知高粱的武艺,要想和她过招,除非是陈丽卿出马,其他人基本上都没有可能是高粱的对手,可是她又不想逼迫陈丽卿为梁山效力,是以在那里犹豫了起来。

    她犹豫不要紧,但是扈三娘三女却是不答应起来,要知道她们三个今天在高粱手下,可谓是丢足了面子,如今这高粱分明不把她们放在眼中,叫她们如何能咽下这口气去,就见扈三娘双眉倒竖,口中厉声喝道:“姓高的,你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瞧不起我们姐妹吗?既如此,本姑娘今日也不想活了,这就和你拼了!”扈三娘的话音落下,一边的宿金娘和花容也是郑重地点了点头,显得她们和扈三娘是一条心。

    就在扈三娘欲驰马冲上去的那一瞬,就听陈丽卿慢吞吞地说道:“还是让我来吧,你们的手只怕还在麻着,若是你们有了些许损伤……”说着,她飞快地白了俊辰一眼,“只怕有人会要心疼的!”

    陈丽卿这般直白的话语,让俊辰为之一窘,扈三娘三女脸上一也不由得一红,正待要出唇反讥时,只觉得身旁好似刮过一阵香风,原来是陈丽卿根本不给她们拒绝的机会,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就驱马冲了上来,照着高粱抬手便是闪电般的一枪。

    高粱自是不会被陈丽卿如此简单直白的一枪刺中,手腕一翻,绣绒刀一架一压,便是将陈丽卿的梨花古定枪压在了刀下,脸上兀自带着笑意,开口道:“妹子,那么些日子没见,你便是这么和姐姐打招呼的吗?实在是伤透了姐姐的心啊!”

    “姐姐武艺高强,素来为丽卿所佩服,只是姐姐和她们三个动手,未免有些以大欺小,再加上久不见姐姐的高招,是以忍不住出手,向姐姐好生讨教几招!”陈丽卿嘴里说着,手上兀自累积着力量,待得最后一个字出口时,猛地向上一掀,便是掀开了高粱的绣绒刀,跟着便是枪随人动,对着高粱便是一阵快入疾风的强攻。

    陈丽卿的枪的确够快,大大出乎了高粱的意料,但是高粱却依然不惧,只是挥舞着手中的绣绒刀,再她眼中看来,陈丽卿固然枪快,而且力量也够,但是比起她来,还是有所不如,加上她手中的绣绒刀又是神兵利器,相信自己只要和她多对上几招,那么她的那杆梨花古定枪怕是要回炉修理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陈丽卿手中的梨花古定枪也不是什么凡铁所制,论及上一任主人的名声,比起樊梨花来也是不遑多让,乃是大唐开国名将苏烈,自洛阳“五龙会”降唐以后,苏烈铸此宝枪,就似如虎添翼,远征西域,创下了赫赫声威,其名声之响亮,比起蜀汉的“神威天将军”马超只在毫厘之间。

    昔日西域多蛮力之士,费尽气力也不能毁此枪之分毫,如今高粱想靠着力量损坏此枪,与痴人说梦何异!

    高粱到底见识不凡,眼瞅着和陈丽卿拼了那么多招,却是不能逼退她分毫,心中便是知道自己打错了主意,于是乎故技重施,一刀迫开陈丽卿,调转马头便走,看那架势,分明是想再度使出“一马五刀”。

    虽然扈三娘三女对陈丽卿和刘慧娘看法颇多,但陈丽卿与高粱交手多时不曾败相,却是让三女心中暗暗佩服,眼见高粱再度使出先前的招式,不由得惊声叫了起来,“小心啊!”

    只是这个声音能不能传入陈丽卿的耳中,却是不得而知,只是陈丽卿艺高人胆大,没有丝毫畏惧,便是这般跟了上去。

    高粱余光瞥见陈丽卿跟了上来,便又是放慢了马速,待得陈丽卿稍稍靠近,口中大喝一声,回马便是一刀,这一刀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角度,比起先前那一刀来,不知道要强过多少倍,就见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起,在众目睽睽之下,径直撩向了陈丽卿的胸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