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交友不慎的魏辅梁
    就在董平和穆弘二人驱马赶往单州之际,作为他俩此行目标的魏辅梁却仍旧过着他往日一般的生活。

    虽然魏辅梁这个名字在天下间显得是那么的默默无闻,但是在单州一带,名士魏辅梁的名头却是早已传开,莫说是单州的富商巨贾都是争先出巨资请他做府中西席,就是贵为单州知州的鲁绍和也是多次派人来延请,希望他可以入的幕僚,辅佐政事。

    换做常人,面对这么多的延请,怕是早就挑花了眼,又或者是择一最优者,早早地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却不想魏辅梁却是谢绝了所有的延请,只顾打理着自己的那间小得不能再小的私塾,教书授学,日子虽然也算清苦,但他却是热在其中。

    这日里,他一如往常那般,早间打开私塾,教书授课,安排课业,看着一个个学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摇头晃脑地诵读着先贤盛典,他总会不自觉地**着自己不算太长的黑须,默默微笑着,可以说,这是他一天之中,最为放松也是最为舒心的时刻。

    待到了午后,所有的学子放课离去之后,他的脸上总会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笑意,因为每每到了这个时候,都会有城中富商巨贾以及知州排好了队在那里等着请他过府饮宴,日复一日,只要他一日不做出选择,这个宴请就会继续下去,直到他有所归属。

    果不其然,在最后一名学子朝他鞠躬告辞之后,那些早已在他私塾之外等候的各家管家顿时一涌而尽,七嘴八舌地向他介绍着今日府中请了哪位大厨,又或者是请了哪一位名角,搅得他不胜其扰,面上与其说是笑,不如说是哭,只能是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后,随意地上了一家的马车,过府饮宴去了。

    一般的百姓若是能去富商巨贾乃是知州府上饮宴,怕是早就乐得找不到北,自是焚香祷告,敬谢上苍与自家先人,更有甚者,还会沐浴更衣,穿上一辈子都不舍得穿的好衣服,可魏辅梁却早就对这一切免疫,再他看来,如果能不去,他才会是要焚香敬谢上苍了。

    虽然酒宴颇为丰盛,戏曲也是异常精彩,但魏辅梁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好容易挨到结束,回到自己的家中,他早已是疲累不堪,轻轻地捶了捶自己的腰腿,却是没有半分睡意,慢慢地走到自己的书房,点起油灯,看那架势,分明是要秉灯夜读。

    只是他才刚刚捧起一卷《论语》,读了才不过三行,就听见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疑之色,“都这么晚了,谁还会来我这里?”他有心不去开门,但是门外之人似乎吃准了他在屋中一般,雷声般的敲门声响个不停,看那架势,大有将房门敲破之感。

    魏辅梁不是一个喜欢呱噪和热闹的人,平日里应付那些宴请,已经是劳心劳力了,就指着晚上能安静地看会书,不想还是要被打扰,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是长叹一声,放下手中的书卷,披上外衣前去开门。

    魏辅梁走到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口问道:“如此深夜,是何人在门外敲门?”

    门外之人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还以更加响亮的敲门声,魏辅梁微微一愣,心中不由得想到一种可能,赶紧伸手自门后取出一根棍棒拿在手中,然后哆嗦着双手将门闩取了下来。

    门外之人似是没有想到他将门闩取了下来,依旧是大力敲门,这一敲之下,他立时是敲了一个空,人也是一个踉跄摔了进来,魏辅梁见到一条人影窜了进来,心脏不由狂跳,也不知哪里来的胆气,举起棍棒就朝那人重重地打了下来。

    那人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连忙朝后跳了一步,双手举在身前,连声叫道:“魏老弟,是我,莫要打错了人!”

    魏辅梁只觉得这个甚是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狐疑地走上前去一看,顿时一惊,连忙将手中棍棒丢到一边,搀着那人的双手,口中略带嗔怪地叫道:“哎呀,原来是董平兄长,适才小弟那般问你,你为何只是不答,害得小弟险些打错了人!来来来,赶紧随小弟进屋叙话!”也不待董平说话,连拉带拽地将他拖进了屋中。

    进到屋内,二人自是免不了东拉西扯地寒喧上一阵,董平本就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少有的一点耐心都在这么的胡扯中慢慢地磨没了,正待要和魏辅梁说明来意时,就听得魏辅梁问道:“最后一次听闻兄长的下落,乃是三年前,那时听说兄长在西军效力,小弟真是着实为兄长高兴了一阵,以兄长的身手武艺,在那里定然能大放异彩,只是不知兄长今日到得小弟这里,却是为了何事?”

    董平听他这么问起,却是正中下怀,不由起身装模作样地屋里屋外地看了看,直看得魏辅梁莫名其妙,这才悠悠地叹了口气,将自己去了西军以后地遭遇,以及到了东平府以后所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魏辅梁,末了,他还不忘告诉他,“宋公明哥哥实是有雄才大略之人,胸怀锦绣,比起朝中那些嫉贤妒能的奸臣不知好上多少倍,如今他只需要一个机会,让朝廷注意的机会,一旦招安,那必然有着光明的前途,是以兄弟还是随我一起,助公明哥哥一臂之力。”

    董平说得是慷慨激昂,哪怕是说完了,他依旧沉浸在自己所描述的美好前景中,全然没有注意到此时的魏辅梁已然是膛目结舌,而魏辅梁亦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位好兄弟竟然是来劝自己投效宋江的,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能是张大了嘴巴,呆呆地愣在那里。

    良久良久,魏辅梁闭上早已干涸的嘴巴,努力地滋润了一下舌头,用依旧嘶哑的嗓音说道:“兄长的美意,小弟心领了,但小弟文不成武不就,就是抬上几卷书,都要喘上半天,就算投靠了宋大王,怕也只是多养了一张嘴而已,所以小弟只能敬谢不敏,说声抱歉了!”

    董平似乎早料到魏辅梁会这般说,满不在乎地摆摆手,“贤弟莫要自谦了,愚兄焉能不知道你熟读兵书战策,胸中韬略锦绣,若是投了公明哥哥,定然不会埋没了你!”

    魏辅梁见董平油盐不进,似是一定要带自己走,心中不由暗暗着急,正待要开口再说时,就听得“砰”的一声响,墙上的窗户竟然被人一脚踹了起来,就见穆弘手持寒气逼人的大刀,从缺口中跳了进来。

    穆弘不由分说,直接将大刀架在了魏辅梁的脖子上,粗声恶气地吼道:“我家公明哥哥看得起你,这才找你这厮去做军师,不想你这厮好不晓事,只顾推搪,既然这样,与其留着你这厮日后去投靠奸臣,还不如爷爷在这里就砍了你!”吼罢,将大刀一举,朝着魏辅梁的脖子就是一刀砍了下来。

    此举唬得魏辅梁魂飞魄散,脸色惨白,口中惨呼一声,“我命休矣!”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只是他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那钻心剧痛的传来,心中略感诧异,眯着眼睛看去,就见董平伸手扶着那穆弘的大刀,正急切地看着自己,“兄弟,你倒是赶紧答应啊,莫不是你真想把命送在这里不成?”

    魏辅梁看了一眼那横眉怒目的穆弘,又看了一眼满脸急切的董平,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声,就似一下子失去了支撑一般瘫在那里,失魂落魄的说道:“好…好吧,我…我…答应…你…你…便是!”

    魏辅梁如此模样,自是没有注意到,董平和穆弘听到此语的时候,脸上同时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