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兽性大发
    不得不说,魏辅梁的这一招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毕竟在李俊辰和许贯忠等人的眼中,但凡要来救援风云庄,必然是大队人马,若是只有几十人的话,那与送死何异,是以梁山的各路斥候,甚至是时迁本人,发现了大大小小数十簇人群,也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让魏辅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着远大抱负理想的宋江,御下竟然如此无方,这些散出去的头领和手下,每过一处,就像是蝗虫过境一般,烧杀掳掠,抢劫强奸,无所不作,无所不为,让沿途所有的村镇的百姓叫苦不迭,只恨老天无眼,放下了这伙两条腿的畜生来。

    宋江对于这些自是不知道,或者说他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去管,此刻对于他来说,还有另一个更加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笼络住魏辅梁。

    自从莫名其妙地走到了李俊辰的对立面,更是接连几次的在俊辰手上吃亏以后,他就知道靠着自己手上的人,想要打垮梁山,无疑是痴人说梦,诚然燕顺、穆弘这些人打家劫舍是把好手,吴用灭门破家,逼人落草是把好手,但是一旦涉及到两军对垒,冲锋陷阵,出谋划策之时,这些人就没有一个可以派上用处的,是以他一直都想招揽一批可以真正和梁山抗衡的猛将以及能为他出谋划策的军师,可惜的是,在北宋这个环境下,如董平之流的猛将易寻,可能为他所用的军师实在难寻,好容易遇上一个魏辅梁,宋江自是不会放过,心中打定了收复魏辅梁的决心,甚至是羁押他一辈子的决定。

    宋江得到了魏辅梁,自是心得意满,可是有句老话说得好,一家欢喜一家愁,宋江欢喜了,那么自然有人发愁了,这个人正是董平。

    董平举荐魏辅梁的目的,乃是为了提高自己在宋江心目中的位置,甚至是成为宋江的心腹,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荐来的魏辅梁得到了宋江的看重,可是他这个举荐者非但没有得到什么赏赐,反而被宋江用做了取悦魏辅梁的工具,甚至于最后都没有要他跟随保护,直接叫他带上几十个手下,自行赶路去了。

    这下子董平的心中彻底失去了平衡,虽然他不敢在宋江的面前发作,但当他离开宋江以后,他的口中就再也没有消停过,怒骂声、狂啸声、疯笑声此起彼伏,让跟在他身边的手下无不是提心吊胆,都是下意识地避的他远远的,生怕他一时想不开暴起伤人,万一就这么死在他的手上,岂不是冤枉。

    岂料他们越是这么躲,董平骂的越是狠,口中的咆哮声越是响亮,而且还时不时地瞪他们一眼,那没有一丝感情波动的眼神,瞪得他们的心中直是发毛,有些胆子小的,双腿打着颤,心中却是将董平的祖宗八代都骂遍了,谁不能挑,偏生要挑他们来受这份罪。

    总算这些人中有一个是从东平府开始就跟着董平的,多少知道些在这种时候该如何应对,就见他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两圈,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贼头贼脑地走向董平,只是他也怕董平会伤到他,是以隔得远远地就对董平叫道:“都监大人,小人前些年流落江湖的时候,也曾在这一带行走过,是以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好去处……”

    董平听了这话,猛地转过头来,冰冷的眼神如电似刀地在他身上扫过,手中的花枪“呼”地一声指向了他,“好去处?既然有,为何不早些说与我知道?”

    “嘿嘿……”那人摸着脑袋,讪讪地笑了笑,“小人不是见都监……”

    “行了,”董平猛地收回花枪,抬手阻断道,“赶紧头前带路,若是不能让我尽兴满意,你就该知道你的下场,走!”

    那人连忙点头哈腰,稍稍辨了辨方向,朝着一个方向一指,“就是往这走,都监跟着我走就是!”说着,远远地绕到董平的马前,替董平引路。

    约莫走了盏茶的功夫,走过一个山坳,顿时就看见一座小山村呈现在了眼前,那人连忙窜到董平马前,指着那座山村说道:“都监快看,我说的地方就是那座山村,这个村子倒是不大,但是这村长的老婆和女儿长得是极为的标致,定然能和都监的胃口……”

    “哼!”董平瞥了他一眼,冷冷地笑了声,花枪在他的脑袋上一敲,“我还不知道你这厮,定然是你看上了这女儿,却又求亲不成,是以想靠我来达成心愿吧!”

    那人讪讪地笑了笑,“那哪能啊,这女儿自然是都监的,只要都监把那婆娘赏给小的就行!”

    董平吃惊地看了他一眼,脸上浮起了古怪的笑容,“哈哈,没想到你这厮还好这么一口,本都监这便答应你了,”说着,手中的花枪一招,厉声喝道,“所有人都给我听着,目标就是那座山村,抢到什么都是你们的,给我上!”

    那些手下显然没有想到董平会下这么一道命令,不由得一愣,但是很快便被贪婪占据了自己的理智,“哈哈,都监都说了,还不赶紧走啊,抢他娘的,晚了可就没了!”

    “对,屠了他们,灭了他们,抢了他们,烧了他们!”

    两句话不到,眼中散发着狼一般贪婪光芒的一众手下,便是抽出藏着身上的刀子,口中咆哮着,朝着那座山村冲了过去。

    一座坐落在山坳中的山村,几时想到过自己会以上这等飞来横祸,是以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卫力量,直接便被这群禽兽冲了进来。

    火光、惨叫声、哀嚎声、哭泣声、歇斯底里的狂笑声,瞬间弥漫在整座山村之中,董平听着这些声音,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些声音才是这个世上最美妙的声音,在这些声音的伴奏下,他一脚踹开了村长家的大门,看见了那极为标致的女儿。

    董平眼前不由一亮,直接大踏步地走了过去,那村长见自己的村子遭遇横祸,早已是哭得稀里哗啦,如今又见董平朝自己女儿走去,哪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哭嚎着扑了上来,照着董平的脸上便咬,董平哪里会被他咬到,直接一脚踹在他的心口,将他踹的口喷鲜血,当场横死。

    他的老婆和女儿见了,是哭天喊地地爬了过来,拼命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只是他早已殒命,又哪里还能听见,董平哪里会管这些,上前一把扛起那个女儿,在她充满惊恐的叫声中,大步朝着屋内走去。

    村长老婆见到董平扛走自己女儿,哪里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哭哭啼啼地便扑了过来,只是带路的那厮垂涎她已久,又岂容她去找董平晦气,立时扑了不去,将她扑倒在地,也不管她是否挣扎,是否哭闹,直接便是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董平听见这个声音,哈哈一笑,亦是将这女儿往床上一扔,屋中很快便是响起了那女儿充满绝望的哭骂声,“畜生,放开我,来人救救我啊……”

    “哈哈,你叫吧,你就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女儿的哭骂声,越发地激起了董平的兽性,伴随着“哧啦、哧啦”的声音响起,屋中渐渐地就只能听见董平喘着粗气的声音和那女儿越来越低的呻吟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