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六十章 坠入毂中的真大义
    “门外来了一个大汉,手持一根镔铁齐眉棍,直在门外嚷嚷,叫我们把什么杀人屠村的凶手交出去,口中满是辱骂哥哥之言,郑头领听不过去,出去与那厮理论,反被那厮打翻在地,如今已有好些兄弟伤在他手上,还请哥哥速速派人就应才是!”

    “什么!”要知道自从王英死后,这郑天寿是原来清风山硕果仅存的兄弟,燕顺对他甚是照顾,如今听得他被人打了,燕顺哪里还能坐得住,立刻跳了起来,一言不发,直接朝外走去。

    “燕顺兄弟,你这是要去哪里?”燕顺没走出两步,就听宋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干什么?我去剁了那个孙子……”燕顺转过头来,朝着宋江咆哮了一声,宋江点了点头,亦是走了过来,脸上满是严霜,“我跟你一起去看看,我刀要知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伤我宋江的兄弟!”

    乍一听宋江要去,其余无不是面色大变,正要开口劝阻时,就见宋江将手一摆,“都勿多言,跟我出去看了再说!”说罢,径直走了出去,众人哪里敢让宋江一个人出去,连忙跟在了他的身后。

    宋江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见一个如打雷一般的嗓门在营门外咆哮着,即便是隔了这么远,宋江都觉得自己的双耳被他震得嗡嗡作响,宋江不禁为之骇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这厮究竟是什么来头,嗓门之大,怕是比起三国时长板桥边的张翼德来,亦是不遑多让!”

    “你们这群天杀的狗贼,感觉给老子滚出来,爷爷告诉你们,若是你们再不出来,爷爷就将这些孙子一棍一个,立时了账!”宋江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但是那人的咆哮声却没有停下,源源不断地传入了他的耳朵。

    燕顺自然也是听在了耳中,就待要发作时,就听得宋江大喝一声,“混账,竟敢在我宋江的面前,说要杀我宋江的兄弟,这还有没有把我宋江放在眼里,来人啊,给我打开营门,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那人在营门外骂了一阵,只骂得是口干舌燥,但就是不见有人出来,不由的愈发地焦躁起来,看了看躺到在地的郑天寿,脸上狰狞地笑了笑,“既然他们不出来,那么就由你来给胡家沟的父老乡亲偿命吧!”也不管郑天寿是否冤枉,举起手中的镔铁齐眉棍,就朝郑天寿的天灵落下。

    铁棍才堪堪落下之时,就听见“嘎吱”一声,营门赫然打了开来,跟着便见燕顺从中窜了出来,口中大喝道:“住手,留下我兄弟命来!”手中的朴刀毫不停留,直接奔着那人的头颅而去。

    燕顺携满腔愤恨而来,手中朴刀的力量何止千斤,不管是何人,都认为此人必定命丧燕顺刀下,哪知“叮”的一声过后,就看见燕顺的身影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朝着宋江等人疾射而来,穆弘等人见了,急忙迎了上去,合四、五人之力,方才将燕顺接了下来,即便如此,穆弘等人亦是双臂颤抖,眼中满是震撼的目光。

    宋江看了一眼燕顺,就见燕顺双目紧闭,面如金纸,嘴角溢血,饶是他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也是被气得胸脯起伏不定,朝着那人一抱拳,沉声说道:“这位好汉,不知我等何处得罪了你,以至于不问青红皂白便出手便打伤我多位兄弟,今日你必须宋某一个交代!”

    “交代?”那人饶有意味地看了宋江一眼,提起手中的镔铁齐眉棍,重重地往地上一顿,就见地上立时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坑洞,唬得宋江等人面色愈发地黑了起来。

    那人见宋江的面色黑得能滴出墨来,便将手中的镔铁齐眉棍朝他一指,厉声道:“你让我给你们这伙强盗一个交代?真是好笑,某家出手只是伤了你几个强盗而已,可是那胡家沟的父老乡亲与你等有何仇怨,你们非但要抢走他们村中所有的吃食,更是将全村上下屠戮一空,似你们这等强贼,若是不将你们打杀了,我真大义还有何面目立于这个世间,废话少说,这便给我纳命来吧!”

    真大义说罢,抡起自己的镔铁齐眉棍便朝着宋江冲了过来,穆弘、燕顺等人都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无法出手,仅剩下的魏辅梁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怎会是真大义的对手,眼看真大义就要冲到跟前,宋江情急生智,双手一负,哈哈大笑起来。

    真大义不明其意,双手使力刹住铁棍,跟着上下打量了宋江一番,开口喝道:“你这黑厮,已然死到临头,还在这里笑些什么?”

    宋江如此做派,只是情急之下的赌博,如今眼见自己已然赌赢,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甚至顾不上擦拭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开口说道:“真兄弟一看就是明理之人,岂会行这等滥杀无辜之事,要知道我等……”于是乎,宋江开始鼓捣起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来,将他的口才发挥的淋漓尽致,在他的叙述中,他非但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人强贼,反倒是劫富济贫的义侠,专门带人前去被梁山贼寇围攻的风云庄。

    真大义虽然勇力过人,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容易被人忽悠,尤其是对这种口若悬河,并且表现得大义凛然的人,更是没有丝毫的抵抗力,果不其然,在宋江滔滔不绝的言语攻势之下,他很快便被忽悠得找不到方向,眼中的杀机和戾气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对着宋江抱拳道:“原来如此,若是宋江兄弟告知,真某险些打杀了好人…嗯,宋江,这个名字怎地这么耳熟?”真大义口中念叨了一遍宋江的名字,忽地面色大变,颤着手指指着宋江,“你莫不就是江湖上人称“及时雨”的宋江宋公明不成?”

    宋江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宋江不过做了些许自己该做的罢了,这个外号只是江湖上的兄弟们错爱罢了!”

    真大义听了,“哎呀”大叫一声,将手中的镔铁齐眉棍一丢,朝着宋江倒头就拜,“小弟真大义,不知宋江哥哥在此,冒犯哥哥虎威,还请哥哥赎罪!”

    宋江笑呵呵地扶起真大义,拍着他的胳膊,“所谓不知者不罪,真兄弟又何必往心里去!”说着,又将魏辅梁、穆弘等人一一介绍与真大义认识,穆弘等人虽然心中有气,怎奈有宋江在此,他们也只能生生地按耐下心中的怒气。

    真大义朝着众人一一见礼,待见过礼后,方才对宋江问道:“公明哥哥,你怎地会出现在了这里?”

    宋江看了他一眼,悠悠地吐了口气,将自己所行的目的添油加醋地又说了一遍,只听得真大义双眼怒睁,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个李俊辰,好个梁山,江湖上都说他百般好,想不到却是这等卑鄙小人,哥哥放心,此番前往风云庄,小弟定要给他们一个好看,替哥哥讨回公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